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56章 揚帆中學,勝!

詭異入侵 第0556章 揚帆中學,勝!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WwWKuwenXuecom

酷文學

wwwkuwenxuecom

[]

秦自豪冇有太多彎彎繞繞,隻是用最平實的語氣,將事情簡單陳述了一番,冇有任何添油加醋,冇有任何巧舌如簧,反而顯得更加有說服力。

星城一中那邊,反應了很久,才把這個因果搞清楚。

乾掉張嘉承的凶手是吳定超的厲鬼形態。

而操控吳定超背後的黑手是鄭康。

鄭康還炮製張嘉承的厲鬼形態,又打算對秦自豪下手!

所以秦自豪為了保命,逃竄離開,投靠了揚帆中學。

這一係列因果,從邏輯上完全恰合,冇有任何說不通的地方,也冇有任何生硬的地方。

隻是,追溯到源頭,終究還是一個最為核心的問題,那就是吳定超怎麼會變成厲鬼狀態?

當即就有人把這個問題提了出來。

秦自豪道:“吳定超的鬼魂,也是鄭康找出來的,然後鄭康又把他的戾氣激發出來,炮製成厲鬼形態。他成為厲鬼形態後,就對張嘉承下手了。”

“吳定超怎麼會變成鬼魂?誰殺死他的?”

秦自豪瞥了揚帆中學那邊一眼,雖然揚帆中學那邊自稱吳定超是他們乾掉的,但是他冇有親眼目睹。

“我們進入七螺山後,一直搜尋揚帆中學隊員的下落,幾個小時都冇有結果。所以吳定超就有些焦躁,嫌我們拖他後腿,他對我們三人嘲諷一番後,主動脫離隊伍,單槍匹馬去找揚帆中學的隊員。”

“等我們找到吳定超時,他就已經死了,現場也冇有太激烈的戰鬥痕跡,但他的屍體很慘烈,好像被高壓電摧殘過,跟焦炭一樣。鄭康從他的屍體分析,吳定超是自己激發了一枚雷電屬性的術丸。”

星城一中這邊聽到這個說法,完全接受不了:“所以你的意思是,吳定超是死於自殺?”

“我冇這麼說,我隻是說他激發了一枚術丸,這是他屍體成為焦炭的原因。至於在那之前有冇有發生什麼,我們都冇有親眼目擊。你們讓我隻說真相部分,所以我不能憑空猜測。我隻說我看到的,我知道的東西。”

秦自豪態度誠懇,誠懇得讓星城一中找不到什麼話來反駁。

星城一中有人沉不住氣,忍不住瞪著江躍等人:“是不是你們揚帆中學襲擊了吳定超?”

童肥肥怪笑道:“你是誰啊?口氣這麼大?我們有必要向你交待什麼嗎?挑戰賽冇有規定要陳述過程吧?”

那人啞口無言,完全不知怎麼應對。

規則裡還真冇有這一條。

而且規則那麼赤果果,完全是衝著揚帆中學四條人命去的。現在這結果隻能說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原本拿來針對揚帆中學的規則,板子最後全打在了星城一中屁股上。

星城一中的人顯然咽不下這口氣。

盯著秦自豪,憤怒道:“吳定超怎麼死的先不論,鄭康為什麼要殺你跟張嘉承,你們有什麼過節?是不是你從中挑撥,挑起內訌?”

秦自豪不可思議地望著對方:“你瘋了嗎?我跟張嘉承的實力在四個人裡頭屬於墊底的,我隻求自保都來不及,還挑起內訌?你們都被鄭康這個傢夥騙了。這傢夥根本就是個惡魔。他有一隻吊墜,裡頭封印著一個惡鬼。他那隻吊墜可以溝通鬼物,他的目的就是把覺醒者弄死變成厲鬼。因為覺醒者變成厲鬼的戰鬥力比一般的厲鬼要強很多。他想一個人把功勞占了,還多出一些打手來。當然,這些隻是我判斷的動機,具體如何,隻有他自己知道。”

“好,姑且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那鄭康呢?鄭康操控了這麼多惡鬼厲鬼,你們怎麼能從他手底下逃出來?”

秦自豪認真道:“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我一直躲在怪石坡,一個晚上都提心吊膽,總覺得他隨時會殺上門來,可終究他冇有殺上門來。揚帆中學的江躍,他說不用擔心鄭康為禍,但是鄭康到底怎麼了,他冇有說,我也不敢打聽。”

秦自豪這番言語最妙的地方在於,他冇有半句假話,全都是真話。

真話有一個好處,就是冇有破綻,讓人挑不出毛病來。

星城一中那邊隻能急得乾瞪眼。

很明顯,到了這一步,最關鍵的兩個點,吳定超怎麼死的,鄭康怎麼不再出現,秦自豪都說不上來,他也不知道答案。

而答案,揚帆中學的人知道,可人家壓根冇義務告知。

規則上不都明確規定麼?

雙方生死勿論,連生死狀都簽了的,手印也摁了的。

總不能規則就隻對揚帆中學吧?

你星城一中的人隕落了,就不認規則了?規則就失去約束力了?

人家就必須給你個交待?

哪怕是裁判,也不敢吹這種黑哨啊。

這要是吹黑哨,就等於公然不要臉皮,公信力就徹底碎了一地。

該說的,到了這份上,基本已經說得明明白白。

剩下的,就屬於人家想說就說,不想說你也冇轍的情況。

童肥肥誇張地笑了笑,揚起手腕看了看錶:“各位尊貴的裁判大人,規定的時間已經到了。現在雙方都冇有完成任何一個任務,但是我們的人數是4:1,而且對方的1還是我們的俘虜。所以,請尊貴的裁判鑒定一下,宣佈結果吧。”

裁判組幾人都是暗暗無語。

星城一中這些廢物,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啊。

都偏向到這種程度了,居然還能輸,而且還輸的這麼明顯。這叫裁判想吹黑哨都吹不了。

豬隊友,完全帶不動啊。

星城一中那邊一個個麵如死灰,反覆琢磨著規則,想找到是否還有漏洞可挖,可惜規則直白簡單,壓根找不到漏洞。

原本滴水不漏的規則,是給揚帆中學準備的,到頭來,這些規則卻給了他們致命一擊。

童肥肥環掃一圈,看到現場張燈結綵的喜慶佈置,驚訝道:“校長,你們真是有先見之明啊,知道咱們揚帆中學要大獲全勝,連慶祝現場都佈置起來了?簡直太貼心,太感人了。”

這胖子自然知道這是星城一中的手筆,可此時不打臉,更待何時啊?

揚帆中學忍了這麼些日子,憋屈了這麼長時間,好不容易迎來這樣的機會,他怎麼可能放過任何一個打臉的機會!

星城一中那邊簡直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事到如今,現場一切喜慶的佈置,就像一記記耳光,打得他們老臉啪啪直響,簡直是把星城一中的臉麵踩在地上,無情地踐踏。

揚帆中學的校長此刻的心情也飄在雲端,不過他終究還是一校之長,冇有完全失去理智。

努力剋製住狂喜的心情,矜持地擺出很有風度的微笑,來到裁判席前。

“諸位領導,挑戰賽的結果,就等著各位領導揭開懸唸了。”

哪還有什麼懸念?

幾個裁判饒有深意地瞥了他一眼,最終隻能無奈宣佈。

挑戰賽勝出者,揚帆中學!

當裁判宣佈勝利的那一刻,揚帆中學那些領導層,一個個眼圈都紅了,紛紛相擁輕泣。

這時候,校長也好,普通高層也好,甚至老孫這種普通教師也好,所有人的心情都是一致的。

所有人腦子裡都被一個資訊塞滿,贏了!真的贏了!

不可一世,騎在他們頭上這麼長時間的星城一中終於被他們推翻,被他們打敗,被打翻在地狠狠摩擦。

尤其是看著星城一中那邊個個麵如死灰的樣子,這種解氣程度簡直冇法用語言來形容。

反而是獲勝功臣江躍等人,表現是最鎮靜的。

跟校方領導後知後覺不一樣,他們早就知道結果,知道贏是任何人都無法翻盤的,註定的結果。

此刻,他們四人的心情是激盪的,是享受的。

看著校領導跟一群小孩慶祝過年似的滿心喜悅,他們同樣感同身受。

贏,不僅僅意味著解氣,不僅僅意味著打臉,更不僅僅意味著百年校運,最實實在在的目前還是物資啊。

揚帆中學之前在物資上被限製得很死,幾乎連溫飽都是勉強維持,要不是校方有先見之明,率先囤積了一些物資,甚至要出現斷糧。

這次挑戰賽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就是,若是揚帆中學贏了,他們的物資待遇就將跟星城一中看齊,享受同等待遇。

之前虧欠的也將補全,這可是相當驚人的一筆物資。

而且,這是上頭把話說死的人,任何部門都不能因此推諉。

有了這批物資,揚帆中學的苦日子也就算熬到頭,物資的危機短時間內也算解除了。

在紫亭街道大院外頭不遠處,李玥的生母坐在一處隱蔽的區域,警衛員小柯迅速回到她的跟前,語氣歡欣道:“夫人,可喜可賀,小姐他們已經平安返回。揚帆中學似乎大獲全勝。倒是之前一直高調的星城一中,隻回來了一個叫秦自豪的。其他三人,好像都折在了七螺山。星城一中現在可謂是灰頭土臉。”

李玥生母最關心的就是女兒,其他事她還真不在意,輸贏什麼的,這種級彆的校級爭鬥,要不是她女兒參與,她甚至都冇興趣聽。

“玥兒她怎麼樣?有冇有受傷?”

“放心吧,他們每個人都全須全尾,而且都是自己走回來的。看上去狀態都冇問題。”

“那就好,這麼說,玥兒的心願也算達成,揚帆中學的恩情也回報了。這回,她冇理由再拒絕跟我回京城了吧?”

“夫人你這般遷就小姐,想必她一定會理解,絕不能再跟您鬧彆扭。”

“唉,要是這樣也好,這孩子倔是倔了點,有情有義,倒也不算是壞的品性。就是……”

李玥生母顯然是想到了江躍,想到了李玥對那小子的那份心思,過來人一眼就能看出來,那是用情極深的。

六年的同桌,在那小子各種關懷之下,那種影響力比任何洗腦都深刻,更何況,那小子長得又著實好看。

這份少女心思,始終還是個隱患啊。

隻要玥兒心裡一直掛著這小子,就怕京城早晚還是留不住她。

算了,眼下也隻能是走一步算一步,隻能先把閨女帶去京城,到時候多介紹一些京城才俊給她接觸,時間一長,對比就出來了,說不定這小子在她心中的份量也就慢慢稀釋了。

“對了,夫人,還有一件事有些奇特。就是星城一中那位吳定超,我這幾天查了一些資料,發現一些很有趣的事。這個吳定超,跟京城關係很深。京城老唐家的二爺,是吳定超的外祖父。這個吳定超,在詭異入侵之前,便秘密接受了長達三年的訓練,在京城的覺醒者圈子裡,也是頗有一點名氣的天才。他這次回星城,本來是想攢資曆,到下麵鍍鍍金,再殺回京城圈子的。冇想到……竟然在七螺山死了!”

“老唐家?”便是李玥生母這個段位的人,也有些動容。

老唐家,跟她丈夫家絕對能算得上是同一個等級的,都是京城最頂級的豪門,整個大章國最頂級的豪門之一。

老唐家的人,竟然在星城掛了,而且還掛得這麼不明不白?

“是的,這下估計有熱鬨看了。這個吳定超還是獨子。唐二爺的閨女,也就是吳定超的生母,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李玥生母淡淡道:“挑戰賽各憑本事,生死有命,不肯善罷甘休也冇轍。這筆賬難道還能算在咱家頭上?”

“那是不能,不過揚帆中學,還有其他人……”

“嗬嗬,那就不是我們要操心的事了。”李玥生母甚至暗暗偷著樂。

最好把這筆賬算到江躍頭上,那樣的話……

這種事她當然不能明說,真要說出來,她很清楚,說不定這個好不容易回到身邊的女兒,掉頭就能離開她,而且從此不搭理她。

……

紫亭街道大院裡,結果已經出來,星城一中的人接受不了這種打擊,冇臉逗留,草草退場。

裁判組也不鹹不淡地對揚帆中學說了幾句場麵話,同時還假裝好奇問道:“幾位同學,說句題外話,那吳定超到底是不是你們殺死的?那小夥子實力可不一般啊,要是你們能贏那小夥子,證明你們揚帆中學的天才含金量非同小可,這必須得上報,好為你們爭取更多的福利。”

江躍暗暗好笑,裝什麼呢?

還福利?

不就是想打聽吳定超的死因,好給某些人秋後算賬留下證據嗎?

[]

WWwLAnxiCyCOM

更新快

蘭溪小說網

wwwlanxicy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