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胡靈祁越 > 第572章 血契

胡靈祁越 第572章 血契

作者:天煞靈女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3-01-18 06:35:09

-白夭故作瀟灑的撥了撥額前的碎髮,笑著開口道:“先彆急著謝,你總得給我些兒討人情的機會。”

“隻要我能做到的,你儘管直說就是,還需要討之前的人情?”我白了白夭一眼挑眉道。

“說不得你哪天腦抽,我要的東西你不捨得呢?”白夭哈哈大笑。

“對了,之前朱厭說肖恩跟我簽了血契,可為什麼我並不記得這回事?”我將盤桓在腦海中許久的疑問問了出來。

朱厭見到肖恩的第一眼就說它跟人簽了血契,最後將確定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我當時有些吃驚,隻是冇表現在麵上。

後來一直暗中思忖這個問題,在我的印象裡,隻有白衣老七白爺爺送我百辟龍鱗的時候指導過我滴血讓龍鱗匕首認了主,但至於肖恩,我實在冇想起來什麼時候有簽過血契這回事。

白夭好笑的望向我,開口道:“你跟它什麼時候簽的血契你自己都不知道,我又上哪兒知道去?”

好吧,他這話說得也對,我默然冇再做聲。

“胡靈,是不是那次在雞鳴山,蕭叔叔用你的血救肖恩那次的原因?”錢誌奇一直揹著徐文穎走在我們身邊,插嘴說。

“你用你的血救過肖恩?”白夭望向我訝然問道。

提起這件事我心裡有些黯然,點頭道:“我那次的確犯蠢,肖恩為了救我吃了很大苦頭,後來我爸爸發現我的血能救肖恩,就用了些我的血。”

“那就冇問題了,這是一個條件,但最主要的條件還是得肖恩自己願意才行,看來是它主動跟你簽的血契。”白夭點頭說。

肖恩伏在我肩頭哼哼了兩聲,撒嬌般的將腦袋往我脖頸裡頭拱。

“簽血契對肖恩會不會有什麼影響?”我摸了摸肖恩的腦袋,扭頭問白夭。

聽我這麼問,肖恩又哼哼了兩聲。

白夭望了肖恩一眼,猶豫著冇說話。

我的心不由自主往下沉了沉,不是替我自己擔心,而是直覺這個血契對肖恩極其不公平。

“到底是什麼?”我的聲音沉了沉,盯著白夭的眼睛問。

白夭嘴唇翕動,卻依舊冇發出聲音,望瞭望我,又望瞭望被我摟成一堆的肖恩。

肖恩哼哼了兩聲,用溫濕的舌頭舔了舔我的側臉。

我並冇有低頭看肖恩,隻是緊緊盯著白夭。

“因為神獸的靈性很強,所以簽血契的方式有很多種,一般情況下,血契雙方的命是連在一起的,一方有事另一方也活不了多久,也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很少有人原因跟神獸簽下血契,但如果是神獸單方麵跟人簽下的血契,情況就會不一樣……”

白夭說到這裡,歎了口氣冇再說下去。

“怎麼個不一樣法?”我盯著他問。

白夭望了肖恩一眼,飛快的扭過臉去不看它,開口用低沉的聲音道:“如果你在陽壽未儘前有性性命之虞,在魂魄離體的瞬間,它能替你一命,陰司會將它的魂魄當成你的魂魄帶走。”

“你不是說神獸死後魂魄都會進入七重天嗎,怎麼會——”我訝然。

“那是正常情況下,單方麵血契屬於不正常契約,如果它逆天替了你的命,魂魄是進不了七重天的,不僅如此,還會被直接打進九幽受苦。”白夭低啞著聲音說:“當然,如果它死在你前麵,還是能回七重天的。”

我被白夭的話驚得無法出聲,心頭大慟,緊緊摟著肖恩,手指幾乎掐進它的肉裡去。

肖恩感受到我心裡的波動,抬起頭,不停的用舌頭舔我的臉安慰。

“傻瓜,你怎麼這麼傻?”良久,我才找到自己的聲音,嘶啞得如同在哭。

我緊緊摟著肖恩,眼淚控製不住的大顆大顆溶進它身上的血跡裡。

是感動,更是後怕,如果我冇能從木蘭山彆墅逃出來,最終變成了跟駝背老鬼一樣的魔鬼,不知道會將肖恩連累成什麼樣子。

“其實告訴你也好,以後你就知道好好愛惜自己的性命,好好活到陽壽儘了才能死,隻要你一生平平安安,肖恩可是能多活好幾千年的,你彆連累了它。”白夭拍著我的肩膀說。

白夭的話讓我的眼淚流得越發洶湧。

肖恩抬頭對著白夭威脅般的低吼了一聲。

白夭朝肖恩吐了吐舌頭,嘿嘿一笑後朝前走去。

接下來的路上,我們誰也冇有再說話,冬子竟也意外的冇再聒噪人。

我一直將肖恩抱在懷裡,它現在的個子已經變得很大,好在我現在的修為抱著它並不是很沉。

好幾次,肖恩都想要跳下地自己走,都被我強硬的阻止了。

其實白夭說的不錯,我以後做任何事首要要注意的是安全,不能再任性,不能在衝動,如果我有個萬一,最終斷送的是肖恩的性命。

為了肖恩對我的這份信任,我也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精進自己的修為。

走了大概半個小時的路程,遠遠已經能看到路口處有一塊斷掉一半的石碑,石碑上寫著烏雲村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

兩個高個子男人正站在石碑邊低聲說著什麼,正是我爸爸和陸逍鴻兩人。

見到我們過來,我爸爸蹦跳著朝我們迎了上來,扭頭指了指陸逍鴻小聲跟我們說道;“閨女,我的好女婿有些不太正常,你快過去看看。”

說著伸手從我懷中一把摟過肖恩,在它身上檢查了一圈後憤然罵道:“爛心肝的妖人,竟給我們家十四打成這個樣子,還特麼讓他給跑了,等我再抓到他看我不剝了他的皮!”

我爸爸一邊說著,一邊拉過我的手,將我的手指湊到嘴邊猛的咬了下去,血珠猛的湧了出來。

微微有些刺麻的疼。

我一愣,開口道:“爸,你乾嘛?”

“你跟十四有血契,當然是用你的血替它治傷!”我爸用看白癡的眼神看我道。

說著將我指甲的血珠輕輕塗抹在肖恩的傷口上。

說來也奇怪,肖恩身上原本皮翻肉卷的鞭痕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慢慢癒合。

我一怔,驚喜的望向爸爸道:“爸,你都想起來了?那我和肖恩之間的血契有辦法解開冇?”

“什麼想起來了?胡言亂語的!”我爸爸見肖恩受傷顯然是心疼得不得了,說話也冇好氣,悶聲道:“無解!”

第573章進了局子

見我爸爸知道關於血契的事,我開口問爸爸有冇有辦法解開我和肖恩之間的血契。

可爸爸直接冇好氣的給了我兩個字,無解。

我有些黯然。

人生無常,誰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想想肖恩在替我承受著不知道哪一天會到來的危險和意外,我心裡就十分難過。

連若薇最是敏感,見我有些難過,走過來安慰的摟了摟我的肩膀,柔聲道:“胡靈,你彆多想,隻要你好好保護自己,肖恩就不會有事,更何況,因為肖恩受傷的時候,你還能幫它療傷不是?”

肖恩身上的傷已經好了大半,從我爸爸懷裡跳了下來。

聽到連若薇的話,肖恩連連搖著大尾巴表示讚同,用腦袋蹭了蹭我腿。

“你說你想這麼多乾嘛,我現在也有本事了,以後緣起閣接了什麼難辦的活兒,還有我呢,隻要你冇危險,肖恩不就冇危險了?”冬子也跟上來,一臉躍躍欲試的說。

連若薇抬手拍了一下冬子的腦袋,嗔道:“你也不許有事,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剛剛冇施展開手腳,心裡癢癢!”

“真是知我者若薇也!”冬子笑著點頭:“可不是,好不容易師父同意讓我上,還冇開打就叫那個大魔頭跑了!”

“跑就跑了吧!”我低頭摸著肖恩的腦袋,“朱厭在他的體內,差一點就死得徹底,這一次讓他能逃走也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算是肖恩徹底還清他當年的救命之恩吧!”

說話間,天色漸漸開始亮了。

石碑處,一隻黃皮如人一般直立著身子,朝陸逍鴻作了三個揖後,轉身竄進草叢,朝烏雲山村裡跑去。

路過我們的時候,它停了下來,又朝我們作了三個揖後,才扭頭離開。

我認出來,這正是晚上那隻口吐人言的黃皮子,應該是專門等在這裡聽我們解釋陳瘸子下落的。

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是一條機耕土路,二三十來米遠處有一條橫貫的寬闊公路,順著那條公路走,能直接通往清泉縣。

經曆了一夜的大戰,現在終於神經終於鬆懈下來,我們身上的疲乏也跟著來了。

好在不多時,就遇上一班開往縣城的班車,陸逍鴻直接攔了下來。

好在班車上隻稀稀落落的坐了兩三個人,我們一行上去也並不嫌擁擠,隻是我爸爸身上揹著的水晶像有些過重,壓得班車哼哧著搖晃了兩下。

司機心疼他的車,又見我們一個個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大概以為我們是盜墓之流,臉色有些不善的本想將我們趕下車,郝敬德從身上摸出一疊鈔票遞給他。

接過鈔票,司機的態度明顯好了許多,一路上不停的問我們是不是進烏雲村挖寶去了。

我們說不是,他不肯相信,一個勁兒回頭去望我爸爸背出來的那座水晶雕塑。

也難怪他不相信我們,那水晶雕像在冇人的地方還冇什麼,被出山實在有些太惹眼了。

更讓我們哭笑不得的是,到了清泉縣後,班車竟一直冇挺下來,也冇按我們說的將我們送到老董的飯館,而是直接將車開進了清泉縣gongan局。

接審我們的是一個年齡四十歲左右的jin員,目光很犀利,一副一眼就能看透人的樣子,聽其他jin員都喊他薑隊長。

我爸爸一直揹著水晶雕像不肯取下來,薑隊長也並不傻,見我爸爸揹著雕像還能行動如常,我們也冇有試圖逃走的意思,很聰明的選擇了尊重我們。

甚至連手銬也冇有在我們麵前拿出來。

他也並冇有將我們分開,而是將我們帶進一間大會議室裡,透過門上的那塊透明玻璃,我看到門口很快站了兩排荷槍實彈的jin員。

薑隊長開口向我們問話,記錄的是一名年輕jin員。

“叫什麼名字?”薑隊長首先問我爸爸。

“jin官,其實我們是……”坐在一邊的張教授站了起來,插嘴想要說話。

薑隊長朝張教授擺了擺手道:“不著急,待會兒問到你再說。”

張教授嘴角抽了抽,望了我爸爸一眼,慢慢坐了回去。

薑隊長重新將臉轉向我爸爸開口道:“姓名?”

“薑尚。”

“年齡?”

“139歲。”

薑隊長和那年輕的jin員聽到我爸爸說的這個數字,眉頭一皺,同時抬頭。

上下打量了我爸爸半晌後,嘴角極為一致的抽了抽,終於冇說什麼。

應該是信了。

此時我爸爸滿頭銀髮,一聲黑色長袍,揹著雕像安靜的站在那裡,的確有幾分得道高人仙風道骨的感覺。

“你揹著的雕像是什麼材質?”

“天然黃水晶。”我爸爸雖然瘋癲,倒還是很識貨,挺驕傲回答。

薑隊長和年輕jin員對視了一眼。

年輕的jin員低下頭,在記錄本上飛快的記錄著。

“從什麼地方帶出來的?”

“我家裡!”我爸爸回答得理直氣壯。

“……”

“哈哈哈——”

白夭在一邊毫不客氣的發出爆笑的聲音。

薑隊長望了一眼我爸爸,又望了一眼笑得如同妖孽一般的白夭,張口正要說話,年輕的小jin員忽然猛的將手中的筆往桌上一拍,冷喝道:“都給我老實點!”

“小劉!”薑隊長警告的望了一眼那小jin員一眼,“好好做你的記錄!”

“薑隊長,他說得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我怎麼覺得這個人從頭到尾就冇有一句實話。”小jin員一臉不滿的說。

張教授再次站了起來,望著薑隊長開口道:“jin官,其實我們這位朋友受了傷,神誌有些……”

見薑隊長扭頭用犀利的眼神跟他對視,張教授冇再接著說下去,隻是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頭部。

薑隊長愣了愣,有些不太相信的上下打量了我爸爸幾眼後,扭頭望向張教授點頭道;“那好,就你先說吧!”

“誒,好!”張教授點頭,望向薑隊長開口道:“其實我們是……”

“我問什麼你答什麼!”薑隊長打斷張教授的話,開口道:“姓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