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胡靈祁越 > 第163章 開滿彼岸花的河岸

胡靈祁越 第163章 開滿彼岸花的河岸

作者:天煞靈女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3-01-18 06:35:09

-

“我也進去看看!”王力跟張教授說了一身,也縱身爬上棺槨,跳了進去。

墓室裡的空氣越來越稀薄,嚴重的窒息感又開始了,剩下的兩隻火把也開始變得搖曳不定,隨時都要熄滅的樣子。

“老蕭,怎麼樣了?”張教授敲了敲棺槨壁,問裡麵的蕭寒。

“棺槨壁跟石門上一樣刻了很多文字,看不出什麼特彆!”蕭寒的聲音從棺槨裡傳出來。

“胡靈,你進來看看!”

不一會兒,蕭寒又在裡麵喊道,站起身露出半個腦袋和一隻手,“我拉你進來。”

“好!”我抓住蕭寒伸出來的手。

棺槨幾乎跟我一樣高,外壁筆直光滑,連花紋都冇有,雖然有蕭寒在裡麵拉我,但我依舊爬得很艱難,腳上完全冇有著力點,全靠他的力量把我往上拖。

我的上半身完全趴到棺槨上後,蕭寒才鬆開我的手讓我自己往上爬。

空氣的稀薄加上使勁,我覺得我幾乎要虛脫了一樣,趴在那裡半天冇法動彈,望著俯在棺槨底部一寸寸尋找機關出口的王力。

“這不過就是個空棺槨而已,看起來怎麼也不像有出口的樣子啊!”我有些泄氣跟蕭寒說道。

缺氧讓此刻的我隻想好好睡一覺。

“不一定,裡麵雕刻的文字有些像我們進來時的那扇門。”蕭寒說。

“要不,你跟在門外一樣,再念句芝麻開門試試?”正在低頭摸索的王力突然抬頭看向我笑著道。

王力的話讓我的臉有些微微發燙,比起那句莫名其妙奇怪的咒語,我更相信石門是有人不小心碰到機關纔打開的。

蕭寒也含笑望著我道:“死馬當活馬醫吧,試試吧!”

我有些無奈,清了清喉嚨,再次念出那句莫名其妙的咒語。

然而,這一次,絲毫冇有再聽到任何動靜。

“之前一定是正好有人碰到了什麼機關石門纔打開的。”我有些無奈的瞟了蕭寒一眼,“你竟然也相信會有芝麻開門這種事!”

蕭寒失笑道:“上來吧,進來看看這些文字,說不定你會有什麼發現也說不定。”

我無奈的努力將腳搭在棺槨沿上,手上用力往上爬。

我的腳好像碰到一個凸起物,我愣了愣,轉念一想,也許是凸起的浮雕文字吧,正好能借力爬上去,腳下就越發用力起來。

“咯噔”一聲輕響,腳上的凸起物像是被我踩斷了,借力點消失了。

“剛剛是什麼聲音?”蕭寒警覺的抬頭望向我。

蹲在棺槨底部的王力也抬起頭看上來。

“啊!”我眼睜睜的望著王力的表情從好奇轉變為驚恐,尖叫著身體迅速的落下去。

他的身下原本應該是棺槨底部的地方出現一個漆黑的圓形洞口,冇有一絲光線。

王力的聲音消失在那個圓形黑洞裡,並冇有聽到他落地的聲音。

空氣從洞口裡灌了進來,我原本揪緊的肺部舒展了開來,身上的力氣也恢複了幾分。

“不好,那些東西爬上來了!”張教授驚叫一聲,所有人七手八腳的攀著棺槨壁往上爬。

我回頭朝下望去,果然見到那些赤紅的硃砂緩緩順著台階往石台上湧,已經過了第三節台階,很快就要上到石台上來了。

“那些東西不是不敢上石台嗎?”我扭頭問蕭寒。

蕭寒眉頭緊鎖冇有回答我,伸手將張教授等人依次拉上棺槨,當最後一個士兵被拉上來的時候,紅色硃砂已經佈滿了整個平台。

“現在怎麼辦?跳下去嗎?”我望著棺槨底部黑黢黢的洞口,心裡有些發怵。

“我先下去,胡靈,你拉著我的手!”蕭寒開口道:“裡麵有空氣進來應該就冇什麼問題。”

說完還不等我反應過來,蕭寒一把將我扯進棺槨,牽著我的手從黑洞中跳了進去。

耳邊傳來呼呼的風聲,不知道過了多久,耳邊傳來“嘩啦”的水身,我的身體迅速被冰冷刺骨的水包裹了起來。

水瞬間衝進我的鼻腔和嘴裡,額頭傳來針刺一樣的疼痛,我連忙屏住呼吸,雙手胡亂的攪動著。

我感覺自己好像被人托了起來,嘴和鼻子都露出了水麵,我大口大口的呼吸咳嗽著,吐出嘴裡的水。

“你不會遊泳?”蕭寒的聲音在耳邊傳來。

“咳咳——不,不會!”我邊咳邊四處打量著,“這裡是什麼地方?怎麼這麼冷?”

“這是一條地下河,我們應該已經不在地宮裡了。”蕭寒一把說著一把托著我的肩膀把我往邊上拉。

“看到王力了嗎?”我又問道。

“還冇有,但他應該跟我們一樣落到了這裡。”蕭寒說。

身後開始傳來停有人落水的聲音,張教授他們也都跳下來了。

我感覺自己的手觸摸到濕滑的河岸,柔軟的觸感從手心傳來,應該是岸邊的水草。

抓住一大把水草,我藉著蕭寒的推力往上努力往上攀爬。

身體終於接觸到了實地,雖然依舊是陰冷濕滑的,但比起在河水裡撲騰,我要安心了許多。

四周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到,隻能聽到張教授他們在河水裡撲騰的聲音。

坐定後,我拉開荷包拉鍊,摸出手電筒打開開關,手電筒的光閃爍了幾下居然熄滅了。

很明顯是泡了水導致的。

張教授等人看到手電筒的光都朝我這邊遊了過來。

蕭寒也跟在我身後爬上了岸,他也掏出一個手電筒,光線比我的電筒要弱很多,卻冇有熄滅。

“咦,你的電筒怎麼冇事?”我有些奇怪的問。

“你不知道有個詞叫防水嗎?”蕭寒反問道,用手電筒照向周圍的環境。

這像是一個天然的岩洞,洞頂懸著很多鐘乳石和大小不一的石筍,手電筒的光照上去竟顯出五光十色的剔透光澤,彷彿那些鐘乳石和石筍是透明的一般。

岩洞中間一條河,河水很平靜,幾乎看不到是它在流動的,河的兩岸火紅一片,竟開滿了密密麻麻的彼岸花。

彼岸花也叫曼珠沙華,傳說是長在地獄裡的花。

小時候我在山裡偶爾也會見到這種花,大多長在陰涼的石壁上,柳橋村裡的人把這個叫做石蒜,由於它的花好看,也經常會有愛美的小姑娘將這種花采回家養在花瓶裡。

但是像這麼大規模的生長在同一個地方,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