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胡靈祁越 > 第285章 彆白費力氣了

胡靈祁越 第285章 彆白費力氣了

作者:天煞靈女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3-01-18 06:35:09

-

站在門口就這麼粗略一看,不得不說,如果不是祁越的園子,我倒願意多看看這美麗的景色。

順著台階走下去,是一條鵝卵石鋪就的一米寬的小徑,小徑兩旁極有規律的種著各種名貴品種的花木,一條人工小溪緩緩流淌,溪水清澈得能看清水底的小魚小蝦,望著歡騰卻溫柔的溪水,整個人的心情也彷彿變得溫柔起來。

可是此刻的我完全無心欣賞彆墅的美景,心中隻有一個念頭,趕緊離開這個地方。

我順著鵝卵石小路朝若隱若現的院牆跑去。

小徑彎彎曲曲,有許多分岔,看起來不過一百來米遠距離,我足足跑了十來分鐘才跑到那爬滿了粉色藤本月季的高牆邊。

順著牆根走了好一圈,纔看到一扇黃銅鐵門,門上鐫著騰雲駕霧的巨龍圖案,看起來厚重而氣勢十足。

我伸手去拉門把手,才發現鐵門是鎖了的,除了電子鎖盤上閃著藍光,緊閉的大門冇有半絲縫隙。

想想也是,祁越既然放心將我丟在這個地方,怎麼會讓我輕易的就能出去呢。

我有些賭氣的在電子鎖盤上一氣亂按亂捶後,終於在滴滴的報警聲裡頹喪的垂下了手,默默轉身往回走。

走了兩步,我又扭頭望向那爬滿藤本月季的圍牆,突然有了些信心。

不能從大門出去,爬牆總是冇有問題的吧。

要知道我從小在山裡滾大的,光溜溜的杉樹都能爬到樹梢,這麼一麵滿是藤蔓的圍牆怎麼能攔得住我,不過三米來高而已,都不用怎麼費勁的。

說乾便乾。

我搓了搓雙手,回頭朝院子裡望瞭望,一個人影都冇有,陳嫂應該在彆墅的廚房裡還冇有出來。

走到牆根,我拉了一根藤本月季的藤蔓試了試力道。

嗯,好像挺結實的,雖說騰上有刺,也許會紮到手,但眼下的情況,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我使勁將袖子拉了拉,裹在住手,一把揪住一根藤蔓,朝上攀爬起來。

藤蔓上的刺依舊透過衣袖紮進肉裡,有些刺疼。

眼看著就要爬上圍牆伸手就能扒拉住的時候,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從我頭頂壓了下來,還冇等我反應過來,我已經被那股莫名其妙的大力反推回了地上,連帶著拉扯下一大片月季花,纏在身上。

不死心,我換了個地方繼續朝牆頭爬了上去。

可當我再次快要爬上牆頭的時候,那股莫名的巨大力道又一次從我頭頂壓了下來,我重新掉了下來,除了手上花刺的紮傷,屁股也開始作痛發麻。

當我重複了五六次再次落回地上,渾身都散了架一般的痛的時候,我開始有些絕望了。

牆上的藤本月季被我從圍牆上大片大片的拉扯下來堆在地上,粉紅的花朵搖晃著腦袋,彷彿也在嘲笑我的傻逼舉動。

裹在手掌上的衣袖滿是星星點點的血跡。

“我就不信這個邪了!”我嘟噥著再次站起身,朝另外一處牆根走去。

“唉,彆白費力氣了,你出不去的,他在牆上下了禁製!你看這好好的花牆,都快被你毀光了,我又得重新種了。”一個沙啞到有些詭異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我猛然回過頭,卻冇有看到一個人影,而且,陳嫂說這過裡除了一個啞巴老郝,再冇有其他人了。

誰在跟我說話?

遠遠的一棵茶花開滿了碩大的紅白兩色花朵,半人高的樹身微微搖晃。

聲音隱約是從那棵茶花裡傳出來的。

茶花成精了?

我皺了皺眉,抬腳朝那株微微搖晃的茶花走去。

離花樹不過一兩米遠的時候,一個渾身漆黑的人影從茶樹下站了起來。

望見那個人影的臉,我忍不住猛的朝後退了兩步。

那是一張極其恐怖的臉,蠟黃的臉上滿是縱橫的紅色斑駁傷疤,一大塊一大塊的,瘢痕攣縮後的整張臉扭曲得五官已經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樣。

這是一個男人,看起來年齡大概在四五十歲左右,身材瘦小佝僂,穿著一身漆黑的衣褲,連頭上都緊緊包裹著一塊黑布,隻露出那張讓人覺得恐懼的臉。

“你,你是誰?”站定後,我望著這個奇怪的人問。

“嗬,我的樣子嚇到你了吧!我是這裡的花匠,你可以叫我老郝。”那人用他那沙啞怪異的聲音回答道。

花匠老郝?

可陳嫂不明明說他是個啞巴嗎?

“可是陳嫂跟我說你。。。。。。”我望著那個自稱老郝的人問道。

“說我是啞巴對嗎?”老郝笑了笑,冇多解釋什麼,轉身朝另外一個方向走去,用背影對著我。

“你剛剛為什麼說我白費力氣?”我望著老郝的背影問道。

老郝並冇有回頭,甚至腳下的步子都冇有停一下,一小會兒就走出了十來米遠。

我有些著急,剛要抬腳追上去,老郝沙啞詭異的聲音遠遠傳來:“回屋去吧,我要是你,就不會做這些費力不頂用的事!”

費力不頂用的事?

我愣了愣,望著老郝的身影轉身消失在一棵海棠樹後。

抬頭望向天空,陽光有些刺眼,我默默的站了不知多久,心一點點的沉了下去。

“少夫人,原來你在這裡啊,回屋吧,我煮了海鮮粥,你嚐嚐味道怎麼樣,若是不喜歡,我再給你做些彆的。”陳嫂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我身邊,扯了扯我的衣袖道。

我有些木然的望向她,她也正在望著我,眼睛裡滿是擔憂。

“陳嫂,你來這裡後出去過嗎?”我輕聲問她。

陳嫂愣了愣,望向牆根下被我扯下堆在地上的藤本月季,歎了口氣搖搖頭道;“我家裡就剩下我一個人了,老頭子早就死了,兒子在外麵打工,都兩年冇回來了,祁少爺跟我簽合同的時候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用手機,也不能出去,我瞅著工資高,就答應了,反正我出去也做不了什麼,唯一的牽掛就是兒子,但他一個月也打不了一次電話回來,就答應了,好歹能替兒子存下些錢。”

“那祁越是怎麼給你打電話的呢?”我有些疑惑的問。

“祁少爺啊,他給我打的是專線電話。”陳嫂答。

“陳嫂,對於祁越的要求,你冇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我問陳嫂。

陳嫂望了我一眼,目光卻有些躲閃,“我們給人做幫傭的,都不會過問主家的事,越是有錢的人家,奇怪的要求一般都會越多,其實習慣了,也就冇覺得有什麼奇怪的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