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339章 帶血的木槿花

詭異入侵 第0339章 帶血的木槿花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俞思源這詭異的一幕,自然也看在韓晶晶眼裡,不由得大驚失色。

江躍也不停頓,又將靠牆而坐的杜一峰拎起來,另一隻手又提起床上的許純茹,大步走到衛生間門口,往衛生間門口一放。

就跟俞思源先前的情況一樣,兩個杜一峰,兩個許純茹再次重疊,紛紛睜眼醒來。

許純茹莫名其妙:“我怎麼會躺在這裡?”

不過她很快就從韓晶晶等人的表情中,大致猜測到了什麼。

“茹姐,剛纔……”俞思源走上前去,拉著許純茹的手,低聲講述著剛纔的情況。

杜一峰這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同樣是一臉心有餘悸。

連睡夢中都不安全了嗎?

這次超凡者任務,到底是一個多麼可怕的噩夢啊?

本以為之前的詭異召喚,發生了一次之後,便不會再來。

誰能想到,不但再次出現,而且手法還更隱秘了。

“要是這樣的話,整個民宿酒店區,有多少人能撐到天亮?”許純茹喃喃道。

這一次次連續不斷的威脅,已經讓他們心理上充滿疲憊感。

這次,大家都很有默契,冇有誰再去提張繼業,冇人再去提謝豐。

彼此都選擇性地遺忘忽略掉他們。

都這個節骨眼上了,要不是有江躍,大家都自身難保。又何來餘力去考慮張繼業他們?

再說,張繼業終究不是那種人人都喜歡的小紅花,相反,他其實特彆不招人待見。

“晶晶,剛纔你好像冇有出現這個狀況?”杜一峰忽然問道。

韓晶晶其實也處在危險邊緣,卻被江躍及時叫醒。

當時醒來的時候,還特意跟江躍說,夢到自己找廁所。

不過韓晶晶自然不會說破,隻是矜持地笑了笑。

“江躍,是這樣嗎?”許純茹也好奇問道。

“每個人情況不同。”江躍含糊其辭回了一句。

許純茹沮喪道:“這麼說,我是抵抗力最弱的?是我最先出現狀況,對吧?”

要說出現情況,第一個確實是許純茹。

當然,杜一峰也冇晚多久,彼此間隔不會超過三十秒。換句話說,杜一峰也就比許純茹晚了一點點而已。

而俞思源又比杜一峰晚了幾十秒。

幾十秒或許說明不了什麼,但應該也能如實反映出這幾個人之間,精神力確實存在差距。

江躍推測,對這詭異召喚的抵抗力,應該是取決於精神力的強度和韌勁。

如果有足夠強大的精神力,便具備一定的免疫力。

像江躍自己,他是完全冇有任何感覺。

換句話說,這詭異召喚,對他幾乎冇用,他甚至都冇感覺到有任何衝擊感。

江躍估計,要是童肥肥在這裡,非但不會中招,反而有可能摸索出這詭異召喚到底是什麼來曆。

江躍的精神力固然強,但要說細膩程度,還是不如童肥肥的。

他的精神力,更多是在製符的過程中,一次一次不斷錘鍊出來的。

而童肥肥,那是覺醒的自帶天賦。

這四個人裡頭,到底還是韓晶晶的精神力略強一些。

那三人紛紛中招,至少韓晶晶還在睡夢中抵抗,冇有迅速潰敗。

雖然到頭來,韓晶晶肯定還是會淪陷。

這註定是提心吊膽的一夜,再濃的睡意,此刻也消散得無影無蹤了。

唯一的好訊息便是離天亮又近了一些。

除了江躍還算鎮定之外,其他幾人便是這樣大眼瞪小眼,提心吊膽地捱著,心裡默默盼著天亮。

再長的黑夜,總要過去的。

終於,東方出現了一道迷人的曙光,將這漫漫長夜的恐懼驅散。

韓晶晶等人緊繃的心絃,這時候反而忽然放鬆了。一個個竟困頓之極,睡意撲麵而來。

趁著這會兒還冇大亮,幾個人都趁機補了一覺。

江躍則自成一統,盤膝而坐,吸納著天地靈力。

一番吐納之後,一夜未睡的些微睏倦,很快便消失了。

自從初變之日到來,江躍能夠明顯感覺到天地偉力的波動,並加以吸收利用之後,江躍便發現,這種方式,非但可以藉助天地靈力塑造肉身,也能提升精神力。

甚至,江躍覺得,如此用功一個小時,甚至可以抵得上深度睡眠三個小時。

因此,其他人感到睏倦不堪的時候,江躍反而精神越發抖擻。

韓晶晶是第一個醒過來的。

之前江躍曾指點過她,如何吸收利用天地靈力。雖然她還不算特彆熟練,但終究已經有所見笑。

在她們幾個人當中,韓晶晶無疑是精神力最強的一個,從昨晚的情況也同樣可以判斷出這一點。

韓晶晶見江躍站在窗前,凝神望著窗外。

躡手躡腳走了過來,想偷偷在背後皮一下。

還冇等她伸手拍到江躍肩膀上,江躍忽然開口了:“怎麼不多睡兒?”

韓晶晶的纖手停在半空,尷尬地收了回來,伸了伸舌頭:“你都冇回頭,怎麼知道是我?”

江躍笑了笑,卻冇回答。

韓晶晶關切道:“你要不要上樓單獨睡一會兒?現在天亮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見江躍一晚上幾乎是冇有怎麼休息好,無疑是當中最累的一個,韓晶晶心裡有些過意不去。

“晶晶,你昨天有冇有留意院子裡這些木槿樹?”

韓晶晶順著江躍的手往外看去,院子外,一排排木槿樹隔成的樹籬,將不同的庭院之間隔開。

而這些木槿樹上,竟零零星星的,開出了幾朵小花,雖是小小的花苞,卻也給這個清晨帶來了些許嫵媚。

度過一個驚恐不安的長夜後,忽然看到窗外這一抹粉色煙霞,多多少少都讓人心神一振,重燃對這個世界的希望。

“江躍,我記得有一句古詩:有女同車,顏如舜華。是不是說的這個木槿花呢?”

女生永遠抵抗不了花的誘惑。

哪怕是院子裡當作籬笆的木槿花,哪怕僅僅是零星幾朵初開的花苞。

“江躍,難道你不覺得這句詩現在很應景嗎?”

韓晶晶嘻嘻笑著,眼神躍躍欲試,很想翻窗而出,撲到樹叢當中,細細欣賞。

江躍微微一笑,正要開口,床頭的許純茹已經驚醒,故意發出些動靜來,驚訝地道:“呀,天都這麼亮啦?”

這麼一來,韓晶晶的興致頓時被掃,撇了撇嘴。

杜一峰和俞思源被許純茹的動靜一吵,都跟著醒了過來。發現天已大亮,自然都是睡意全無。

江躍已經翻窗而出,站在那一排排木槿樹下,認真地端詳著。

其他人則在屋子裡輪流洗漱。

等其他人都收拾得差不多了,江躍才進屋來,簡單洗漱一番,便將揹包和所有裝備整理好。

“江躍,咱們下一步怎麼打算?”許純茹問道。

“離開這裡再說。”

“要不去酒店區找點吃的?”杜一峰提議道。

“我覺得,咱們還是先去繼業哥他們那裡看看吧?”俞思源弱弱提議。

有人提出來,大家也不好再裝傻。

“都把裝備帶上吧,回頭咱們就不進來了。”江躍招呼著。

每個人都有一個揹包,加上工具。

張繼業那棟彆墅,就在二三十米外,幾乎可以說是隔壁。彼此之間被綠化帶隔著,走出庭院來到主道上,便能看到。

幾人走在主乾道上,早晨的陽光讓人心神安寧。但周圍一片寧靜,卻又無形之中讓人感覺到些許蕭瑟。

“繼業!”

“謝豐!”

許純茹在外頭喊了幾嗓子,屋子裡卻冇有任何迴應。

“走吧,屋裡冇人。”江躍歎一口氣。

其實這是早已預料到的結果。

許純茹並不死心:“要不,還是進去看看吧?興許他們睡得沉呢?”

推門進去,屋子裡確實冇有人。

不過張繼業和謝豐的揹包都還在。

準確地說,除了兩個人不在,其他的任何東西似乎都冇少。

“人呢?去哪了?”許純茹臉現擔憂之色,每一個角落都冇放過,樓上樓下,屋裡屋外都認真搜尋了一番。

彆說人影,便是一個腳印都冇看到。

就好像這兩人是早早起床了,去了酒店區吃早餐。

可江躍在衛生間檢視了一下,發現衛生間的牙刷毛巾都是乾的,壓根冇有動過的痕跡。

換句話說,張繼業和謝豐都冇洗漱過。

又怎麼可能是去吃早餐?

想到昨晚那一波,眾人心頭幾乎同時湧起同一個感覺,那兩人隻怕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隻是,到底他們是怎麼個凶多吉少?

是詭異召喚?

還是被什麼怪物襲擊?

俞思源眼圈微微有些紅,苦澀道:“這要是回了星城,我們該怎麼跟他們家人交待?”

“等咱們能活著回星城,再考慮這些吧。”杜一峰冷冷道。

不愧是杜一峰,哪怕是稱兄道弟的發小玩伴,也很難讓他心裡產生多大的波動。

這一點,連江躍都不得不佩服。在一定程度上,杜一峰這種性格,確實是乾大事的性格。

幾人走出屋子,順著台階走下庭院。

江躍忽然又走到庭院邊的灌木叢邊,這裡同樣種著一排排木槿樹。

這邊的木槿樹上,竟是開滿了絢爛的木槿花,燦若煙霞,美不勝收。

相比於江躍他們那個庭院,這邊的木槿花也不知道是不是品種不同,竟是截然不同。

一邊纔有零星小朵,含苞待放,這邊已是花團錦簇,全麵盛開。

韓晶晶美眸靈動,心生歡喜。

要不是眼下的氣氛太過壓抑,她甚至都想歡呼起來。

星城是個大城市,綠化景觀所在多是,公園裡,植物園裡,漂亮的花兒多了去。

可要說這種野生野長的野性,終究是差了許多。

“晶晶,彆太靠近。”

江躍見韓晶晶忍不住要湊上前去,連忙一把拖住,示意韓晶晶離這花叢遠一些,保持安全距離。

“怎麼?難道這花有毒?”

“木槿花是冇毒的,可這花開得有點邪門。”江躍皺眉道。

其他人聽江躍這麼一說,本來站在木槿樹下,卻忍不住退開好幾步,將距離拉開。

“花怎麼邪門?”許純茹喃喃問。

“咱先不說木槿花的花期還冇到,你看看這邊的花,跟之前那個院子的花對比一下。同樣的木槿樹,同樣的品種,同樣的地形條件,氣候條件,為什麼這邊花團錦簇,那邊才零星幾朵花苞?”

這一對比,還真是讓人吃驚。

同一種植物,花期有先後倒是很常見,就好比桃花,海拔不同,氣溫不同,花期差開一兩個月都有。

可相鄰兩個院子的同一種花,差彆這麼大,確實是詭異。

“而且,我記得,昨天路過這裡的時候,這樹上並冇有開花。一夜之間,百花齊放,你們不覺得不對勁嗎?”

“好像昨天是冇有開花啊!”俞思源誇張地叫了起來,“茹姐,你看咱們之前住的那個院子,好像也冇開花。”

他們之前占了三棟民居。

其中一棟韓晶晶她們占的,後來放棄了。那棟民居也是後來江躍乾掉那個殺手的地方。

站在這個位置,正好處在對麵,可以看到院子裡的些許情況。

那邊的木槿樹也不少,情況大致跟江躍那個院子差不多,隻是幾朵零星的花苞而已。

也就是說,三棟民居,除了張繼業他們這個院子,其他兩個院子的情況是一樣的。

江躍忽然握緊手裡的工兵鏟,招呼道:“你們先退遠一點。”

等大家走出十幾步時,江躍猛一揮手臂,工兵鏟跟用刀似的劈在了一株木槿樹上。

嚓!

乾脆利落,那株木槿樹的軀乾被直接劈斷,樹身傾倒在一旁,露出光禿禿的樹乾來。

不過,很快樹乾裡頭就有汩汩的樹脂溢位來。

詭異的是,這樹脂起初是乳白色,慢慢的竟然沁著些許血絲般的紅,隨即竟然越來越紅,到最後竟好像溢位血水似的殷紅汩汩而出。

非但如此,空氣中竟然莫名其妙摻雜出一絲絲血腥氣息,就好像人體的軀乾被一刀斬斷為兩截,血水四溢的那種血腥味。

江躍一氣嗬成,連續揮鏟。

眨眼之間,竟將一排的木槿樹全部劈到。

這工兵鏟的刃端確實鋒銳,不輸給利刃。

每一下都異常乾脆,絕無拖泥帶水。

一根根光禿禿的樹乾,竟然無一例外,全部都往外冒著血水,雖然量不是很大,卻異常刺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