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胡靈祁越 > 第580章 海生

胡靈祁越 第580章 海生

作者:天煞靈女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3-01-18 06:35:09

-媽媽的死讓任飛雨沉默了很久。

她和哥哥海生一起駕著漁船將裝殮媽媽的小船向西拖了一百來英裡,望著木船沉入深海區。

從海上回來後,任飛雨整整半年冇有開口說話,甚至連眼淚也冇有流過一滴。

她終於明白了媽媽變成啞巴的原因,原來當一個人痛到極致的時候,世界真的是會變成灰色的,隻想躲在自己的隱秘世界裡舔舐傷口,連發出聲音都會痛徹心扉。

因為,隻要一開口,就會害怕自己忍不住呼喚那個人的名字。

而那個人早已不在身邊,再也不會回答。

好在,任飛雨身邊還有海生,那個從海邊撿回來的哥哥。

海生天天在家陪著一言不發的任飛雨,整整半年冇有出海打魚。

他將那些散發著血腥氣味的蠟燭賣給漁民,換來了足以支撐他們好好生活下去的錢財。

那是非常神奇的蠟燭,出海捕魚的時候,隻要將蠟燭點燃放在船頭,淡淡的血腥氣會引來大量魚群圍繞在漁船四周,漁民們不用費什麼力氣就能滿載而歸。

半年後,海生給任飛雨做飯時不慎切到自己的手指,殷紅的血一下子從海生指尖湧了出來。

站在一邊的任飛雨突然“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她飛快的找出紗布繃帶,一邊替海生包紮傷口,一邊哭著喊:“哥哥,你不要死!哥哥,你不要死!”

海生當然不會因為小小的傷口就死去,但他也哭了,因為半年冇開口說過一句話的任飛雨終於活過來了。

他抱著任飛雨安慰:“我不會死,我的飛雨還冇有長大,我還要照顧飛雨一輩子,我一定不會死的!”

任飛雨聲嘶力竭的哭了一下午,終於慢慢睡著了。

醒來後,任飛雨終於開始嘗試著從那個灰色的世界往外走,開始學會接受媽媽死去的事實。

她在家裡的各個角落翻找媽媽留下的遺物,希望找到關於媽媽臨死前提到的那個他,那個讓媽媽變成啞巴、變成婊子的男人的線索。

任飛雨恨那個男人,不管那個男人是因為什麼原因丟下媽媽,她都會想辦法讓那個男人到下麵去陪她可憐的媽媽。

幾天後,任飛雨終於在床底下找到了一個鐵皮飯盒,飯盒裡裝著薄薄一疊照片和幾封信。

照片已經發黃,大多張上麵有起皺的水跡,人影已經模糊不清,隻能依稀看得出是一對年輕的戀人,站在海邊笑得燦若星辰。

最後一張照片上,多了一個粉嘟嘟的嬰兒,女人抱著嬰兒,一臉幸福的依靠在男人懷裡,彷彿擁有了整個世界。

看到這張照片,任飛雨隻覺得手腳冰冷,幾乎停止了思考。

她終於拆開了第一封信,那是一張洋溢著熱情和滿滿愛意的信,信中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表達著一個男人對妻子和女兒的濃濃思念。

在這封信上,任飛雨終於知道了自己爸爸的名字,任之賢。

也許因為是小漁村所在的位置太過遙遠偏僻,也許是因為郵差走得太慢,第二封信跟第一封信之間的時間整整間隔了兩個月。

言語間的思念漸漸變得淺薄,更多的是在描述漁村外的都市有多麼繁華奇妙,信的末尾,任之賢寫道:“我一定早些賺到更多錢,將你和飛雨接出來,我們一家三口早些團聚。”

看到這裡,任飛雨的眼淚落在已經發黃變脆的信箋上,淚漬緩緩洇開一個不規則的圓來。

後麵的故事,狗血到任飛雨幾乎能猜出來。

哪有什麼一家三口的團聚,隻有背叛和失望。

任飛雨直接拿起最後一封信。

信封裡裝的是一頁薄薄的信紙和一張照片,照片上,那個原本應該是任飛雨爸爸的男人懷中摟著另一個麵容姣好的女人,女人笑顏如花,幸福的模樣一如其他照片中任飛雨的媽媽。

信是照片上那個女人寫的,不僅滿紙儘是任之賢對她的好,還極其露骨的描述了他們在一起的甜蜜滋味。

讓任飛雨憤怒的並不是女人以勝利者的姿態寫出的這些炫耀的文字,而是那封信的末尾,還有任之賢親手寫的一句話——

如果你還愛我,請放過我,不要糾纏,不要阻撓我的大好前程!

好一個大好前程!好一個不要臉的男人!

而那個男人,竟然真的是她任飛雨一直追問的爸爸。

任飛雨望著這些信和照片,捧著肚子笑得像個瘋子,笑過之後,躺在母親睡過的床上,睜著眼睛望著天一點點的黑下去,又一點點的亮起來。

她不吃不喝不說不動的流了整整一夜眼淚,海生坐在床邊整整陪著她一晚上。

太陽終於越出海麵的時候,任飛雨對海生說:“哥哥,你教我本事吧。”

海生什麼也冇說,點頭同意了。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誰,但他拳腳上的功夫了得,還有很多奇奇怪怪的術法像是刻在他的生命中一樣。

不管任飛雨怎麼乞求,海生都隻是將拳腳上的功夫儘數教給了任飛雨,並冇有教她那些術法。

並不是他想藏私。

而是那些術法都太多毒辣狠厲,使出來後,每一樣都會有不同程度的反噬,或是身體上的,或是容貌上的。

任飛雨這麼美好的姑娘,怎麼能學這些,有些事如果不得不做,反噬留給他一個人來承受就好了。

當初的那些蠟燭慢慢都賣完了,海生重新出海打漁,他並不想做太多壞事,隻想一直陪著妹妹過普通平凡的生活。

他並不知道,任飛雨的心裡早已悄悄燃起了一團火。

一團關於複仇的火。

任飛雨十六歲的時候,已經出落成了漁村最美的一支花,曾經給任飛雨媽媽送過禮物的人賊心不死,趁海生出海的時候偷偷摸到任飛雨家,最終一個也冇有出來過。

海生再次賣起了那種燃燒起來會帶著淡淡血腥氣味的蠟燭。

十歲時還長得粉雕玉琢般漂亮的海生,隨著年齡的增加變得越來越醜陋,不到二十歲的他皮膚開始鬆弛乾枯,眼皮耷拉下垂,黑瘦得如同一個小老頭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