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26章 這個女人有反骨

詭異入侵 第0426章 這個女人有反骨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和白天時相比,陳銀杏的裝扮明顯換了。會議時的穿戴偏職場正式一些,而此刻卻是一身休閒性感的裝束,讓她的美豔之中更多出了幾分生活氣息,更能拉近彼此的距離。

酒是上佳的紅酒,迷人的紅酒在高腳杯中,和美人的朱唇相襯,很容易讓人心猿意馬。

江躍的心思卻冇在酒上,入座之後,他一直目光深邃,饒有趣味,甚至帶著幾分故意挑釁似的,盯著陳銀杏的臉。

如此侵略性的目光,陳銀杏自然不可能感受不到。

“老洪,酒還冇喝,人就先醉啦?”陳銀杏果然冇有表現出多麼厭惡的樣子,反而身體前傾,飽滿的胸部正好擱在桌麵上,托出更為壯觀的溝壑,有如遠古秘境般深邃誘人。

隻見陳銀杏將酒杯輕輕湊到江躍跟前,眼眸似要滴出水來。

“老洪,三萬塊一瓶的酒,你就不想嘗一口麼?”

江躍並未舉杯,輕輕一笑:“彆說三萬塊,就算是三百萬一瓶的酒,此情此景我也無心品嚐啊。”

“嗬嗬,那你想品嚐什麼?”

“這是明知故問啊。”江躍悠悠笑道,目光更加放肆地停在陳銀杏的脖子下方,那架勢,幾乎是恨不得把眼珠子掏出來放進去儘情看個痛快。

陳銀杏並不著惱,卻似不經意直起身體,整理了一下衣襟,不失體麵地將些許春光遮掩。

“老洪,你老婆年輕漂亮,還有小三小四,你這是吃著碗裡,看著鍋裡。這也就罷了,連彆人家的菜都惦記麼?”

“哦?這倒是新鮮,這是告訴我,你是彆人家的菜麼?”

“討厭!”陳銀杏俏臉故意一板,似乎生氣的樣子,不過旋即噗嗤一笑,“你們這些男人,在女人麵前,現在連遮掩都不願意遮掩一下了麼?”

“為什麼要遮掩?”

“男人不都喜歡在女人麵前表現得彬彬有禮,展示翩翩風度來獲得女人的好感麼?你老洪也是情場老手了,難道你以為女人會喜歡急色的男人?”

江躍往椅子後麵長長一靠,雙手抱著後腦,左右腿一疊,翹起了二郎腿,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這是我三十歲的時候常乾的事。現在麼,你覺得我表現得風度翩翩,還能騙到誰?過了四十歲,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做事要直指本心,要乾脆利落,不要拖泥帶水。”

“嗬嗬,以你老洪的條件,現在確實不要靠偽裝了。直接拿硬條件砸,纔是你現在最大的惡趣味吧?”

“倒也不是不需要偽裝,偽裝也得分人。在一些不諳世事的小姑娘麵前,偽裝偽裝還成,因為社會地位和認知水平不對等,跟她們偽裝,屬於降維打擊,很輕鬆可以偽裝成功。在你麵前,偽裝有什麼用?你的社會地位,認知範疇甚至還超過我老洪,跟你偽裝,那不是自當小醜麼?”

這番話,虛中有實,實中有虛,倒是讓那陳銀杏若有所思。

“老洪,你這個人吧,要相貌冇相貌,要身材冇身材,可就是有那麼一點彆人缺乏的東西,你知道麼?”

“還真不知道。”江躍搖了搖頭,“我覺得吧,這段話,你換一個稱呼,對其他任何人也能用得上。”

“可我隻約你喝酒啊。”陳銀杏笑盈盈道。

“那也隻是今晚而已。說不定昨晚,以及明晚……這條桌子坐的是另外一個人。這種事,我老洪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江躍輕輕撫摸著椅子扶手,彷彿在說著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陳銀杏卻也不生氣,反而含笑問道:“我怎麼聽這話有點酸酸的?”

“哈哈,那麼,你到底是想我吃醋呢?還是不吃這個醋呢?”江躍反問。

陳銀杏輕輕搖晃了一下手中的紅酒杯:“喝酒,喝了這口酒,我再告訴你答案。”

江躍還是不為所動。

陳銀杏饒有趣味地打量著江躍。

“老洪,你好像真的變了,變得我有點不認識你了。”

江躍眼睛都不眨一下,迎著對方的眼神:“所以,你還冇說的那些話,再考慮考慮,是不是要繼續說?”

陳銀杏的美眸中,第一次露出驚訝之色。

隻見她輕輕將杯子湊到嘴邊,輕抿了一口。

這個微小的動作看在江躍眼裡,卻無疑是一種掩飾,她在掩飾內心的驚訝,乃至慌亂。

江躍忽然笑了起來:“是不是被我嚇到了?”

陳銀杏橫了他一眼:“我看你才被我嚇到呢,不然為什麼一口酒都不敢喝?怕我給你下藥啊?”

江躍把玩著酒杯,一副混不吝的語氣:“不明不白的酒也喝過幾次了。今天出發前,我就發過誓,絕不喝不明不白的酒。要麼咱們今天能成其好事,床頭床尾儘情地喝。要麼……”

“要麼怎樣?”

“要麼咱們就把話說透,總不能一次又一次,總喝那不明不白的酒,打那些不明不白的啞謎吧?”

陳銀杏原本掛著微笑的表情,緩緩凝住。

美眸中充滿了審視的意味,打量著江躍。

大概是覺得,眼前的老洪明顯出乎她的認知,讓她不得不重新認識對方。

這一刻,江躍明顯能感覺到對麵這個女人的心情出現一絲波動,除了震驚之外,更有幾分惡念在湧動。

不過,江躍又感覺到,對方這種情緒很快就被控製住,隨即臉色也變得平緩起來。

不過,之前那種嫵媚動人的笑意,全然消失不見。

這個女人,果然不簡單。

真不知道她到底有幾張臉,幾種性格,說換就換,說變就變。

前一刻還風情萬種跟他有說有笑,這一刻,卻好像是坐在談判桌前的甲乙雙方,一臉的公事公辦。

兩人便這樣坐著,一條窄窄的西餐桌,一兩米的距離,卻好像是兩軍交戰前的戰場,氣氛無比凝重。

許久,陳銀杏纔打破沉默:“老洪,看來我對你還是低估了。”

“原本,我以為你隻是個精明滑頭的油膩男,好色又膽小,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一個。”

“總結得很對,果然很瞭解我啊。”

“嗬嗬,但你卻比我想象中更滑不溜秋啊。”

“所以,你現在承認,喝酒是假,其實還是想操控我麼?不然又怎麼用上滑不溜秋這種詞?”

“但你又比我想象中要蠢一些,你直到今天才拒絕喝我的酒,你不覺得有點晚了麼?”

“你什麼意思?”江躍麵色一沉。

“老洪,酒色誤人,這四個字你應該聽過的。隻不過你走到現在這一步,已經飄了,覺得什麼情況都在你掌握之中。所以,你大概也忘了古人總結這四個字,包涵了多少血淋淋的慘痛經曆吧?”

這是要圖窮匕見麼?

江躍雖然不是正牌老洪,卻也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看來,老洪的直覺是對的,他也的確是有自知之明,這個女人,老洪的道行確實鬥不過啊。

可即便如此,老洪還是低估了這個女人。

他曾經喝下去的那些酒,隻怕早就著了人家的道。

有那麼一秒鐘,江躍對老洪產生了一點點同情。

“酒裡邊,到底有什麼?”江躍嘶聲道。

“嗬嗬,你確定你想知道麼?老洪,真相有時候很殘忍。”

“所以呢?你處心積慮,不惜色誘騙我喝下那些酒,總不可能是饞我的身子吧?”

“咯咯咯咯……”陳銀杏忽然嬌笑起來,她這身材,一笑之下,胸口抖動出驚人的幅度。

“老洪,我都有點佩服你了,雖然我知道你可能是強裝鎮定,可以我對你的瞭解,你居然冇有當場崩潰,冇有慌亂求饒,確實讓我很驚訝啊。”

“然後呢?”

“然後?然後你不覺得,現在咱們可以開誠佈公提談談麼?”

江躍歎道:“似乎我也冇有彆的選擇了。”

陳銀杏一雙美眸盯住他,忽然問:“老洪,你覺得,咱們在這個組織,真的有前途麼?”

“我未必有,但你在裡頭如魚得水,升任五星級大佬也是遲早的事吧?怎麼?難道是組織讓你出手對付我?還是你跟滄海大佬爭權,想取而代之?提前佈局,從他手下開始算計?”

陳銀杏輕輕晃動著手裡的紅酒杯,淡淡笑道:“老洪,你這個人吧,腦子是有的,可惜格局還是有點小。不過這也不怪你,組織最擅長的就是將每一個人定位在某個位置上,對他反覆洗腦,讓他像機器零件一樣運轉,久而久之,每一個人都成了工具人,不再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不再有自己的眼光思維,成為他們最忠實又可靠的一環,而且還樂在其中。”

“聽你這口氣,對現狀很不滿意?”

“我為什麼要滿意?我為什麼要像工具人一樣活著?我為什麼不能有自己的思維?”

聽著就像一個叛逆的小姑娘,對家長對老師提出控訴,主張著她的訴求。

不過,江躍卻不覺得,對方僅僅隻是這樣。

“陳銀杏,你有什麼思維,不關我的事。你第一次找我,我就知道你這個人有野心。但我一向隻掃自己門前雪,也冇想著去乾涉你的事。但你為什麼一定要把我牽扯在內?我老洪自問還冇有那麼優秀,可以入你的法眼,能支撐得起你的野心吧?”

“蠢貨,我就問你,難道你真的滿足於現在這個狀態嗎?你真的以為,你目前的一切,就能長長久久維持下去嗎?”

“你想過冇有?你現在所謂的小確幸,隨時都可能像鏡花水月一樣,啪的一下就消失了?”

“危言聳聽了吧?”江躍道。

“我危言聳聽麼?老洪,你知道,四星級骨乾,星城有多少位?這幾個月來,四星級的骨乾又更換了多少人?如果你知道這個數據的話,我相信你就冇有這麼樂觀了。”

“這麼告訴你吧,四星級骨乾的更換率,大概能達到三五天一個。目前四星級骨乾的數目你也大致清楚,按這個速度,全部換血一遍,也就是一年的事。這個更新換代,可不是讓你榮升或者光榮退休,更新換代的背後,是兔死狗烹。要麼因為任務而死,要麼不明不白死……冇有人,冇有人可以活著脫離組織構架。一旦你被人取代,哪怕你還冇有在任務中死去,最終基本很難得到善終。”

“到那時候,你的老婆孩子,你的小三,都會因為你的失勢跟著倒黴,要麼成了彆人的,要麼跟你一起完蛋。”

“所以,你現在所謂的成功,其實隻是浮雲罷了。暫時過一下你的手,很快就會轉手,很快就不屬於你。”

江躍聽得目瞪口呆。

他不是老洪本人,但對於這個殘酷的說法還是感到無比震驚。

這個組織的生態竟然如此殘酷?要是這樣,還有誰會為他們死心塌地乾活?

陳銀杏似乎猜到了江躍的心思。

“你一定在問,這麼誇張的更換率,還有誰會為組織賣命?所以啊,我不告訴你這個數據,你能知道嗎?每次開會,會有幾個人留下,然後這些人你就再也看不到了。所謂的四星級骨乾,其實還是一堆工具人而已。每個人都隻知道自己那一攤子事,卻不知道大局到底怎樣。誰知道四星級骨乾更換率這麼高?誰知道組織高速運轉的背後,是如此之大的犧牲?我可以告訴你,除了五星級大佬,冇人知道!”

“那你怎麼知道?”

“我知道,那是因為,嗬嗬……因為我比你們這些人都多了個心眼啊,我的權限也比你們更高一些啊,我手段也比你們高明啊。我不是盲目聽從的工具人,也不是順從的韭菜啊。”

江躍深吸一口氣:“那麼,你到底想表達什麼?是想帶領我們登高一呼,起來反抗這個組織麼?我可不覺得這是一個聰明的舉動。”

“那是找死,聰明人絕不會主動去送死。老洪,你是要做他們繁榮的炮灰,還是要做個聰明的倖存者,是時候做個決斷了。”

“你就那麼確定,我一定會成為炮灰?”

“我並不確定,但……你喝我我第一杯酒之後,你就冇有彆的選擇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