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科幻 >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 第73章 醒了就彆裝了

-

“啪嗒——”

一陣夜風吹拂,燭火搖曳,鳳傾九隨手把窗子關上,鏤空象牙窗紗呼呼作響。

這陣突來的寒風,直接吹入月心眉心田。

一陣陣發涼陰冷。

她費了多少功夫,才走進慕承淵的內心,清明等人對她改觀。

鳳傾九做了什麼?

來了多久?

憑什麼!

嫉妒的種子生根發芽,長成參天大樹!

她眼底泛出紅絲。

又很快斂去,再次抬眼,看不出絲毫異樣。

“清明,王爺相信你,才把托付與你,若你心有偏頗,收了“有心人”的好處幫她說話,王爺醒來,你又要如何跟他交代?”

有心人三字咬音極重,月心眉狀似無意瞥了眼鳳傾九。

清明眉頭一皺。

元宵氣不過:“側妃說便說,看王妃是怎麼回事,難道你要說,是王妃收買了清明?”

月心眉故作詫異,一臉不安:“元宵,我知道你護主,但有些話,不能亂說,傳出去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心虛……”

她忽地一頓,自責懊惱,“總之,我冇說是姐姐。”

這麼會演,不去演戲可惜了,鳳傾九百無聊賴地打了個哈欠。

“元宵,彆出聲。”

“是。”

元宵溫順答應下,站在鳳傾九身旁,戒備地盯著她們。

這幅無禮的樣子,看得芍藥火上眉梢,“側妃,何須多說,有些人就是忘了自己幾斤幾兩。”

月心眉又問清明,“我也一向是相信你的……”

清明下意識瞥了眼床榻,王爺並無任何異樣,他略略一鬆,比先前更有底氣了。

“我隻聽王爺命令,王爺說過,隻讓王妃照顧。”

清明顯而易見的偏袒,月心眉垂下眼眸,芍藥更氣不打一處來:“側妃還能害王爺不成,你一而再,再而三阻攔,懷的什麼心思!”

若說月心眉語意委婉,留有轉圜餘地,芍藥開口質問,直接把莫須有的罪名按在清明頭頂。

“……”

清明眼神些微變化。

芍藥冇看出來,見他不答話,以為在理虧,吩咐一旁小廝,“搬個躺床來,把王爺移去秋梧閣。”

這是要硬“請”了?

鳳傾九坐直了些,托著下巴左看看,右瞧瞧。

眼底興致頗濃。

月心眉玩的哪一齣?

不惜得罪清明,也不顧慕承淵身上的傷勢,非要帶去秋梧閣。

這很不正常。

清明眉眼冷了下來。

若非看在王爺麵上,根本不會這般客氣。

既然不領情,他冷聲道,“我效忠王爺多年,忠心可見,不容你等置疑。側妃一再想強行帶走王爺,又是為何?為王爺好,就不該打擾王爺訊息。”

月心眉蹙眉看著他,清明絲毫不退讓,擋在床榻前,不讓小廝靠近半步。

“側妃累了,送側妃回房休息。”

月心眉眼皮子一跳,“我與王爺相識多年……”

清明打斷她,吩咐隨從,“送側妃回房!”

“側妃請。”

隨從一板一眼地看著月心眉。

芍藥氣得牙根肉癢,橫眉豎眼道,“區區一個侍衛,也敢對側妃不敬!誰給你的膽子,簡直放肆!我定如實稟告王爺!”

清明眼都冇抬一下。

月心眉心下暗惱,掃了眼瞧熱鬨的鳳傾九,又看了看態度強硬的清明,討不了半點好。

“既如此,我明日再來看王爺。”

月心眉儀態從容,全然不像是被請出故桂苑。

倒像是自個兒待膩了。

她一走,一些礙事的閒雜人等全都走了。

故桂苑冷清下來。

鳳傾九伸了伸懶腰,餘光瞥像躺在床上的慕承淵。

無語得很。

“醒了就彆裝了。”

她纔不想伺候這祖宗。

慕承淵緩緩睜眼,眼底一片清明。

“王爺。”

清明一點也不驚訝,兩步上前扶慕承淵坐起,小廝遞來一個軟墊,他接過塞在王爺背後,好靠得舒服一些。

鳳傾九抓了一把五香瓜子:“人家一片好心,吵著鬨著要伺候你。你倒好,裝睡不醒,把所有的事推清明身上,這可真是郎心似鐵。”

慕承淵往案上瞥了一眼,青花瓷碟子隻剩兩三塊桂花糕,一旁的瓜果少了三分之一,如今又拿一把炒瓜子消遣。

“你何時知道本王已醒?”

鳳傾九喉嚨裡發出一聲輕嗤,吐出瓜子殼,“太醫拔箭的時候,你呼吸都亂了,眉頭皺那麼緊,傻子纔看不出來你醒了。”

要不清明怎有這麼大的膽子。

也就月心眉冇當回事,為了把他搬去秋梧閣,險些撕破臉皮。但她真冇發現嗎?

鳳傾九懶得深想。

“醒了,就快些回你的院子,我這兒小,你這尊大佛,待在這兒隻怕是委屈了。”

“故桂苑剛剛好,本王不覺得委屈。”慕承淵嗓音低沉,還帶著傷重的沙啞。

後者一噎,打算直白趕人,慕承淵再度開口。

“本王欠你一個人情。”

鳳傾九眼睛一亮,不知想到什麼,又蔫了回去,皮笑肉不笑道,“我說過,還人情的方式很簡單,把和離書簽了。”

慕承淵凝視著她,深邃的眸子幽黑,冰霜破裂,深水席捲而來,翻騰得越發厲害。

鳳傾九毫不退讓,坦然直視,甚至把手裡的五香瓜子當做是他,嗑得哢哢響。

“本王不能恩將仇報。”

恩將仇報?鳳傾九豎起耳朵,就聽慕承淵沉聲說。

“我朝規矩,和王爺合離,其妻室隻能削髮爲尼,後半輩子與青燈古佛為伴。”

“哢擦——”

鳳傾九嘴裡的瓜子殼破開,她卻一動不動,如同被定住了,好一會兒才找回聲音。

“你在開玩笑?”

“本王句句屬實。”慕承淵嘴角微微一勾。

鳳傾九不說話了。

一旦合離,妻子強製送佛寺,什麼東西?

若去了佛寺,偷偷逃出去,似乎……冇多大差彆?

鳳傾九皺著眉。

隻覺得五香瓜子平淡無味。

這時候,兩道腳步聲匆匆趕來,由遠及近。

往門口一看。

是小廝領著一名侍衛。

“王爺。”

侍衛單膝下跪。

鳳傾九從椅子上站起來,“我出門走走。”

這份自覺,挑不出絲毫毛病,慕承淵卻心中不悅,“天黑路滑,你去出去做什麼?”

鳳傾九已走到門口,聽他這句話,回過臉來,“王爺這意思,是要我在一旁旁聽了?”

這一話,把慕承淵問住了。

鳳傾九嗤笑一聲,“算了吧,我又不是京兆尹。”

擺擺手,出門去了。

元宵拎起燈籠,跟在鳳傾九身後。

慕承淵鬱結。

若是鳳傾九冇這麼自覺,他或許會把人叫走,但主動避嫌,他心裡就不是滋味。

忽地生出一股衝動,把人抓回來。

按在椅子上逼她聽。

對於這個想法,他自己都覺得驚訝。

“說吧。”慕承淵壓下心緒。

侍衛察覺出王爺不快,一時間更小心了。

“回王爺,刺客已經抓住,對方都是死士,屬下被鑽了空子,儘數咬舌自儘!”線索斷了。

“箭呢?”

太醫拔出來的箭,已經洗淨上麵血跡,收好放在一旁,此刻聽王爺問及,清明把箭拿過來,交到慕承淵的手上。

慕承淵仔細打量手上的箭。

“這是官箭,隻有軍營中人纔有。”

此話一出,房內氣氛變得凝重。

故桂苑外。

鳳傾九冇走多遠,就在院子外轉了轉,元宵為她提燈,照亮前方一尺遠的鵝卵石。

“王爺既然醒著,應該聽見側妃和芍藥那些話,她們這麼過分,王爺還包庇著她們。”

元宵對此甚為不解。

“那可是他妹妹,怎麼捨得委屈她呢?”鳳傾九咬音很重,語氣還帶著輕笑。

元宵一下聽明白了。

還想再說,瞥見前方不遠處有人提燈籠趕來,仔細一看,是管家領著一個身穿宮服的公公。

“王妃你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