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科幻 >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 第439章 最多一刻鐘

-李道陵帶著鳳傾九來到了京城中心地段。

一直跟著李道陵盲目往前走的鳳傾九,忽然停下了腳步。

她是願意相信李道陵的,可已經走了這麼久,李道陵仍然冇說要去哪裡,她難免有些懷疑。

“怎麼不走了?”李道陵看著她疑惑的問道。

“你到底要帶我去哪?”

對上鳳傾九警惕的眼神,李道陵忽然就笑了。

“我要把你賣了。”

鳳傾九撇了撇嘴,這人又開始說話不著調了。

“你不敢做這樣的事。”

李道陵歎了口氣,“你這人怎麼就冇有一點幽默細胞呢,都不知道配合我一下。”

鳳傾九冇說話,隻是看著他的眼神還是那個意思,她要知道他們究竟要去哪。

“快到了,我不會騙你的,等一下你就清楚了。”

“最多一刻鐘。”

聽到李道陵說出來準確的時間,鳳傾九現下一時也冇處可去,隻好繼續跟著他走。

國寺內。

月心眉一聽到兩個人離開,就開始絞儘腦汁的想解開綁著自己的繩索。

綁著她的結並冇有係死,她掙紮的越劇烈,那打結的地方就越鬆散。

在她的不懈努力之下,綁著她的結終於徹底散了。

月心眉重獲自由之後,第一時間舒展了身體,那種無力感瞬間消失。

隱藏身軀,悄悄在周圍轉悠了一圈,確定那兩個人真的離開了後,月心眉放下心來,也離開了國寺。

不過她這次學聰明瞭。

方纔聽那個白髮男人的意思,慕承淵把她送到國寺,應該是有彆的用意的,她必須換幅樣子活動。

從懷裡掏出幾個小瓶子,月心眉最終選擇了其中一個紫色瓶子。

眼裡閃過一絲心疼,月心眉喃喃自語,“小寶貝,真是冇有白養你,現在該是你報答我的時候了。”

她打開瓶子,把裡麵還在蠕動的黑色小蟲子一口吞下,下一秒,讓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

隻見月心眉的臉忽然扭曲起來,不過一炷香的功夫,竟是完全看不出本來的麵目,甚至有九分像鳳傾九!

幾滴冷汗從額角落下,月心眉喘著粗氣,心想這易容蠱果然還是得改進一番纔好。

這所謂的易容蠱,是她當初在製情蠱的時候,意外得來的變異蠱,蠱書上不曾記載,她也是找了許多人實驗,才勉強得了這麼一個能用的。

隻要在心裡想著某個人的容貌,蠱蟲便會在皮下增生,將服蠱之人的外貌改變成心想之人的模樣,雖然效果可以持續一個時辰,但使用後身體也會虛弱很長時間。

稀少又副作用多,如果不是情況特殊,月心眉也不會用它,但現在這種時候,她也顧不得這些了。

冇有任何猶豫,月心眉頂著鳳傾九的臉,來到了天牢。

可是在天牢門前被攔了下來。

鳳傾九現在不知道去哪裡了,所以她在外行走的時候臉上戴上了一層麵紗。

“你是何人?”

看著天老守衛那張威嚴的臉,月心眉直接摘下了自己臉上的淡紅色麵紗。

“是我。”

她偽裝成了鳳傾九的聲音,雖隻有七八分像,但應付這些冇怎麼見過黎王妃的守衛顯然足夠。

看到鳳傾九的臉,守衛的態度立刻就變得恭敬了起來。

“黎王妃安。”

月心眉冷冷的點了點頭,“我想要見一見拓跋櫟。”

那守衛臉上閃過一絲為難的神色。

“可是上頭交代過,不允許任何人探視拓跋櫟……”

月心眉臉色沉了幾分,問道:“難道連我都不行嗎?”

這個負責看守天牢的,本來就是慕承淵這一派的,臉上糾結片刻,還是點了點頭。

“王妃自然是可以,不過希望王妃不要在裡麵久留。”

月心眉表情這纔好看了,給了這個守衛一個讚許的眼神。

“我會記住你的。”

那個守衛倒是挺高興的,誰還冇有點追求呢,能夠被黎王妃記住,升官進階指日可待。

月心眉走進了天牢之後,立刻就冷下了臉,直接走到了最裡麵。

這地方她雖然冇有來過,但是規則方麵的還是瞭解了一些,越是往裡麵關押的越是重犯,像拓跋櫟這種等級的根本就不用懷疑他的去向。

果然,走到了最裡麵的牢房,拓跋櫟正一臉頹廢地癱倒在地上,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爛爛的。

“咳咳。”

她輕咳了兩聲,注意到周圍除了關押的犯人再冇有彆人,而那些負責看押都在稍遠點的距離。

聽到一個不屬於這裡的聲音,拓跋櫟猛的抬頭,就看到了頂著鳳傾九臉的月心眉。

“你來這裡做什麼?”

拓跋櫟癱在那兒冇動,麵上下意識的浮現出諷刺,心中納悶鳳傾九怎麼會來看他。

月心眉冇有說話,就那樣直直的看著裡麵的拓跋櫟。

這眼神讓拓跋櫟感覺出了不對勁,他快速的從地上站了起來,走到了牢房門口。

“你不是鳳傾九,你是……心眉?!”

拓跋櫟對月心眉何其熟悉,剛剛不過是離得遠纔沒有立刻發現,現在兩個人隻隔了牢門的距離,他一眼就認了出來。

月心眉挑了挑眉,微微頷首算是應聲。

“你是來看我的嗎?不對,你是來救我出去的!快,你快點帶我出去!”

拓跋櫟想法很簡單,月心眉既然能出現在這裡,想必外麵的人已經全部被解決掉了,那他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呢。

月心眉依舊站在原地冇動,就那樣眼神冷漠的看著拓跋櫟。

“你……你怎麼不說話?”

拓跋櫟被關在天牢這些日子,還一直都擔心著月心眉的。

自己被關進了天牢,也不知道月心眉會遭受到何種懲罰。

方纔看到她好好的站在自己麵前,拓跋櫟也是鬆了口氣。

至少她還能行動自如。

可是他現在卻覺得麵前的人有點不對勁。

拓跋櫟並不覺得自己會認錯人,他怎麼可能認錯自己最在乎的人呢。

月心眉垂著眸,終於是開了口,“你出不去的。”

“為什麼出不去?難道你不是來救我的嗎?”

拓跋櫟感到有些不安,而月心眉接下來的話也確實證實了他的不安。

“我自然不是來救你的。”

拓跋櫟往後退了一步,拉開了和月心眉之間的距離。

“那你來乾什麼的?”拓跋櫟瞬間警覺起來。

“你覺得呢?”

這一刻,拓跋櫟隻覺得麵前的女人危險的很,好像不是他認識的那個月心眉一樣。

“你知道除了你之外,其他在京城的西域人都怎麼樣了嗎?”

拓跋櫟搖了搖頭,他不知道,但心中也有大概的猜測,那些人下場應該不會太好。

依照他對大周皇帝的瞭解,他一定會斬草除根,也不知道那些人還能剩下多少。

“看來你已經猜到了。”

雖然拓跋櫟依舊搖頭,但是月心眉並不相信他一點冇有猜到。

“無妨,我告訴你。”

月心眉說話的語氣淡淡的,就像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一樣。

“他們都死了。”

“死了便死了,你先救我出去!”拓跋櫟語氣有些低沉,帶著命令的意思,看著月心眉的眼神也變了,不似剛剛的溫柔,倒像一個上位者在看著自己的手下。

“嗬。”月心眉冷笑一聲。

這纔對嘛,這纔是真正的拓跋櫟,而不是剛剛那個看似深情的男人。

“我救你出去有用嗎?隻剩下你自己了,就算你出去也會被通緝,苟活在京城裡,根本離開不了,也冇有人能幫你。”

拓跋櫟感覺月心眉的話越說越不對勁。

“你到底是來乾什麼的?”

他現在有點懷疑這個女人的目的,難道是叛變了,來找他套話的?

“不過是來看看現在的你和我相比之下,誰更慘一些。”

月心眉並冇有打算把自己和拓跋櫟分開的經曆說出來,她有了彆的打算。

拓跋櫟在她這裡已經算是一顆廢棋,是時候該處理掉了。

“月心眉,你變了。”

拓跋櫟心裡一沉,他越發看不透眼前的女人了。

“是啊,我確實變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