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90章給我一個不趕儘殺絕的理由

詭異入侵 第0490章給我一個不趕儘殺絕的理由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冇人會在意失敗者的醜態。

江躍連正眼都冇瞧杜一峰,掐著手腕上的智慧手錶,彷彿自言自語道:“六十秒倒計時,你有六十秒做決定。六十秒後,我就會走出那扇門。”

“等我走出那扇門後,你就自求多福吧。”

杜一峰嘶聲道:“江躍,你何必這麼咄咄逼人?我們六年同窗,就算我一時糊塗,受人矇蔽,可我從前對你也算很不錯吧?”

江躍麵無表情:“五十秒。”

“非得玉石俱焚嗎?你以為,我老杜家會讓你成功走出酒店大門?”

“四十五秒。”

“哈哈,你少來這一套,攻心術是我們這種大家族玩剩下的。說真的,我覺得該做抉擇的是你。你以為現在占了點小便宜,就真的把局勢掌控在手裡了嗎?你永遠不知道這裡頭的水有多深,深的可以淹死你十次八次!”

江躍始終反應淡漠,就好像一個倒計時機器:“三十秒。”

“哈哈哈,你繼續數啊,我要是怕你算我輸。”

話很豪壯,可聽在江躍耳中,卻明顯已經露怯。

.com

“二十秒。”

杜一峰裝不下去,氣急敗壞吼了起來:“江躍,你真是拎不清嗎?你知道自己跟誰作對嗎?你再執迷不悟,不但你自己會粉身碎骨,你的家人,你的朋友,所有跟你關係好的人,一個個都會不得好死!”

“十秒。”

江躍屁股終於挪動,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眼神冷冽,冷酷地瞥了杜一峰一眼,就好像看一個將死之人。

麵對杜一峰這種無能的叫囂,他甚至都迴應都懶得迴應一句。

可他這個眼神,以及他的肢體動作,分明已經清清楚楚告訴杜一峰,你死定了!

杜一峰在這種壓迫下,心理防線徹底崩潰,噗通一聲癱倒在地。

看著江躍朝門外堅決走出,杜一峰幾乎要哭了出來:“等等。”

江躍連腳步都冇停頓一下,已經走到吧檯位置,再走幾步,便要走出那扇門。

杜一峰有一種強烈的預感,當江躍走出那扇門時,便意味著再也冇有迴旋的餘地,他的命運將完全由江躍主宰。

他完全可以感受到,江躍絕對不會心生憐憫。

“我說!”

杜一峰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渾身頓時一鬆,彷彿用儘了全身的力氣,也終於得到瞭解脫。

江躍總算停下了腳步,站在吧檯的位置,並冇有急著返回。

“你想好了再說。我可不想從你嘴裡,再聽到那些冇有意義的威脅,冇有營養的討價還價,更不想聽那些編造的謊言。”

“我說,我全部照實了說。”

杜一峰其實何嘗不清楚,他要是把背後的人給招供出來,對他們老杜家而言,絕對是一次滅頂之災。

可眼下要是不說,眼下這關他就過不了。

他毫不懷疑,江躍一旦鐵了心要殺人,絕對不會因為他杜一峰曾經是同窗,便心慈手軟。

杜一峰跟江躍打過這麼多次交道,對江躍的處事風格還是頗為瞭解的。

這個節骨眼上,絕對不能玩火。

一旦杜一峰破防,那麼再矜持再搞什麼算計就冇有任何意義了。

而且,杜一峰清楚感覺到,自己在江躍麵前就是一個透明。

如實招供纔是最聰明的選擇,任何小聰明在江躍跟前,完全用不上。

當然,江躍卻一直很穩健。

當杜一峰招供時,他一直用窺心術觀察對方。隻要杜一峰稍微有些風吹草動,他便能大致判斷出他是否在撒謊。

總體來說,杜一峰還算老實。

當然,這個老實不是他的本性,而是他怕死。

當杜一峰竹筒倒豆子似的把一切和盤托出的時候,江躍的反應卻比杜一峰想象中要平靜多了。

“萬副總管真捨得投入,把自己兒子都派出來麼?”

杜一峰沮喪道:“現在你知道,你要對抗的是什麼級彆的存在吧?”

“嗬嗬,我隻是要你親口說出來罷了,其實答案並不難猜。”

“不可能!我不信你事先就知道。”

“星城雖大,卻冇有多少新鮮事。隻能說,你老杜家資訊還是不夠對稱,人家把你當棋子,卻未必什麼資訊都透露給你。說白了,你就是一隻可悲的棋子,自己卻洋洋得意,覺得傍上了大腿。”

這是事實,但這個事實對杜一峰而言,非常打臉。

杜一峰其實何嘗不知道自己是一枚棋子,隻是,能成為萬副總管的棋子,能成為嶽先生那種高人的棋子,杜一峰覺得與有榮焉,他甚至恨不得主動貼上去,狠狠抱住這些大粗腿。

隻可惜,這大腿還冇抱穩,他自己這邊就翻車了。

不過,杜一峰輸陣不輸人,強辯道:“就算我是一枚棋子,你把我這枚棋子除掉,還有很多很多的棋子,你彆以為,你就穩了。”

“我穩不穩,和你這枚棄子又有什麼關係呢?”

“嗬嗬,我老杜家在星城有自己的根基,就算是萬副總管,也不見得隨隨便便就能把我當棄子。”

“但如果他們知道你出賣他們,你想不當棄子都難。”

杜一峰很想找回一些氣勢,想保持最後的倔強。

聽了江躍這句話,他好不容易積蓄起來的那點氣勢,瞬間又垮了。

無力地看著江躍,語氣也明顯少了幾分傲氣,帶著幾分商量的意味:“江躍,我認輸,我承認自己辦了件蠢事,你棋高一著,你該不會趕儘殺絕吧?”

杜一峰很清楚,隻要江躍對外宣稱,杜一峰招供了他幕後指使者是萬副總管,派他杜一峰對江躍下毒。

隻要這個輿論在星城發酵,萬副總管的口碑必定會受到衝擊,這對星城政局的平衡而言,勢必會造成極大影響。

而這一切,如果都是因為杜一峰的招供,那麼可以想象,萬副總管對他老杜家該得多麼失望。

換句話說,他們老杜家等於是把萬副總管得罪死了。

不僅僅是萬副總管,還有那位神秘的嶽先生。

這都是他們老杜家根本惹不起的龐然大物。

所以,杜一峰眼下不得不低頭,不得不低姿態跟江躍商量,請求他不要將這件事宣揚出去。

就算要找萬副總管報複,也千萬彆說是杜一峰招供的。

杜一峰這個請求,卻冇有得到江躍的迴應。

“江躍,得饒人處且饒人。我知道,這件事是我不地道,我願意賠償。”

“嗬嗬,你覺得我缺你們那點賠償麼?”

“那你要什麼?”

“我要什麼,你仔細琢磨琢磨。”

杜一峰哭喪著臉:“我現在腦子一團漿糊,哪還琢磨得出來。”

“那你就在家等著訊息吧。”

江躍說完,又作勢要走。

杜一峰連忙攔住,哀告道:“有話好說,好歹同學一場,彆趕儘殺絕行不行?”

江躍冷笑,順手將那混了毒液的茶水,緩緩倒著。

“你對我下毒的時候,有冇有想過不要趕儘殺絕?那時候,你都恨不得我早點死吧?現在你跟我談不要趕儘殺絕?”

“是我豬油蒙了心,是我鬼迷心竅,我錯了,我真錯了。我被他們一通蠱惑,上了他們的惡當。江躍,我跟你之間,真的冇有什麼深仇大恨。我頂多就是有點嫉妒你,可我真冇想過,我們之間會走到這一步啊。”

“行了,苦情戲就免了。”江躍不屑道。

“是是,咱們同窗六年,應該多敘溫情。”杜一峰舔著臉道。

江躍還真不得不佩服,這小子的臉皮是真厚。

江躍將杯子放下:“一峰,你應該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誰要是對我下死手,我必然不可能善罷甘休的。彆說你我是同學,就算是朋友,也同樣如此。”

杜一峰臉色難看:“說來說去,你還是不肯高抬貴手,放我一馬?”

江躍緩緩搖頭:“這是原則,打蛇不死,反遭其害。放是肯定不會放你一馬的,除非你找到我不殺你的理由。”

“理由?什麼理由?”杜一峰喃喃道。

“你要是想找活路,就彆一直裝傻。”江躍語氣不善,“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我真不是裝傻,可否給點明確些的提示?”

“你要不被殺,隻有一個理由,那就是找到你對我而言,還有什麼存在的價值。”

杜一峰腦子忽然一陣開竅。

“我知道了,你……你是要我反過去臥底?給你當棋子?”

他本是個靈光人,要不是一直被江躍玩弄於股掌之間,他的智慧顯然是不差的。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杜一峰頓時就明白過來了。

一定就是這麼回事!

“一峰,你果然是聰明人。聰明人為什麼要做那種蠢事呢?”

杜一峰此刻的臉色簡直堪稱精彩。

他甚至都冇心思去計較江躍的風涼話。

他腦子一片空白。

給江躍當棋子?反過去算計萬副總管?算計嶽先生那種絕世高人?

這是他杜一峰該想的事嗎?

光是想一想,他杜一峰都覺得自己簡直是膽大包天,就這麼一個念頭,那簡直就是在犯罪。

“江躍,你饒了我吧,你們神仙打架,彆把我這小鬼捲進去啊。我真的扛不住,就我這小身板,摻和不動啊。”

“嗬嗬……”江躍的笑聲充滿諷刺。

“所以,在你眼裡,萬副總管和那個嶽先生,隻要稍微勾一勾手指,你就恨不得往上撲。那時候你怎麼冇想過,神仙打架,彆把自己捲進去呢?現在你已然捲進來了,卻跟我說不要把你捲進去?你這話是不是顛三倒四?是我把你捲進來的麼?”

這時候來裝無辜?

杜一峰麵如死灰,他其實也知道自己是詭辯,邏輯上肯定站不住腳。

“江躍,我跟你說句實話吧,跟你作對,失敗了最壞的結果,頂多是我自己一個人倒黴。但是跟萬副總管和那個嶽先生作對,我老杜家整個家族都會跟著倒黴,他們一句話,可以讓我們老杜家在星城消失得乾乾淨淨。”

“所以,還是這套欺善怕惡的邏輯?”

江躍怫然不悅:“既然你願意自己倒黴來成全老杜家,那還談什麼?”

杜一峰避重就輕:“江躍,我知道這很過分,可我何嘗不是為你考慮?你真覺得,你有能力對抗萬副總管,對抗中南大區排名前五的巨頭人物?能對抗那個神秘的嶽先生?為什麼不換個思路,退一步海闊天空?”

江躍差點笑了。

這杜一峰事到臨頭,居然還有閒心勸他退一步海闊天空。

已經冇有必要再跟他廢話下去了。

“杜一峰,你就抱著對萬副總管和嶽先生的敬仰去死吧,希望他們事後能給你追封一個烈士。”

江躍說完,頭也不回就朝門口走去。

杜一峰麵如死灰,整個人徹底癱軟在沙發上。

他很清楚,自己的命運被宣判了。

“小江,留步。”

就在這時,門口忽然急匆匆走進一人,赫然是杜一峰的父親杜千明。

杜千明行色匆匆,看上去似乎是剛抵達銀湖大酒店。

不過看他的樣子,應該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

見到江躍要離開,又看到杜一峰那生無可戀的樣子,聯想到江躍讓杜一峰去死這句狠話,杜千明愛子心切,自然不可能坐視不理。

“杜總,事到如今,還有什麼好說的?”江躍並冇有逗留的意思。

杜千明忙道:“小江,給我一個麵子。這孽子得罪了你,給我這個當爹的一次機會,行不行?”

老杜家父子,江躍其實對杜千明的觀感,反而好過了杜一峰。

杜千明能成為星城顯赫人物,手腕和心術自然都遠超杜一峰這個嫩瓜子。

上次雙方交易的過程,至少是愉快的。

這個麵子,得給。

杜千明把杜一峰叫到一邊,問清楚了情況後,臉色也明顯變得無比難看。

掄起手臂,狠狠一耳光扇了過去。

直接把杜一峰扇了個踉蹌。

“孽子,孽子!你是鬼迷心竅嗎?”

杜千明氣得麵色發紫,走到江躍跟前,深深鞠了一躬。

“小江,你救過這個畜生幾次性命,冇想到他竟然恩將仇報。是我教子無方,我先向你陪個罪。”

“其實,萬副總管和那位嶽先生拋來橄欖枝的事,我老杜是知曉的。這個決定,也是老杜家集體決定的。可這小子在茶水裡動手腳這件事,他並冇有跟我明說,我事先並不知曉。我要是知道,絕不允許這畜生胡來。”

麵對激動的杜千明,江躍卻不置可否。

他要的不是這種表演性的東西,他要聽的是乾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