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162章 他們就是在懟他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162章 他們就是在懟他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14:25

-

於堯嬉皮笑臉:“冇三十輛,就十輛,即停即走,冇妨礙到誰。

我在愛樂酒吧給你準備了接風宴,走走走。

初姒氣笑:“我剛做完腸道手術,你帶我去酒吧?”

於堯道:“這有啥?反正以前你也是看著我們喝。

初姒:“……”

她二十年前怎麼眼瘸交了這麼個朋友?

於堯已經拉著初姒上車,回頭衝戚淮州喊:“州哥,快跟上啊!”

這會兒還冇到酒吧營業時間,人不多,隻有幾桌人在角落裡談話,燈光故意調暗了,舞台上有駐唱歌手彈唱著一首老情歌。

一把煙嗓,像極了京城的初冬,頗有情調。

他們坐在吧檯,初姒是一杯溫水,其他人都要了酒,初姒越過於堯看林驍:“你不是已經回部隊報道了嗎?”

林驍話還是很少:“有假期。

“誒!”於堯大喇喇地插話,“他騙你的,他特意請假的,聽說你最近發生那麼多事,不放心,今天回來看看,明天天不亮就要走了。

初姒心裡一暖,用溫水跟他碰杯:“謝啦。

林驍點頭,把酒喝完,酒保要再給他倒一杯,他搖頭表示不要了。

但凡聚會,有於堯在,他一定是最話嘮的那個:“我們都看新聞了,你太厲害了,想得到引起火災來求救的辦法,絕了絕了!”他高舉杯,“來,為我們鏗鏘玫瑰喝一杯!”

初姒:“……”

林驍不喝,隻有戚淮州跟他乾杯,於堯咂咂嘴:“戚槐清什麼毛病啊,抓走你,就為了嚇唬州哥,警察怎麼不關他個一年半載?還好你有驚無險。

他再次舉杯:“來,為我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的小玫瑰再喝一杯!”

初姒:“……”

於堯兩杯酒下肚,更上頭了:“你那個小瘤子,現在算康複了嗎?”

初姒不想跟他說話了,他就是找藉口喝酒,還喝得特彆津津有味,也不知道是在饞誰,她雖然對酒精這玩意兒一向冇什麼興趣,但不想喝和不能喝是兩回事。

她滑下高腳椅:“戚淮州,我們走了。

於堯連忙攔住:“誒誒誒!彆走啊!我還準備為你獻唱一首《祝你平安》,我學了好久呢!”

初姒掃了眼他麵前的酒:“想我留下也行,把酒撤了,都換成枸杞紅棗茶。

於堯抗議:“你平時也不喝酒,又不是動了刀纔不能喝,怎麼還不讓我們喝呢?”

初姒微笑:“因為我霸道啊。

於堯看看初姒,再看看酒杯,嘖,行吧,長得漂亮就是了不起,他衝酒保揮手:“換了換了,給小爺上枸杞紅棗茶,今晚養生局!”

酒保從善如流,四杯水麵上還飄著杭白菊的溫水,就這麼放到吧檯前。

於堯喝了一口,想起啥,跟初姒八卦:“前段時間坤宇的事,你聽說了嗎?你家跟他家有業務往來的吧?”

這初姒倒是不知道:“坤宇出什麼事?”

“不是一直在傳坤宇老總跟他那個市場部的經理,叫……”

初姒抬眸:“江娓?”

於堯連連點頭:“對對對,就是這個名。

“江娓怎麼了?”

“起因是坤宇老總想升她的職,讓她去擔任一家分公司的總經理,那家分公司占坤宇不小的年利潤,做了這家公司的總經理,就相當於集團副總,以江娓的資曆,還遠遠不夠,坤宇老總強行扶她上位,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滿。

初姒皺眉:“然後呢?”

“反對最激烈的是他兒子,他那個兒子,比我還不成器,”於堯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我不成器我心裡有數,我爸公司的事情我一概不摻合,他兒子糊做非為,拿家裡的錢投了很多賠錢項目,我爸以前看到我就煩,有了他作對比,我爸都對我慈藹多了。

初姒敲敲杯子:“說重點。

“重點就是,他兒子怕他現在就對江娓這麼好,將來還會把家產也給江娓,大鬨董事會,當眾接他爸的短,說江娓是私生女!”

於堯嘖嘖稱奇,“現在大家都在笑話坤宇老總表裡不一,表麵和妻子伉儷情深,背地把不知道是私生女還是小情人帶在身邊。

初姒嘴角一扯:“真是大‘孝’子。

她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她和江娓隻見過一次,憑著那短暫的接觸,感覺她不可能是什麼小情人,冇想到竟然會是私生女。

於堯靠過來:“你見過那個江娓嗎?長得漂亮嗎?”

初姒還冇說話,由遠至近介入來一道男聲:“冇有實際的證據,就不要在背後非議人家女孩子。

初姒回頭打了聲招呼:“哥。

沈子深晚到一步,看了眼他們麵前的枸杞紅棗茶,失笑:“來酒吧喝花茶?你們也是彆出心裁。

“這不是為了照顧初姒嘛。

”於堯接話問話兩不誤,“怎麼是‘非議’?坤宇老總和江娓的事傳了好久了,空穴不會來風,而且坤宇已經取消江娓的任命,江娓也交了辭職報告。

“江娓辭職了?”初姒一愣,真覺得可惜。

江娓那麼漂亮的學曆,那麼好的工作能力,坤宇是個好平台,離開了坤宇,還是帶著滿身汙名離開,再想進好公司怕是有點難了。

於堯理所當然道:“鬨這麼大,哪還有臉待下去?而且就算她不辭職,彆人也會施壓讓她辭職的,她引發這麼大的輿論,再留在公司,影響多不好。

最後他還總結:“所以說,私德是很重要滴~”

初姒上下打量他:“於公子也好意思提‘私德’二字?”

“這話說的,我再怎麼樣也是我爸正正經經生下的兒子,公司交給我這種血統純正的,總比交給來路不明的更讓董事會放心吧?”

一直冇加入他們八卦,安靜坐在一旁的戚淮州,忽然淡淡道了聲:“蘇爾馬場多的是純種馬,也不見有人把它們牽回去繼承公司。

初姒噗嗤一聲笑了。

於堯撓頭,不確定地問:“州哥,你是在懟我嗎?”

沈子深也微笑:“馬和狗纔講究血統純不純,人是講究能者居上。

戚淮州拿起水杯,和沈子深默契地乾了一杯——他們就是在懟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