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84章 守株待兔?

詭異入侵 第0184章 守株待兔?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妖物修煉成道,跟厲鬼又有所不同。

厲鬼是冤魂煞氣所化,多半隻有一些殘留意識,自主性不是特彆強,除非是那些積年老鬼,纔會慢慢形成強大的自主意識,但終究不會特彆靈光。

妖物則不同,妖物成道,智商肯定不低,甚至不輸給人類。

從這些方誌的記載來看,江躍大致推測,盤踞在此,對幼兒下手的妖物,多半就是記載中的那頭錦狐。

當然,也有可能是其他得道妖靈。

這妖靈潛伏不出,江躍一時也無計可施。好在那些信物已然被焚燒,信物既燒,彼此的勾連就算斬斷了。

勾連一旦隔絕,那妖物想繼續對這些幼兒下手,顯然也不現實。

煙燻火燎的法子,看來已經冇多大用處。至少從目前看,這個法子似乎不怎麼湊效。

老韓早就得到了江躍的授意,火攻煙燻不管用,便采用水攻。

水管對著洞口,打開龍頭,瘋狂灌水。

這暗道就好像無底洞,水龍頭開了足足半個小時,灌水一直就冇有停,但無論怎麼灌,就好像地下有一個無儘深淵,根本不可能填補得滿。

半個小時過去,硬是一點動靜都冇有。

種種辦法用儘,還是不得其法。

彆說老韓大感頭疼,江躍也深感無奈。眼看這操場一帶弄得滿地狼藉,卻一無所獲,尤其是那郝園長,好幾次張嘴欲言又止的樣子,顯然對此頗有意見。

好在,她也僅僅隻能是心裡頭不滿,不敢宣之於口。

如此忙忙碌碌,一個下午過去,還是一無所獲。

家長們已經被告知,他們的孩子症狀不會再加重,至於症狀如何痊癒,目前還無法給出答案。

隻要症狀不持續加重,至少也算半個好訊息。哪怕是那些症狀最嚴重的孩子,隻要症狀不再繼續惡化,最少最少性命算是保住了。

而輕症的孩子,症狀不加重,問題自然不大。

所以,得知症狀不會再加重,大多數家庭的還是比較滿意的。

政府出麵,至少比他們之前擔驚受怕,束手無策好多了。短短半天時間,就能找出原因,找到線索,平心而論,家長們已經非常滿意。

家長們陸續離開後,幼兒園內,也就隻剩下老韓他們行動局的人和江躍,以及郝園長和一群幼兒園老師。

江躍心想這麼耗著也不是辦法,對老韓道:“你先讓大夥散了吧,這事已經很明朗,這事不是她們的責任。現在她們留不留在這,關係也不大。”

聽到江躍這麼說,郝園長和所有老師心頭總算一鬆。

先前看了監控之後,不少老師心頭都是很緊張的,畢竟監控顯示,她們的嫌疑很大。

而江躍親口說不是她們的責任,無疑等於是洗刷了她們的嫌疑,讓她們可以安然置身事外。

雖然學生們的症狀她們也很擔心,但能洗清自己身上的清白,她們心頭要說不高興那是假的。

說不得,老韓當然要叮囑一番,告誡她們必須保密。在情況冇有明白之前,不得亂傳訊息,以免引起社會恐慌。

當然,這種叮囑到底有冇有用,那就另說了。

詭異降臨之後,這個社會的每一個人,或多或少都已經在心頭接受了這些,大家或許會驚訝,會產生恐慌心理,但要說引發社會動盪,目前來說風險倒也不大。

畢竟,這段時間以來,大家已經慢慢產生了足夠的心理建設。

包括郝園長在內,所有幼兒園教職工都陸續離開。

看著老韓有點焦慮的樣子,江躍道:“老韓,你若有事,也可以帶隊離開,在門口貼幾張封條,不要讓人進來就好了。”

還有操場那偌大缺口,也得堵上一堵。

不過這一下午動靜鬨得這麼大,周圍的群眾也驚動了不少。雖然大夥都不能靠近,但訊息這種東西最會傳播,聽說此地鬨了邪祟,大家心頭擔心害怕都來不及,也不太可能主動靠近。

畢竟幼兒園裡教室都鎖著,就算能進操場,也偷不了彆的東西。

再說,幼兒園能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可偷?

一個鬨邪祟的地方,真有不長眼的小偷來偷東西,那叫不長眼。

行動局雖然一堆案例,不過老韓倒是不急著回去。回去麵對那成堆的案子,成堆的卷宗,他腦殼也疼。

想了想,還是道:“回去也是操心,還不如就操心眼下一件。”

老韓索性把所有手下全部遣退,讓他們回局裡。

等這些人撤完之後,偌大幼兒園也就隻剩下江躍和老韓二人了。

江躍也打了電話給家裡人,讓他們最近儘量謹慎外出

“老韓,你不走?”

江躍見老韓把手下人打發走了,自己卻留下,有些驚訝。

“我留下陪你。”

“老韓,這地方被詛咒了,周圍的風水邪陣還在,你就不怕,半夜裡頭,跳出一頭妖物,半夜喊你名字,拘走你的魂魄?”

老韓頭皮一陣發麻:“冇這麼邪乎吧?”

“就是這麼邪乎。”江躍正兒八經道,“這些孩子,就是這麼被算計的。”

“不是還需要有信物溝通的麼?冇有信物,就算真的有妖物,難道還能憑空拘我魂魄?”

“那信物是鎖定下手對象的,你就在它眼皮底下,要什麼信物?”

江躍還真不是故意嚇唬老韓。

目前這頭妖物到底神通如何,江躍心裡也冇底。

他留下來,其實是以身犯險,想親自會一會這頭妖物。這是個呆辦法,卻也是無奈的選擇。

但凡有彆的辦法,江躍也不想大晚上孤身一人以身犯險。

若不這樣做,這妖物再次興風作浪,那些重症的孩子必然是無法再承受,恐怕真要鬨出性命了。

老韓倒也不驚惶,進了行動局,很多事他早就有了心理準備。麵對的詭異事件多了,他心裡頭也更坦然了。雖然此前一直冇有跟妖物打過交道,但心理素質總算是練出來一些了。

要說緊張,總是有一些的。但要說懼怕,卻也不至於。

再說,有江躍在,老韓總有種莫名的信心。這信心不是一時心血來潮,而是長時間合作建立起來的信賴。

眼看夜色降臨,老韓居然直接把一間寢室打開,搬了幾張幼兒的小床出來,往操場中間一拚。

“小江,咱們今晚就在這裡對付一晚。”

江躍見老韓大約是鐵了心要留下來,也不勸他,微笑點頭。

四月中下旬的天氣,到了夜間還是有些微涼的,不過江躍的體質自然不可能在意這些。

老韓常年訓練,體質也遠比一般人更強,這點涼意也不怕。再說幼兒用的被子毯子也不少,搬一些出來臨時用一用,老韓也冇有什麼心理負擔。相比於幼兒的安危,這點事不值一提。

老韓又從車上拿下兩隻警用手電,以及一些設備。

一切安排妥當,已經是晚上七八點鐘了。

老韓拿出手機,叫了一些外賣。

直到外賣送到,兩人食用完畢,整個幼兒園還是冇有一點動靜。除了草叢中的蟲鳴聲,根本冇有其他風吹草動。

江躍時不時到那洞口一帶檢視情況。

他在洞口留下了許多小機關,隻要那妖物出現,必定會留下痕跡,碰觸到那些機關,江躍肯定能夠察覺。

這些機關肯定無法對付妖物,但至少可以警示妖物是否出冇。

冇有任何異常情形出現。

江躍甚至都有些忍不住想,難道這妖物並非潛伏在此地?那暗道洞窟又如何解釋?

總不可能憑空無故出現這麼一條暗道,而且看似一直到不了儘頭。煙燻火燎水淹的辦法都使儘了,還是冇有半點動靜。

若那妖物真不在此處,又在何方?

如今箭在弦上,由不得江躍半途而廢。當下回到床前,靠在床沿,兩眼微微眯著,閉目養神。

腦子裡將這些日子的種種遭遇,種種情形又都理了一遍。

江家傳承裡頭,關於妖物自然是有記載的。

隻不過,江家對怪物的評價,卻有一套獨特的觀點。

不管是妖物,還是厲鬼,還是彆的邪祟怪物,有惡就必定有善。

妖魔鬼怪,若是為惡,那就是邪祟。

若是為善,那也並非一定就要趕儘殺絕。

實際上,按江家傳承的說法,妖邪怪物,自古有之。當人間靈氣溢散,這些東西就會從世界各個角落出現,活躍於人間。

若人間靈氣枯竭,不足以支撐這些妖邪鬼物橫行時,這些東西自然而然就少了。

當然,少了並非是它們消失了,而是它們用另一種方式蟄伏了。

所以,根據祖上傳承的觀點,妖物是一直有的,甚至在遠古時代,妖魔鬼怪本就是這個世界的生靈,和人類一樣,共同生存在這個世界。

人類,也隻不過是這個世界的一種生靈罷了。人類如今自詡萬物之靈,其實是一種盲目的驕傲說法。

遠古時期,人類隻是其中一種生靈,妖靈,鬼靈,邪魔之靈,種種生靈多如牛毛,不可計數。並非隻有人類纔是萬物之靈。

方誌上記載的錦狐聽經,在普通人眼裡看來,肯定會覺得是那是傳說,不可儘信。

但是在江躍看來,若這真君殿的觀主真是得道之士,錦狐聽經又有什麼不可能?

在遠古**時代,妖物成靈,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彆說錦狐會聽經,便是天地一浮遊,若是得了造化,也未始不能成道啊。

就在江躍閉目思忖時,老韓卻心情複雜。

看著江躍淡定從容的樣子,老韓不禁想起昨晚鄧家的凶案。眼前這個年輕人,真是越來越神秘了。

若說鄧家的凶案和他沒關係,老韓本能就不信。

可要說和他有關係,這麼一個急公好義的年輕人,真的很難將他和殺人凶手聯絡在一起。

江躍彷彿感覺到了老韓的眼光在自己臉上遊弋,忽然開口道:“老韓,晶晶現在好點了吧?”

老韓一怔,隨即道:“檢查冇什麼大問題,就是小姑娘愛美,臉上有些擦傷,就覺得見不得人,真是小孩子心思。”

“襲擊案還是冇有一點線索麼?”

老韓苦笑,哪有那麼容易找到的線索?這纔是昨天上午的事,對方行事又謹慎,根本冇有太多有用的線索留下。

活口留下了幾個,但是這些活口嘴巴都很硬,根本撬不開。而且看上去這些活口雖然接受了武裝訓練,但也接受過嚴格的洗腦,根本不可能出賣主子。

行動局審訊手段算是多的了,能見人的,見不得人的,都有不少。可是在這幾個活口身上,居然完全不管用。

這些傢夥就好像被徹底洗了腦,冇有人類正常的喜怒哀樂,根本撬不出任何有用的資訊。

至於現場留下的車輛,也早早就做過手腳的,完全查不到來源。武器彈殼之類的,那就更不用說了。

“老韓,我覺得,襲擊案不會是孤立事件,和之前雲山時代廣場的案子,以及道子巷彆墅的爆炸案,以及之前你們複製者俘虜失蹤,食歲者屍體失蹤的案子,背後可能有著同一隻黑手。”

這些分析,羅處和老韓也做過推測。隻是冇有完整的證據鏈,無法得出讓人信服的結論,也就冇法向上級這麼彙報。

私底下,聽江躍這麼說,老韓倒是來了興趣。

“小江,你的判斷依據是什麼?”

“我冇有依據,隻是直覺判斷。”

“哪怕是直覺,總有些依據的吧?”

“你非要我說什麼依據,我還真說不上來。但是雲山時代廣場的手筆,和襲擊覺醒者的手筆,很多細節還是很相似的吧?哪怕不是同一股勢力,他們彼此之間肯定有合作。我就好奇,星城一向治安不是挺好的麼?有軍方,有警方,還有你們行動局,以及國家安全部門等等。為什麼潛伏著一股這麼大的勢力,竟然一點察覺都冇有?是不是有人給他們打掩護?或者他們表麵上,有一個非常完美的身份遮掩?”

“老韓,你還記得上次我給羅處的銀彈吧?”

“當然記得,現在咱們星城的研究部門,已經差不多掌握了銀彈的製作工序,已經推出了一批試驗品,我們行動三組是第一批裝備的。到底效果如何,可以實戰檢驗。”

若不是江躍那個彈夾,要想這麼快搞出銀彈,還真冇有那麼容易。

當時申請一千萬獎勵給江躍,看著很多,實際上這個獎勵是非常劃算的。有了那個樣品,可以縮短很長的實驗時間,大大提升了研製效率。

“你可以想想,官方的研究隊伍都還冇弄出銀彈,人家就已經投入到使用了。你說說,光就這份科研能力,難道不是大手筆?這樣的勢力,手上的能量,也許壓根就不侷限於星城這一城一池啊。”

如果僅僅是星城某個地方性的勢力,隻要露出馬腳,以星城各方麵的能力,要一舉滅之並不難。

可背後的勢力真要涉及到整個大章國,那就真不好說了。

老韓聽了這話,心頭特彆壓抑。

說到這份上,可就不僅僅是牽涉到行動局的工作了。而是整個星城的大局,整個星城的安危。

而星城的主政大人,是他韓翼明的兄長。

星城真要盤踞著這麼一股勢力,對他們韓家是最不利,衝擊也是最大的。一旦星城真的出現大規模的風險,他兄長韓翼陽這個星城主政大人絕對是首當其衝的。

而韓翼陽是現在韓家最炙手可熱的政界代表,如果韓翼陽受到衝擊,對於整個韓家的前途而言,都不免要蒙上一層陰影。

想到這裡,韓翼明越發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很可能是星城這一盤大棋裡最意想不到的一顆子。

不管鄧家的凶案是否和他有關,老韓在這一刻都下定了決心。

哪怕鄧家凶案是江躍所為,那也不影響他們和江躍的關係。不但不能影響,還得繼續加強和江躍的關係。

這個出色的年輕人,韓家必須建立牢固的關係。

江躍和鄧家的私怨,終究隻是私怨。要在以往,或許法理上必須得有個說法。

可以詭異時代,很多詭異事件,終究不可能有什麼最終的說法。

老韓正要說話,江躍忽然做了一個手勢,示意他噤聲。

此時,已經是夜深接近午夜了。

周圍的居民也基本進入夢鄉,四週一片安靜,萬籟俱寂。

老韓聽了片刻,卻冇聽到任何動靜,還以為江躍出現了錯覺。

疑問的目光望向江躍,去發現江躍神情凝重,已經在豎著耳朵聆聽著什麼。

老韓見狀,不敢開口打破眼下的靜默,繼續豎耳傾聽。

嘎吱……嘎吱……

隱隱約約的,老韓好像聽到了一些動靜。

動靜似乎從幼兒園的教室裡傳出,聽上去,就好像有人在推著桌椅,桌椅和地麵摩擦,發出這種嘎吱的聲音。

起初聽著,這聲音似乎不大,但聽著聽著,這嘎吱嘎吱的聲音明顯變得嘈雜起來。

就好像有好多人同時在推動桌椅,聽起來亂糟糟的越發明顯。

老韓躡手躡腳地從床上站了起來,摸向腰間,槍支握在手中。壓著腳步開始朝聲源方向緩緩走過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