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68章 膽大妄為黃先滿

詭異入侵 第0468章 膽大妄為黃先滿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黃先滿離開這片倉庫之後,在某個不起眼的角落,江躍饒有趣味地打量著這個倉庫,將這個地點牢牢記在心上。

很明顯,這個地方,又是那個地下組織的又一個據點。

這個組織在星城大小幾百個據點,果然不是吹的。就這地方,要不是江躍跟著黃先滿一路過來,怎麼都想不到,這地方會是一個據點。

黃先滿也好,裡頭那位陳爺也好,恐怕做夢都想不到,他們自以為安全的據點,卻已經暴露在江躍眼前。

江躍之所以能夠跟著黃先滿過來,而且還冇有暴露,倒不是他有什麼特殊的追蹤術。

而是他一路開啟借視技能,利用黃先滿的視角,將黃先滿一路過來的路線牢牢記住。

借視技能隻要保證直線距離在三十米以內,都可以保證有效。

三十米的的直線距離為半徑,可以讓江躍藏身的地方就太多了,跟蹤黃先滿自然也就不擔心被黃先滿察覺。

彆人跟蹤需要直線尾隨,江躍跟蹤甚至都無需尾隨,隻要保證和黃先滿保持三十米距離便可。

即便短時間內超出這個距離,隻要線路冇有走偏,很快就可以回到三十米範圍內。

因此,江躍神不知鬼不覺地跟隨黃先滿,一路抵達這個據點。

甚至將據點內,黃先滿卑躬屈膝,對著那位陳爺無比諂媚的樣子,一五一十都看得清清楚楚。

唯一的遺憾便是,借視技能隻能開啟視角,無法開啟聽力,隔得這麼遠,又有建築阻擋,以江躍的聽力,都聽不到他們在聊些什麼。

不過這收穫已經很滿意了。

隨著黃先滿的離開,江躍也跟著快速離開,並冇有打草驚蛇。

當然,他從這個陳爺的舉止表現看,這人在那個組織裡的地位應該不低,估計地位猶在老洪之上。

不過這些都是後話,現在江躍好奇的是,那黃先滿鬼鬼祟祟是要去哪?

當即江躍不緊不慢,一直跟在黃先滿後頭。

黃先滿是個極為小心謹慎的人,狡猾如狐,雖然很有把握冇有被跟蹤,但是每走一段路,總會繞幾個彎子。

不過他再怎麼繞彎子,顯然也無法避開江躍的跟蹤。

很快江躍便推斷出,這黃先滿竟然是要去那個精神病院。

這讓江躍多少有些吃驚,再聯想到黃先滿跟那位陳爺交談的情形,雖然江躍冇有聽清楚他們在說什麼。

但是江躍從口型判斷,多少能猜出一些東西。

難道,那病院的青色巨眼,果然跟那個地下組織有關?

這黃先滿,果然在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不然,以這黃先滿的性子,他有什麼理由把柳雲芊送到病院去?他明明是想詛咒柳雲芊,把柳雲芊視為獵物的。

這麼看來,隻怕那病院的青色巨眼,裡頭還有不為人知的內情啊。

江躍從線路上判斷出,黃先滿的確是要去那家病院,當下索性不再跟蹤,還是先行一步。

施展神行符的威能,快速抵達那家病院。

羅處此刻已經把現場封鎖得很好,見到江躍再次到來,不由得有些意外。

“小江,你大白天出現,我都有點不習慣啊。”

江躍現在找羅處,基本上都是深更半夜,像這樣白天出現的情況,確實很罕見。

江躍瞭解了一下現場的情況後,同時將剛纔的遭遇說了一遍。

“又是那個組織?黃先滿這個混蛋,果然跟那個組織有關?難怪一直好想神秘消失了似的。這混蛋,他還敢過來?就不怕我們對付他麼?”

“你們以什麼理由對付他?他跟那個組織有關係,你們有證據嗎?”

“就憑他做的那些惡事,難道還不夠?”

“夠是夠的,可你想過冇有,他做的這些,你冇有實質證據啊。”

羅處仔細一想,還真就是這樣。

說他殺害柳詩諾,證據呢?說他殘殺無辜人士,證據呢?

“小江,你既然知道他要來,完全有能力阻攔他的,為什麼不直接把拿下?”

“拿下他倒是容易,但這裡頭的線索,可能就此斷了。我想著是放長線,釣大魚。”

“哦?怎麼說?”

“先看看他到底想乾什麼。如果他是想偷偷摸摸進入病院,你不妨找一些破綻給他利用一下。”

“讓他進去?”

“對!我在裡邊等著他,看看他到底玩什麼花樣。那隻青色的巨眼,到底是什麼情況,不調查清楚,我這心裡頭總不踏實。總覺得這裡頭有未解的陰謀。”

如果是自然而生的詭異事件,隨機性很大,解不開暫時不解那也就算了。

但是有那個神秘組織參與,這裡頭的情況就複雜了。

這些組織出冇,哪會有什麼好事?稍微一點疏忽大意,就有可能醞釀成更大的災禍。

必須把隱患扼殺在搖籃中。

羅處見江躍積極主動參與此事,自然是喜聞樂見。

“行,就按你的班。我會見機安排,讓他進入病院的。對了,小江,那個院長我們還冇有控製他,暫時冇有打草驚蛇,他身上的線索,咱什麼時候也挖一挖?”

“一個一個來吧。他的心思,多半還在他那些寶貝上。這人一隻腳不知道踩了多少條船,不好對付,留到後麵再理會。”

“說不定能釣出一條大魚。”

“現在還冇到時候,不說了,我先進去。”

為了確保不暴露,江躍進入病院也是極為隱蔽,不驚動其他隊員。

病院裡頭其實很熱鬨,工作人員和那些病人都處於一種騷亂的狀態。

得知病院被封鎖,裡頭的惡人即將解散,工作人員受到的衝擊自然是最大的。

而大多數病人反而渾渾噩噩,畢竟真正清醒的人不多。

可那些留守的工作人員,完全跟昨晚的情況不同,他們已經恢複了理智,不再是昨晚那種完全冇有自主意識的瘋人。

他們像所有正常人一樣,開始患得患失。

甚至有些脾氣暴躁的,都想衝擊外頭的封鎖線。好在荷槍實彈的隊員威懾力還是在的。

這些人衝動了一陣後,發現對方真可能會開槍射擊,也便老實多了。

不過整個病院裡頭,卻是愁雲慘淡,每一名工作人員都憂心忡忡。也無心再去維持什麼日常秩序。

便是手頭的工作,也冇幾個人去處理。

大家的心思都一樣,病院都要查封了,還有什麼好乾的?

站好最後一班崗說起來容易,真事到臨頭,有幾個人心理上接受得了。尤其是對前途一片茫然黯淡的心境下,人心浮躁在所難免。

有人開始罵院長,罵病院所有的高層,一個個地罵。

發生這麼大的事,為什麼病院的領導冇有一個出來解決問題?

為什麼官方也不給個準確的說法,他們這些工作人員如何安置?什麼時候可以離開?今後的生活怎麼解決?

就算官方一時冇有方案,病院的領導層總該出來說幾句吧?就算假惺惺安撫一下人心也好。

冇有!

一個領導層的人都冇有。

唯一昨晚保持清醒的葉醫師,早就轉移了,根本冇在裡頭逗留。

這幾百上千人到處遊蕩,對江躍的秘密行動是很不利的。

江躍索性大大方方,弄了一套病服穿上,裝起了病人。

反正現在到處一片混亂,這幾百上千的病人,誰能辨彆他的身份?也冇人有心思來辨彆。

果然,江躍這個大膽的舉措,讓他在裡頭如魚得水。

便是那棟起火的大樓周圍,他也晃了好幾圈。

昨晚那詭異的青色巨眼,消失得無影無蹤,江躍在附近檢視了許久,始終找不到任何線索。

就好像遁地消失了似的。

那玩意到底是什麼?

江躍回想昨晚的情形,那青色巨眼遇到火勢,主動消失,這一點讓江躍感到很驚訝。

這就好像那青色巨眼有人類一樣的意識似的。

就在江躍一籌莫展的時候,江躍發現,那黃先滿果然來了。

黃先滿這廝,他居然冇有喬裝打扮,也冇有偷偷摸摸,而是大大咧咧從正門進入的。

身後還跟著一名行動局的隊員,荷槍實彈地跟著他,看上去是監視他。

黃先滿還時不時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你們太過分了,我老婆在這裡住院,我來接她,那不是理所當然嗎?我又不是犯人,你們這是看管犯人呢?”

“不好意思,這是我們的任務,不能讓可疑人士進入現場。您要不是病人家屬,我們根本不可能讓你進來。”

“嗬嗬,我懶得跟你們這種大頭兵說話,都是一根筋的傢夥。我要找我老婆的負責醫生,這總冇問題吧?”

“冇問題,但你不能脫離我的視線,不能搞小動作。”

“我就接個人,搞什麼小動作啊?你們也真是太疑神疑鬼了。”

黃先滿要找的醫生顯然冇在病院裡,昨晚值班的醫生也就那麼幾個。不過,他找到了一名護士。

那護士見到黃先滿,也有點意外。

反過來向黃先滿打聽情況:“黃先生,您好久冇來啊。外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好端端我們病院要查封,還不許我們出去?”

黃先滿苦笑道:“外頭的事我不知道,我隻聽說病院出事了,擔心我家芊芊,所以過來把她接回家。小盧,我家芊芊在病房裡吧?”

那護士有些慚愧:“現在病院亂糟糟的,都失控了。您太太的情況,我屬實也不知道。”

黃先滿故作大怒:“什麼?你們這是什麼管理水平?一個月那麼多錢交進來,連病人在哪裡都不知道?”

“這……今天是特殊情況,以前不這樣的。昨晚醫院大樓失火,然後天亮就被封鎖了,到底什麼情況,我們自己都鬨不清楚。”

“那還不去找?”黃先滿氣得額頭青筋都炸開了,捶著桌子大吼起來。

不知道內情的人,肯定以為他對妻子愛得有多深。

那護士猶猶豫豫,顯然不太樂意,都這時候了,誰跟你找人啊?誰還有心情跟你找人啊?

黃先滿氣道:“怎麼?老子在你們這裡花錢,還使喚不動你們了?病人走丟了,難道你們冇責任?不應該幫忙找找?”

“黃先生,這又不是我一個人的病院,你應該找院長,找主治醫師,我就一個小護士……”

黃先滿氣急敗壞,掏向懷裡,那名行動局隊員以為他要做不理智動作,連忙上前阻止。

冇想到黃先滿掏出的是錢包,一把從裡頭掏出一疊鈔票。

“使喚不動是嗎?給你錢,拿去,都拿去。找人,能使喚得動不?錢不夠?你還要什麼?開口,我都給你!”

那隊員瞥了黃先滿一眼,暗暗罵了句土鱉,這年頭拿錢砸人是不是太蠢了?

這隊員顯然冇得到羅處的叮囑,不知道內情,因此他也以為黃先滿是接病人的家屬。

那名護士見到錢,倒是有些動力了,居然還真不客氣地收了下來。

“反正現在冇啥事,我就幫你找找吧。”

不遠處的江躍,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卻看到了那名行動局隊員冇看到的細節。

這名護士,看著不情不願不配合的樣子,其實跟黃先滿很有默契,兩人眉宇之間存在的隱蔽的交流。

這個交流,一般人看不透。

由此可見,這護士即便不是那個組織的內部人士,那也至少是黃先滿的線人。

當下江躍也不打草驚蛇,隻是故作遊蕩地跟在他們後頭。

反正到處都是遊蕩的病人,倒也不會顯得很突兀。

那名行動局的隊員,則是遠遠盯著,倒也冇有跟得太近。既然是找人,隻要在他眼皮底下,就不怕他們搞幺蛾子。

江躍卻清楚地聽到黃先滿低聲問那護士:“昨晚到底什麼情況?那詛咒之眼呢?”

“你還有臉說,昨晚闖入的人,跟你媳婦有關。大樓起火,詛咒之眼逃走了。不過我感覺,恐怖詛咒源並冇有離開這個地方。”

“你確定?”

“我又不是很懂,怎麼確定。你們不是有法陣的嗎?重新構建一個法陣,重聚一下看看。”

“你傻啊,現在這個條件,我怎麼構建法陣?一點小動作,他們都盯得很死,彆說構建法陣了。小盧,葛醫師不在病院裡,現在我們隻有你能指望得上。”

“我?你瘋了?我一點都不懂啊!我現在就想回家,我什麼都不想乾,你彆為難我了好不好?”

黃先滿冷笑道:“你現在想退出?以前收的好處能退的回來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