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胡靈祁越 > 第184章 變故

胡靈祁越 第184章 變故

作者:天煞靈女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3-01-18 06:35:09

-

曾義塵!

我思索著從進入這裡以來,曾義塵的所有舉動,突然發現,他的存在感幾乎為零,那是一個幾乎不怎麼說話,很靜默的一個人。

拉著錢誌奇跑了不知道有多久,幾乎已經完全出了那些白霧的範圍,但四周卻隻有我和錢誌奇兩個人沙沙的腳步聲,一直冇有看到張教授他們四個人的身影。

“胡靈,我們追了快一個小時了吧?怎麼還冇有看到教授和文穎他們?”錢誌奇也發現了不對,扭過頭問我。

這種情況的確很詭異。

我們在濃霧裡並冇有糾纏多久,按道理說張教授他們出了濃霧的範圍圈應該就會停下來等我們,而且我們倆這一路追著的速度也並不慢。

“我們喊他們試試吧!”錢誌奇有些不放心的說。

見我點頭,他將手攏在嘴邊,對著密集的樹木大聲喊道:“教授!徐文穎!你們在嗎?”

“張教授!付傑!”我也跟著他的動作喊了起來。

不知道什麼地方傳來沙沙的聲音,像是軟體動物在地上爬行而過,卻很快又冇有了蹤跡,快到讓我幾乎以為是自己的錯覺。

我停下呼喊,朝四周望瞭望,再冇有任何聲音,更冇有看到任何人和動物。

“胡靈,如果真是我們想的那個人做的,教授和徐文穎他們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吧?”錢誌奇有些擔憂的問我。

“應該不會,付傑雖然憨了些,但是手腳上的功夫很不錯,而且張教授心裡應該已經有數,如果真遇到了危險,那個人應該也會出來幫他們!”我說。

“那個人?”錢誌奇有些悚然的望向我,“你說的是教授說的他身體的另一個靈魂?”

我點點頭,“是的,那個人也是一個很厲害的人,不管是身手還是精明程度,絲毫不比張教授差。”

“可是教授不是說蕭天師曾經告訴過他,那個靈魂是殘缺或者受傷的嗎?所以纔會一直被教授壓製住。”錢誌奇有些不解的問我;“如果是這樣,他怎麼幫他們呢?”

我笑了笑,反問他道:“如果有一天,你跟文穎共用她的軀體,你會將她壓製下去占領她的身體嗎?”

錢誌奇一愣,幾乎是不假思索的說道:“我怎麼可能會占領她的身體,如果我真的像教授的那個同伴一樣,被困在他的身體裡出不來,我隻會默默的陪著她!”

“張教授的那個同伴跟你的想法應該也是一樣。”我望著他說。

“那為什麼教授說他會出現那些怪異的舉動?”錢誌奇有些不信的問我。

“劉全有強迫症,對於一個有嚴重潔癖和強迫症的人,有些行為是下意識做出來的,他的靈魂並冇有死,跟張教授的靈魂共同存在一個軀體裡。所以這也是張教授為什麼總有種劉全還活著的感覺。”我解釋道。

“所以說那個劉全隻是不願意占據張教授的身體,並不是受傷活著殘缺?”錢誌奇驚訝的問我。

我點了點頭,“對,所以很多事情,張教授也許並不知道,但是作為旁觀者的劉全肯定是知道些什麼的,因為他一直都在,必要的時候,他一定會出來幫張教授一把。”

“那就好!”錢誌奇鬆了一口氣道:“那我們現在怎麼辦?上哪兒去找他們?”

這個問題其實我也很為難,到處都是靜悄悄的,四周連一丁點線索和痕跡都冇有,還真不知道上哪兒去找。

“我們繼續朝前走吧,如果他們還在這個林子裡應該能找到他們!”我說著,朝四周望瞭望,繼續朝前走去。

這個林子看起來麵積很大,到處都是密密匝匝的同一種樹木,除了水晶花,再冇有第三種植物,地上鋪滿了落葉,腳踩上去沙沙作響。

我再次聽到了一陣爬行動物從地上經過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

“你聽到什麼聲音冇有?”我扭頭望向錢誌奇。

他的精神還在高度緊張和恐懼中,聽力好像也下降很多,或者是他正在想曾義塵的事,完全冇有去注意這些東西。

見我問他,他還愣了一下,半晌才道:“我剛剛好像聽到了蛇爬行的聲音,但是現在已經冇有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我望向那個聲音發出來的方向,“不管有冇有危險,我們都跟上去看看,之前都冇有聽到這裡有其他活物的聲音,現在有,說不定我們很快就能走出去了。”

說完,我朝著聲音發出的方向追了上去。

錢誌奇也不含糊,連忙跟了上來。不知道跑了多久,我都冇有再聽到任何聲音,錢誌奇再次喊了起來,但依舊冇有人迴應。

就在我以為跟錯了方向的時候,那個窸窸窣窣的聲音再次在若有若無的不遠處響起,像是指印我們的號角一樣。

“在哪邊,快!”這次錢誌奇冇有分心,也很清晰的聽到了。

他的耳力其實很好,記得在隻有一個棺槨的墓室裡的時候,就是他隔著厚重的棺槨聽到了槍聲。

雖然這一路我們一直冇有遇到其他人,但也許隻是跟那些開槍的人走的不是同一條道路。

我們朝著那個聲音追去,但很快聲音又消失了。

又朝前跑了大約十分鐘的時候,我們到了一塊較為空曠的地方,這裡的那種闊葉樹不是很多,地上鋪了更厚重的一層落葉,踩上去幾乎快要冇過小腿。

站定後,錢誌奇張口又要喊張教授和徐文穎的名字,我伸手一把捂住他的嘴。

錢誌奇瞪大眼睛,滿眼不解的望著我,我用另一隻手指了指離我們最近的一刻樹。

當他看到那棵樹上的記號後,眼睛睜得更大了,我才慢慢鬆開捂在他嘴上的手。

那棵樹乾上雕刻著一個不太規整的圓形,圓形中間畫著一個叉,那個叉的一條線被拉得很長,一看就是匆忙中刻下來的。

錢誌奇湊近看了一眼,望著我神色凝重的道:“他們果然出事了,這是張教授留下的記號!”

我點了點頭,“我知道!”

關於這個記號,來的路上蕭寒告訴過我,是他們之間為了防止走散的一種聯絡方式,如果隻是單純的給同伴指引方向就在圓圈中畫一條直線,如果前麵有危險就畫一條波浪線,如果有了威脅或者變故提醒隊友注意就畫叉。

顯然這種聯絡方法張教授也告訴了錢誌奇。

現在刻在樹上的正是這樣一個畫著叉的圓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