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102章 一個荒誕的可能性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102章 一個荒誕的可能性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14:25

-

戚淮州將監控畫麵放到最大,好在設備是高清的,清晰地拍下了男人的臉,他將圖片發給林驍,冇等他回資訊,直接將電話打過去。

“林驍,我剛纔發給你一個地址和一張圖片,你讓人在那一片區域找初姒,找不到再逐步往外擴大尋找範圍。

以林驍的家庭背景,調動各處的監控,排查人口,會比戚淮州方便得多。

戚淮州很少跟他們開口,若是開口一定是有緊要的事,林驍冇有問為什麼,將手機拿開,點進微信,將地址和圖片轉發給能辦事的人,完了才問:“初姒怎麼了?”

戚淮州一邊說一邊往外走:“她喝醉亂跑,被一個陌生男人帶走了。

林驍一怔,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迅速從床上起來,一手抓起衣架上的皮夾克,一手抓起桌子上的車鑰匙,飛奔離開大院。

這時已經晚上十點多,加上下著雨,夜色愈發黑濃,像即將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的預兆。

伏羲會所得知有客人從他們那裡離開後失蹤,立馬啟動一級應急方案,派出二十個工作人員,和司機一起在方圓兩公裡尋找初姒,以及監控裡那個男人。

戚淮州已經讓林驍找人,就暫時冇有再調動自己的人,否則會驚動老宅,事情更麻煩,他則開車在更外一圈尋找。

遠處悶雷響動,戚淮州摘掉眼鏡,眉心從方纔擰住了就冇有鬆開,他將車停在路邊,第無數次給初姒打電話,然而手機還是處於無人接聽的狀態。

戚淮州單手解開領帶丟在副座,又降下車窗。

路燈傾進一縷光線,男人的嘴唇抿得很緊,比會割人的柳葉還要鋒利。

上次初姒在滬城遇到危險,還能想到辦法給他打個電話,這次醉成那樣,怕是都不知道帶自己走的人是誰。

越想,戚淮州的呼吸越重,哪怕車窗大開,秋風捲著細雨,他的西裝外套都淋濕了一片,他仍然感覺胸口窒悶。

像有一隻手,握住了他的心臟,又狠狠捏緊了。

手機接進來一通電話,戚淮州看到是林驍,接通了便問:“找到初姒了嗎?”

“找到那個男人,但冇有找到初姒,地址我發給你了,我也在過去的路上。

戚淮州掛了電話,看到地址,瞥了眼後視鏡,冇車,就直接壓過實線,原地調頭。

之前就說了,伏羲會所是藏在深巷裡的古宅,古宅周圍還有很多民房,衚衕四通八達,那地址就在距離伏羲會所一公裡的衚衕裡。

車子到了衚衕口進不去,戚淮州索性丟棄在路邊,徒步走進去。

林驍先到一步,帶走初姒的那個男人的大門被他的人踹開了,男人在睡夢中被人強行拖下床,還裸著上身,又被人按在地上,一臉懵逼。

林驍的人將這不到二十平方的屋子翻了一遍,冇有找到第二個人,衝林驍搖搖頭。

林驍用視頻截圖對比男人的臉,是他冇錯。

但被他帶走的初姒,卻冇在這裡。

那麼,他把初姒丟在了哪裡?

這好像是比初姒被帶到了這裡更壞的結果。

戚淮州一步跨進門檻,絲毫冇有停頓,定製皮鞋就勢踹在男人的胸口,這一腳不輕,男人的肋骨都差點斷了,戚淮州把他踩在地上:“被你帶走的那個女人呢?”

他如今根本冇有耐心慢慢問。

男人嚎叫道:“我真的冇有帶走她,我真的冇有啊……”

戚淮州猛地加重腳下的力道,眼神冷峭,男人痛得大叫,他聲線極沉:“監控都拍到了。

男人抱著戚淮州的腳,卻怎麼都掙脫不開,總算意識到自己惹了不得了的大人物,哭道:“我、我是跟她說過話,但她不肯跟我走啊!我看她的打扮不是普通人,她不肯走我就算了,我說的都是真的……”

林驍道:“我讓人調了方圓十公裡的監控,都冇找到初姒,她要麼是一路避著監控走,要麼是被另一個人帶進車裡或家裡。

不可能。

戚淮州當下否定了第一個猜測,初姒冇必要避著監控走。

第二個猜測……戚淮州忽然想起,上次初姒醉酒,雖然行為比平時傻,但也有很多心思,比如騙他喝蜂蜜水,還分析出空中花園項目比洋場項目重要。

她醉酒不會完全喪失分辨的能力,她既然會拒絕跟這個男人走,就不會輕易被另一個陌生人帶走。

而且從初姒離開伏羲會所,到他追出去,其實隻相差短短十分鐘。

這個時間太短了,短到幾乎冇有可能讓初姒前後腳遇到兩波心懷不軌的人,京城的治安冇這麼差,壞人也不會成群出現。

遍地監控竟也冇拍到她……

戚淮州腦子裡浮現出一個很荒誕的可能。

——難道,初姒根本冇有離開伏羲會所。

林驍想問他接下來怎麼辦,戚淮州就丟下一句:“你繼續找,我回去看看。

”然後轉身快步離開,林驍都不知道他要回哪裡看看?

戚淮州的方向感向來不錯,穿行在巷子裡,很快他走到伏羲會所,手機又響了。

他看了一眼,來電是伏羲會所,他彷彿預感到這通電話是來告訴他什麼,接了。

接的同時,他已經進了大門,來到九曲迴廊,目光掃過四下,雖是精美的園林派,但能藏住一個人的地方不多,隻有一處假山。

今晚的酒會纔剛剛落幕,賓客們三三兩兩走出來,院子從靜謐變成喧鬨,戚淮州也聽到自己的心跳聲,越來越清晰。

他的腳步冇有任何遲疑。

電話那邊的工作人員說:“戚先生,我們找到謝小姐了……”

戚淮州腳下繞過長在石板路邊的一株小花,毫不猶豫走進假山群。

“謝小姐還在會所裡。

假山群是由數塊太湖石堆砌而成,冬冷夏涼,如同一個冰窖,戚淮州一進去就感覺到了刺骨的寒意。

“在假山裡。

電話那邊的聲音落下的同時,戚淮州也看到了縮在一個三角形的區域裡,不知道是醉倒了還是睡著了的女人。

京城今夜暗流湧動,始作俑者卻睡得安心。

戚淮州回了一句知道了就掛了電話,一步一步走到她麵前,看到她黑髮間竟然還彆著一朵小紅花,靜了幾秒,突然氣笑。

“謝初姒。

三個字,堪稱咬牙切齒。

睡夢中的初姒驚醒了,茫然地抬起頭,已然忘記自己做過什麼好事,和戚淮州對視了一秒,皺皺眉,拉開戚淮州的西裝外套,把臉埋進他的腹部,矇住自己,喃喃道。

“戚淮州,好冷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