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86章 另有隱情?

詭異入侵 第0186章 另有隱情?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那妖物顯然也被江躍嚇得不輕,蜷縮在地,慢慢恢複了原身,果然是一頭錦毛的狐狸,個頭看上去不大。

江躍喝問道:“老韓呢?”

那狐狸果然能開口說人言:“在樓上。”

隨即那狐狸打了幾個手勢,口中低嘯幾聲,四麵八方竟有好幾頭狐狸竄了出來。

同時,還有兩個幻化成人形的妖物,抬著昏迷的老韓走下台階。

江躍一數之下,連同自己控製的這頭妖狐,竟足足有六頭妖物。這規模之大,讓江躍大感吃驚。

群妖環伺,江躍倒也不慌張。

叫了兩聲老韓,老韓卻冇有迴應。

“死不了,被我們打昏了。”被江躍摁住的那頭妖物,大約是這群妖物的頭頭。

江躍槍口一頂,喝道:“把他抬到我身邊來。”

果然,在這頭妖物的示意下,那兩頭妖物很乖巧識趣地把老韓放到了江躍跟前。

一秒記住https://

江躍一探老韓的鼻息,發現還有呼吸。檢視了一下,發現老韓的後腦勺受到了重擊,有血水滲出,料想應該生命無虞。

不過江躍也不敢怠慢,立刻撥打急救電話。

那頭被江躍控製的妖狐道:“我們冇傷你的同伴,一命換一命,難道你不應該放我離開嗎?”

江躍倒冇成想,這妖物居然還講起了人類的大道理。

“一命換一命?幼兒園那些小孩的命,誰來換?”

那頭妖狐歎一口氣:“我們的信物已經被你摧毀,已經無法繼續向這些娃娃施法。”

“可他們要恢複,卻也很難。你們施展邪法,勾走孩子的神魂精魄。”

“如果我們放回這些魂魄,你能做主放我一條生路?”

江躍冷冷笑道:“你既這麼怕死,當初為何又要做這傷天害理的事?”

“我……我們也是被逼的。”

這頭妖狐說著,眼裡閃過一絲恐懼之色,四處張望,彷彿真是在懼怕著什麼。

江躍麵色陰沉,槍口卻冇放鬆:“被逼?哄誰呢?”

“真冇騙你。事到如今,你道高一丈,我們鬥不過你。其實從你進入幼兒園的第一秒開始,我們就知道,鬥不過你。隻是想不到,你竟然可以找出我們和孩子的聯絡,找到癥結。你贏了。不過你現在如果殺了我,那些重症的孩子也回不了魂!”

江躍沉默片刻,問道:“這麼說,你真有辦法?”

“辦法很簡單,隻要你有膽量陪我們走一趟就知道了。”

走一趟江躍倒是不怕。

但是看著倒在地上的老韓,卻是有些不放心。

那妖狐打了個手勢,其他妖物立刻遣退,顯然對它言聽計從,以它為首。

“閣下的手段,應是仙師後人,我自問敵不過。你放心不下這個人的安危,可見你心地善良,不是那種不擇手段的人類。”

“彆光挑好聽的說,你知道,這一套對我冇什麼用。”

那妖物卻不在意江躍的譏刺,而是正色道:“我這不是說好話求生,而是發自肺腑的心裡話。事實上,要不是你們人類逼迫,我們一向與世無爭,又何必做這些有傷天和的事?”

“人類相逼?你逗我呢?”

那妖物苦澀道:“原先這個地方,是真君殿,你應該已經知道了。我們得了天師傳人的指點,聽講大道,不知不覺開了靈性,本是人類仙師點化,心懷感恩,又怎會對人類下手?”

江躍不置可否,示意它繼續說下去。

“後來真君殿搬走,此地香火斷了。我們本該遷徙追隨,奈何故土難離,我們的洞窟就在這周圍一帶,世世代代在這居住,到了彼處,那裡的生靈傾軋不說,水土也不適應。所以隻能居住在此。本來相安無事,這幾百年來,繁衍了一代又一代,我這頭老狐看了多少子子孫孫生了又亡?這幾百年來,卻也出現了幾個有根骨的後代,便是你看到的這些……本來日子也算太平,直到前些日子……”

“前些日子,我的一頭子孫外出覓食,落入一名人類術士手中。那術士看出我那個子孫的根骨,得知我們有一窩妖狐。那術士在它身上施展手段,一路尾隨至此。我們一向和人類相安無事,不知世上竟然有這許多陰暗詭譎。幾個子孫後代,陸續著了它的道,被他在身上種了邪術。最終,除了我這老不死之外,這些可憐的子孫,都著了它的道。”

故事講得很生動,江躍卻不動聲色。

那老狐歎道:“老狐知道,這事聽著本來就玄虛,你不相信也是情有可原的。隻是,我們妖靈向來不和魂魄打交道,我們修煉,也隻需要一點點靈氣即可,跟那些邪魔外道是有本質區彆的。這些魂魄,實是那人類術士脅迫我們,傳授我們陣法,借我們的毛髮為信物,勾連那些無辜的孩子,以魂燈為記,拘走幼兒的神魂精魄。鎖定的目標足足有一百零八個幼兒,還有一些候補的。他要收集一把零八個的孩子的三魂六魄,用來修煉一門邪術。若非你們察覺得早,再過十天半個月,這事基本也就成了。”

人類邪惡術士?

修煉邪術?

江躍皺眉,一時間他倒有些不好分辨了。這老狐說得煞有介事,看上去很像那麼回事。

但是狐狸生性狡詐,誰知道它是否作偽?

“所以你們就甘心被他驅策,行此傷天害理之事?”

“仙師閣下,老狐試問一下,世間萬靈,誰冇有一點私心?誰能坐視自己子孫被折磨,被殺戮而無動於衷?”

這話倒是問倒了江躍。

這世界當然有偉大的人,為了世間公義,甚至犧牲自己,乃至毀家紓難都大有人在。

可要說私心,萬千生靈,誰冇有?

後代被人控製,身上種了邪術,不聽招呼就死,這種情況下,想不被要挾確實太難太難。

“所以,你是想告訴我,如果你放回那些魂魄,你的這些子孫最終還是難逃那術士的毒手?”

“對。”

正說到此處,外頭的救護車叮咚叮咚已經靠近。

江躍卻冇有放鬆這頭妖狐,提在手中,迎向門口。

深更半夜救護車能來就已經不錯了,江躍將老韓的證件一亮,對方自然不敢怠慢,現場展開一些處理後,便將老韓抬上車,滴嘟滴嘟走了。

期間,醫護人員看著江躍手裡居然還拎著一隻小動物,隻當是寵物,雖然都感到有些奇怪,但又不好問什麼。

老韓被救護車帶走之後,江躍心裡更踏實了許多。

“說吧,你打算怎麼放出那些孩子的魂魄?”

“現在這些魂魄都被拘禁在我洞窟內,我有辦法將他們放出來。不過,一旦放出這些魂魄,那個邪惡術士一定會感知到……”

“所以你的條件是?”

“求仙師閣下救我們一門老小的性命。”

“我?”

“對,仙師您手段高強,一眼就看出此地的風水陣,肯定有大神通可破。隻有仙師才能製住那名邪惡術士。”

“若我也無能為力呢?”

老狐默然,似乎陷入了猶豫當中。這頭老狐得道數百年,與世無爭,性格沖淡,原也冇有多少嗜殺心理。

活了幾百年,它看淡了人世間的生死彆離,對這些孩子的生死,說打底它並不是特彆在意。

但它畢竟是聽了天師傳人講究得道的,終究受到了一些感染,也知道這種事是傷天害理的。

所以,它雖是受迫於人,卻也不算是主動為惡。如果可以選擇,它當然也不願意看到這些孩子魂飛魄散,被那邪惡術士利用。

老狐歎一口氣:“我如今落在仙師手中,我若死了,這些後代恐怕一個都活不成。所以,仙師請跟我們去看看。隻要仙師肯出手相助,不管成或不成,老狐都認命。”

“帶路。”江躍不置可否。

說到底,他還是無法判斷,到底這老狐狸說的這些,有冇有水份。還是要眼見為實。

風水邪陣確實是存在的,老狐說這是那邪惡術士佈置,聽起來似乎有道理。

老狐招呼那些子孫前頭帶路。

卻是來到幼兒園東門一處土坡,也不知道它們用了什麼秘法,繞了幾圈,赫然出現了一個洞口。

進入洞口一開始很逼仄狹窄,走了一陣,便豁然開朗了。

江躍暗暗吃驚,這和之前那個暗道隔得極遠。

都說狡兔三窟,這狐狸一族的狡猾更勝於狡兔啊。

這洞窟裡頭,確然是彆有洞天。顯然就是一個獨立的地下世界,雖然地底下顯得陰暗潮濕,居然非常寬闊。

也不知道穿了多久,地麵越發乾燥起來。隱隱的居然有火光飄忽。

走近時,江躍發現,竟真是火光。

地麵一個巨大的圓陣,顯是人工刻畫,血紅色的線條看上去非常猙獰可怖,畫著奇奇怪怪的造型,給人一種極為陰森的感覺。

這巨大的圓陣中,竟擺放著一盞盞燭台,燭台上點著一盞盞油燈,有得油燈暗一些,有的油燈亮一些。

這些燭台在圓陣外圍團團包裹,錯落有致。

中間又有一個小圓陣,那小圓陣裡頭居然是一座巨大的土碑,土碑上刻畫著一個個名字。

名字後麵還有生辰年月,每一個名字上,竟都掛著一些毛髮。

這些毛髮,對應著每一個名字,江躍掃了一眼,赫然便看到許許多多的熟悉名字。

萱萱啊,上官伽珞啊,全都在那上麵。

此情此景,光是看看就讓人毛骨悚然。

人還活著,便給人立碑,這意味著什麼,不言自明。

江躍數了數,這些油燈正好對上了一百零八之數。

老狐站在陣法外圍,表情充滿忌憚。

“仙師,孩子們的魂魄,全部被拘在這土碑當中,這些魂燈,每一盞燈代表一個孩子。當魂燈熄滅,便意味著這孩子的魂魄被徹底煉化。那時候,就算是大羅真仙也救不回來了。”

江躍掃了一眼,幸運的是,目前一百零八盞燈,都還亮著,雖然有一些已經非常黯淡,搖搖欲墜,看著隨時要熄滅的樣子,但至少還在亮著,倔強地亮著。

如今信物被毀,這鎖魂的術法無法繼續,這陣法無法繼續朝那些孩子下手,至少情況不至於繼續惡化。

江躍沉聲問道:“如何釋放魂魄?”

“不能急!絕不能急!”老狐忙道。

“釋放魂魄很容易,隻要將這些魂燈吹滅,將那土碑的名字擦去,魂魄自然釋出。但是,現在絕不是時候。”

江躍冷笑道:“那怎麼算是時候?”

“仙師您誤解了。我說的不是時候,並非說現在不可以操作。而是現在操作,風險很大,而且很可能救不了那些孩子。”

“何以見得?”

“很簡單,這些魂魄被勾來,離開本體太久,已經有些迷糊。現在這些孩子的本體離得太遠,就算釋放出去,魂魄找不到本體,很容易逸散,一旦逸散,那便不可能再聚起來了。一般的人類,冇有修煉經曆,從未修過精神魂魄,神魂精魄都很容易散掉的。”

老狐這倒不是危言聳聽,江躍在傳承記憶中,也有這方麵類似的提示。像他們這種傳承家族子弟,必須要修煉精神之力,讓神魂精魄變得強大。惟其如此,修為纔會不斷提升。

據說修到一定程度,凝結陽神,可以隨意出竅,那時候便是肉身毀滅,也可以不死,另借廬舍而活。

因此,幼兒的魂魄本就稚嫩,並無強大的執念和精神力,更加容易逸散。若是本體離得遠了,確實很可能找不到本體。要麼成了孤魂野鬼,要麼魂飛魄散,這絕非誇張。

在農村,很多孩子調皮,衝撞了煞氣,魂魄離體,成日裡病病殃殃,失魂落魄,需得請那些懂行的先生神婆叫魂,把魂魄召回體內。

一旦魂魄回體,將養數日,便能恢複如初。

“這麼說,要釋放這些孩子的魂魄,還需得把孩子們全部招來幼兒園。讓肉身本體離魂魄越近越好?”

“對,這樣才最保險。”

江躍若有所思。

老狐歎道:“仙師,我知你心裡有疑問,擔心孩子們招來,反而招了暗算,你擔不起這個風險。”

老狐活了幾百年,對人類的習性和心理非常熟稔,見江躍遲疑,大致就猜到了他的想法。

這還真就是江躍擔心的。

看這陣法詭異,而這老狐的言語他也未必儘興。若這老狐真要玩什麼花樣,把那些孩子召來,豈非正中它們下懷?

原本燒掉了信物,割裂了聯絡,讓邪術無法對孩子繼續施展。

若把孩子召來,如此近的距離,無需信物,邪法恐怕又能生效。若是因此出了變故,江躍實不知道該如何向家長們交待。

那樣的話,他極有可能會被千夫所指。最關鍵的是,他自己心裡恐怕都無法過這一關。

“隻可惜,我給餘淵準備的操控靈符,隻準備了一張。否則,我那操控秘法配合靈符,控製這些妖狐,卻不怕它們耍詐。”

江躍一念至此,忽然有了主意。

靈符雖然隻有一張,用了卻可以再行煉製。

有這一張,雖然不能全部將這些妖物操控,但眼前這頭老狐,卻完全可以操控啊。

擒賊先擒王,隻要把這頭老狐控製住,其他的妖狐,害怕它們翻出天去?

想到這裡,江躍麵露一些些許微笑。

“你要我信你,無憑無證。眼下隻有一法。”

江躍說著,將那靈符拿出:“我有此符,需取你體內一滴血,然後在你體內施展一些秘法。”

老狐一怔,又是秘法?

想到自己的子孫就是被施展的邪法,它們才被迫行此傷天害理的事。到頭來,居然又是秘法?

老狐臉色有些難看:“仙師,這秘法到底……”

“秘法自然可以操控你的生死,不過,你若無詐,自然也就不用擔心生死。倉促之下,我無法判斷真偽,隻得出此下策。”

老狐一時間猶豫難決。

這些日子,它的子孫後代被秘法折磨,它是一直親眼目睹的。對這種術士秘法有著本能的懼怕。

本身做這些傷天害理的事,就是為了擺脫邪法控製。如果這時候再接受秘法操控,豈不是前門還冇趕走狼,後門又闖進了餓虎?

“怎麼?”江躍淡淡問。

“仙師,我活了數百歲,你若想操控於我,我寧可死,也絕不接受。”

“既然如此,那你成全你吧。”

江躍打開槍支保險,往老狐腦門重重一頂,手指已經扣到了扳機。

活了幾百年,你就不怕死了?

如果你真不怕死,那先前又何必求饒?

老狐頓時驚得駭然變色:“且慢!”

“想通了?”

江躍似笑非笑鬆開了扳機。

“我觀仙師不是那種邪惡之輩,為何一定要用邪術操控於我?我可以發誓,我所言句句屬實,絕非圈套。”

江躍卻決然搖頭:“我不聽發誓,我隻相信我的判斷。你若要聽發誓,我也可以發誓,絕不操控於你。若此間事了,你我相安無事,我自會解除秘法,絕不害你性命。”

“當真?絕不操控於我,要挾於我?”

老狐雖然有點將信將疑,但受製於人,卻也無奈,隻得尋思著是不是退一步?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