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科幻 >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 第89章 規矩是擺設嗎

-

鳳傾九絲毫不畏懼,臉上亦是一片冰冷。

她最初進入王府之時,便是月心眉執掌中饋。慕承淵現在又想將這個燙手山芋扔給她?絕對不可能。

中饋誰想要誰要,反正她不要。

“既然王妃不願意,本王便進宮向太後借位嬤嬤,前來教王妃規矩。”慕承淵俊容愈發陰沉,聲音不悅。

聞言,元宵心下一驚,緊忙扯了扯鳳傾九的胳膊,低聲提醒,“王妃,您就應了王爺吧。”

太後身邊的嬤嬤個個嚴厲,最重視規矩。若是她們被請過來,王妃不知道要受多少苦。

鳳傾九冷笑一聲,“你少拿太後壓我。”

太後身邊的嬤嬤又如何,隻要進了故桂苑,就要守她的規矩。

慕承淵那雙清冷的鳳眸眯了起來,周身蔓上溫涼,瞬間衝散了房中的暖意,讓人不戰而栗。

清明微微垂著頭,心裡不由得緊張。

丫鬟侍衛屏住了呼吸,連口氣也不敢喘。

許久,聽到慕承淵那沉沉的聲音。

“出去。”

“是。”清明拱手行禮,轉身出去。

丫鬟侍衛也隨之離開了。

元宵擔憂的看了鳳傾九一眼,也離開房間。

直到所有人儘數離開,慕承淵瞥向鳳傾九,歎了口氣,“你又在鬨什麼脾氣?上次不是說好了看賬本?”

鳳傾九抿唇不語。

“你剛入王府的時候,的確是側妃執掌中饋,我想著你對王府不熟悉,以後再接手也好。後來你不願管這些雜事,我便隨你去了。而今你也知道側妃的心思,王府在她手裡,我不放心。”慕承淵聲音不由得溫潤了些,好生解釋著。

聽到他的解釋,鳳傾九偏過了頭,還是不說話,心口莫名的有些悶。

“你先學著看賬本,等這陣子忙完,我從父皇身邊借個宮女來幫你,可好?”慕承淵再次開口,眉眼清潤,語氣像是哄著她。

“等這陣子過去,你便不讓我管了,可是真的?”鳳傾九懷疑的看著他。

“嗯。”慕承淵點點頭,唇角不經意間翹了起來,“你執掌中饋,這偌大的王府都是你的,想做任何事都可以。可以隨便出入王府,也不必向我彙報。好嗎?”

鳳傾九兩眼一亮,點頭應下,“好。”

她心裡打著小九九。

上次慕承淵給她的莊子每年都有不少進賬,這麼大的王府,肯定也有不少莊子,那進賬不都是她的嗎?

以後離開王府,她用銀兩的時候還多著呢。

想著,鳳傾九紅唇勾了起來。

就在這時,敲門聲響起,清明的聲音傳來。

“王爺,府中出事了!”

他的聲音急促。

慕承淵眸光驀地一沉,聲音涼薄,“進來。”

清明推門進來,神色複雜的看了慕承淵一眼,又看向鳳傾九,欲言又止。

“什麼事?”慕承淵隱隱不悅。

“府中傳遍了您與王妃的謠言,屬下覺得……有損您的清譽。”清明絞儘腦汁,才吐出“清譽”這兩個比較合適的字。

“說!”慕承淵道。

“昨晚您中催情香的事情傳了出去,府中人都說側妃為了您的傷勢,不惜泡冷水澡來壓製催情香,一心為您著想。可……”說著,清明麵色糾結,看向了鳳傾九,語氣頓了頓。

“看我做什麼?繼續說啊!”鳳傾九不明白。

“他們說側妃顧及王爺傷勢,可王妃趁虛而入,王爺本就虛弱的身子,更虛了……”清明的聲音一點點弱下來,可還是十分清晰的落入了兩人耳中。

“嘭”鳳傾九手裡把玩的茶盞掉到了地上,瞬間四分五裂,茶漬濺落。

她抬眸狠狠瞪嚮慕承淵,“我趁虛而入?”

慕承淵臉色也不好看,鐵青的嚇人。

他纔不虛!

“這……這是府中傳言。”清明驀地垂下了頭,眼神虛閃,頂著兩股攝人的壓力,他一瞬間有些喘不過氣來。

這傳言傳的栩栩如生,他差點都信了。

忽的他想起昨晚王爺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而王妃披著狐裘的畫麵,更是對著傳言信了幾分。

說不定王爺真的是……

鳳傾九冷笑,“府中的規矩是擺設嗎?下人都能隨便議論主子!”

清明將頭垂的更低。

“元宵。”鳳傾九朝外麵喚了一聲。

元宵當即推門進來。

“在我房中燃催情香的人可找到了?”她聲音涼薄。

“未曾,奴婢還在查。”元宵道,見自家王妃動這麼大怒火,心下不由得驚了一瞬。

“不必查了,吩咐下去,誰再敢亂嚼舌根,賞五十大板。”鳳傾九冷聲道,眸光淩厲。

“這……”元宵渾身一顫。

五十大板……

會把人打死吧?

慕承淵劍眉微微蹙起,那狹長的眸子凝了一瞬。

鳳傾九瞥他一眼,“你有意見?”

“冇有。”慕承淵搖頭道。

清明難以置信的愣住了,麵上儘是陌生。

這還是王爺嗎?

王爺何曾對旁人服過軟?更彆說這般和顏悅色了。

“還不快去!”鳳傾九瞪了元宵一眼。

“是。”元宵行禮,轉身匆匆離開。

元宵剛離開房間,迎春便過來了,臉色焦急,眼眶了徘徊著淚珠。

“王爺,側妃出事了。”她的聲音拖著哭腔。

慕承淵卻是連眼皮都冇抬,“側妃又病了?”

迎春似是冇想到他這麼說,愣了一瞬,而後很快恢複過來,道,“側妃昨晚泡涼水澡,受了風寒,整夜高燒不退。好像寒症複發了。”

聽到迎春的話,鳳傾九唇角不由得勾了勾,瞬間看明白她的心思。

她故意說起月心眉泡涼水澡,就是為了慕承淵心裡有一絲愧疚。

月心眉為了壓製催情香才泡涼水澡,引起了寒症。

“清明,拿著我的腰牌,去太醫院找太醫過來看看。”慕承淵眉頭微微蹙起,吩咐道。

“是。”清明拱手,離開。

對於慕承淵的冷淡,迎春有些難以置信,“王爺,您不去看看側妃嗎?側妃整夜都在喊您的名字。”

“側妃生病有太醫就好,本王又不是太醫。”慕承淵聲音冷淡,瞥了迎春一眼,又吩咐道,“你好生照顧側妃,本王有空再去看她。”

“可……”迎春張了張嘴,正欲說些什麼,瞥見慕承淵微沉的臉色,她點了點頭,行禮離開了。

王爺明明有時間。

陪著王妃用膳都不願意去看看側妃。

迎春心裡不由得沉了沉。

若是側妃知道王爺這般對她,估計又要鬨了。

鳳傾九眉頭微微挑起,“你不去看看,寒症可不好受。月心眉本就體弱,這再一折騰,小心把小命送走。”

慕承淵那深邃的眸子看著她,麵色不虞,“你想讓我過去?”

“你想去就去,跟我有什麼關係?”鳳傾九聳了聳肩,不以為然。

“再說了,怎麼說月心眉也是你的側妃,中了催情香還被你趕出去,估計她心裡也不好受吧。”她偏了偏頭,意有所指。

依著月心眉的性子,估計要恨死她了。

指不定正在謀劃著如何殺了她,奪走王妃之位。

鳳傾九眸光凝了一瞬。

慕承淵玉容清冷涼薄,又如九天瀉下的清風朗月,日華星光,矜貴高雅。

許久,他那如畫的眉眼微抬,聲音淡淡,“既然王妃大度,本王便如你所願,過去看看。”

話音未落,他一揮衣袖,起身離開。

隻留下一抹墨色的背影,修長挺拔。

鳳傾九有些不解。

什麼叫如她所願?

這跟她又有什麼關係。

慕承淵怎麼又生氣,她好像冇說什麼吧。

不就是讓他去看看月心眉,再說了,就算她不開口,他也會去看。

口是心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