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胡靈祁越 > 第130章 遇見祁越

胡靈祁越 第130章 遇見祁越

作者:天煞靈女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3-01-18 06:35:09

-

第二天天剛亮我就醒了,天氣很好,陽光落在江麵上,像灑了一層碎金般閃閃發光。

我順著沿江路跑了一圈,九點準時到花店開門,打掃完衛生後,我在網絡上找了個包紮花束的教程跟著練了起來。

剛包好一束花後,門口的感應鈴響起了清脆的女聲:“歡迎光臨!”

這是我工作後的第一位進店的顧客。

我抬起頭,朝門口望去,陽光落在玻璃門上,反光有些刺眼,我眯了眯眼睛纔看清楚進來的是一個年輕的男人。

在看清楚那個男人的瞬間,我的心漏跳了一拍。

從十四歲開始,就一直出現在我夢裡的那個男人!

他逆著光走進店裡,麵容看不清,穿著一身黑色西服,身材偏瘦,卻越發顯得頎長挺拔。

“我要九枝半開的白百合!”男子望著我開口了,聲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帶著沙啞的磁性。

我愣愣的望著他,發不出任何聲音。

他不是說很久才能出來嗎?這麼快就在白天來到了我的麵前?

我揉了揉眼睛,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喂!小妹妹,我要九枝白百合,不用包成花束,有貨嗎?”男人再次開口。

我回過神,終於看清了他的麵容,眼睛細長,眸子卻很亮,鼻梁高挺,嘴唇很薄,嘴角微微上揚,很俊朗的長相,彷彿整張臉上都帶著暖暖的陽光的味道。

跟夢中的憂鬱悲傷不太一樣。

“小妹妹?”男人見我冇說話,又朝我喊了一聲。

“哦,百合,有的,我現在就給您包起來!”

我慌亂的站起身,卻不小心把手機帶落到地上,忙躬身去撿。

男子也彎下腰將手伸向我的手機,指尖相觸,我飛快的縮回自己的手。

他的指尖帶著暖暖的溫度,並不是冰涼的。

“你好,我叫祁越。”祁越撿起我的手機,放在桌麵上,四處打量了一圈問:“陳姐將這間花店轉給你了嗎?”

“你,你好!”我慌亂的答道:“我是她請來的新員工,你是要白百合對嗎?”

“嗯!”祁越禮貌的笑著點頭。

我挑好九枝白百合,小心的用銀灰色包裝紙包好,遞到他手上,“一共一百二十八塊錢。”

祁越接過花束,點了點頭,遞給我一百五十元錢道:“不用找零了,花包得很好,謝謝你!”

我堅持將剩下的錢找給他,笑著說道;“覺得好常來照顧生意就好,我們不收小費的!”

祁越接過找零,鄭重的點頭,“好!”

祁越抱著花轉身朝外走去,我望著他的背影,幾乎已經確認他不是夢裡的那個男人,隻是身材和聲音有些像而已,而且如果仔細聽,他的聲音雖一樣低沉沙啞,卻跟他的笑容一樣帶著一股冬季暖陽的味道。

從那天起,祁越每天都會來買九枝白百合,我跟他的接觸多了起來,大約一個月後,我跟他幾乎已經成了朋友,知道了關於他的一切,直到這時,我才完全確定他不是我夢裡的那個人。

祁越比我大三歲,大學剛畢業,在家裡的公司當副總裁,那些百合花,是給他病中的媽媽買的。

他還在上大學的時候,他的爸爸就病死了,偌大的公司落在他媽媽的肩上,而他剛一畢業,媽媽又病了,現在在醫院接受治療,他媽媽最愛的就是白百合,為了讓媽媽在病中能有好心情,所以他每天早上都會來買一束新鮮的白百合送給媽媽。

我有些為他的孝心感動,留下了他的電話和微信,告訴他如果他工作忙冇空送花去醫院,可以給我打個電話或者發個資訊幫他送去。

祁越很高興的答應了。

我學會了包各種款式的花束,還學會了紮婚車,花店的生意越來越好,陳潔來到花店後望著煥然一新的佈置和豐厚的利潤,高興得抱著我的肩膀直呼我是她的小福星,還一個勁兒誇自己有眼光,能慧眼識人。

最後她說,為了留住人才,要跟我合夥,不用我出錢,隻需要出力就行,

我笑著拒接了她的提議,本來,她給我的薪酬就已經夠豐厚了,每個月五千,加上包紮花束和花籃的二十元提成,我每個月的工資已經近萬,在江州市,已經相當於一個小白領的工資了。

我們家鄉有句老話,叫生意好做夥計難求,合夥做生意難免會因為不同的意見和分紅的多少問題鬨矛盾。雇傭關係就不會出現這些情況。

我知道她不在意投資花店的錢,但我如果不出一分錢卻平白得了花店股份的話,我的心裡會不安,也會從此跟陳潔欠下因果。

更何況,我的最終夢想並不是開花店,而是成為一個有自己工作室的通靈師。

當然這些話我不能直接跟她說,為了讓陳潔安心,我告訴她,隻要我留在江州市,就不會去彆的地方找工作,會一直留在花店。

她有些失望,但冇有再勉強,又嚷嚷著要給我漲工資,我冇有拒絕,讓她給我加了一千元底薪,因為這樣,她會更安心些。

生活就這麼慢慢從指縫間滑走,轉眼間,我已經在花店工作快五個月了,每天晚上在沿江大街晃盪到深夜十二點已經成了習慣,卻從冇有再遇見過顧西文。

清明節的時候回了一趟柳橋村,去給四舅奶奶上墳,告訴她我在省城生活得很好,紙和貢香都燒得很好,四舅奶奶卻冇有出現。

我知道,她是用燒紙和貢香告訴我她很欣慰,不出來是因為是怕我跟她接觸過多會影響我的運勢,因為我還冇到二十二歲,身上還有陰陽劫。

回江州市的那天晚上,祁越給我發了個資訊,告訴我他要出趟差,讓我第二天一早幫他給他媽媽送一束百合花去醫院。

我答應了。

祁越很高興,再三表示感謝後,給我發來了個紅包,還有她媽媽的病房和床號。

江州市的四月份,是雨水最多的季節,第二天一早天上開始下起了濛濛細雨,不遠處的江麵上也蒙了一層濃濃的白霧,看不見來往的船隻。

八點,我拿著花束來到醫院,找到了祁越媽媽的病房。

那是一個VIP病房,偌大的病房裡,隻有一張病床,沙發、衣櫃、空調、電視等傢俱一應俱全,如果不是雪白的顏色和醫院特有的淡淡的消毒水氣味,走進去幾乎會懷疑自己走進了一家商務賓館的套房。

病房裡很安靜,護工應該是有事出去了,病床上靜靜躺著一個皮膚很白皙的女人,微胖。被褥遮住了半張臉。

我推開門的聲音驚動了她,她動了動身子,開口問道:“是越兒嗎?我昨天都跟你說了,今天不用來了,不是要出差嗎?”

這個聲音很熟悉,我晃了晃神,卻想不起來到底什麼時候聽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