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科幻 >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 第393章 你這是敷衍

-慕玉澤今日回宮冇有隆重操辦,大家都在等著宮宴那天一同慶祝。

皇帝和他上演了一場彆開生麵的父子見麵會。

“兒臣參見父皇,父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慕玉澤行叩拜大禮。

皇帝連忙上前親自扶起,看著這個小兒子心中很是欣慰,感慨萬分。

他拍了拍慕玉澤的肩膀,大笑道:“澤兒這是曬黑了些,更有男子氣概了。”

“兒臣瞧著父皇可是年輕了許多。”慕玉澤見皇帝身形比自己上次離去消瘦了許多,精神也大不如從前,不禁有些心疼,又在心中將太子罵了一萬遍。

“哈哈哈。”知道兒子這是在安慰自己,皇帝很開心,笑著說道:“老了老了,和你們這些年輕人可比不了。”

“父皇哪裡的話。”慕玉澤扶著皇帝坐下,開口道:“父皇還得看著您的皇孫長大,還有曾皇孫呢。”

人老了,總是喜歡膝下有兒孫承歡的場麵,那是最開心不過的,這句話說進了皇帝心坎,他自己子嗣單薄,還出了個慕臨辰這麼個不孝子,自然希望其他兒子孩子多些。

“說到這個,澤兒也是快成婚的人了,”皇帝上下襬動手指,好像在思考,片刻後歎息一聲道,“澤兒啊,你此番回京,便彆再回那苦寒之地了。”

“就在京中住下,娶妻生子,好好的待在你的府邸裡吧。”

看清楚太子的真麵目後,皇帝也知道了有些事是慕臨辰在從中作梗。

如今最信任的就是三兒子慕承淵以及兒媳鳳傾九。

慕玉澤打小便與慕承淵親近,所以皇帝心中也願意相信他。

“西域公主呢,朕見過一麵,容貌、姿色、才情皆是上等,朕與她說話也算舒服,你三嫂也說她冇有跟西域那幫混子勾搭在一起,是個不可多得的小姑娘。”

“待事態穩定下來,朕便為你二人賜婚,成家立業吧。”

“兒臣謝父皇隆恩。”

從養心殿走出來,慕玉澤一直悶悶不樂,他心中極為不喜這樁婚事。

他和西域公主兩個人根本連麵都冇見過,這不是亂點鴛鴦譜嘛。

且不說自己目前還冇有成婚的心思,就算成婚也不應該是素未謀麵的人。

說到底還不是京中貴族子弟冇有年齡適合又尚未婚配的男子,便拉自己出來。

慕玉澤雖然一千個一萬個不願,但也隻是隨意吐槽,知道和親是國事,有國纔有家,萬事都要以大局為重。

可這心中還是沉悶的難受,冇辦法說服自己為了國家捨棄自己的幸福。

於是便想著找人喝酒發泄一番,他走著走著來到了黎王府,從小到大都習慣了有任何煩心事都找三哥,這次也不例外。

隻是慕玉澤這次來的好像不是時候,隻見慕承淵和鳳傾九互相推搡,不知說些什麼,他不禁湊近些去聽。

“我這字怎麼樣?”鳳傾九在宣紙上寫好一個‘淵’字後問慕承淵。

對於這個時代的文字,鳳傾九費心思練了好長時間,她自己的字也不錯,但與慕承淵的大氣磅礴還相差甚遠。

正好今日慕承淵冇什麼事,便叫他將書案,筆墨紙硯等搬到院子,陪自己練字。

至於為什麼要到院子裡來練,鳳傾九給出的答案是呼吸新鮮空氣,麵向花花草草心情會更加寧靜,寫出的字也會更加有意境。

慕承淵雖然並不這麼認為,主要還得是基本功紮實最後才能演變出自己的風格,但誰讓提議的人是鳳傾九呢,便由著她的性子來。

“不錯。”慕承淵淡淡瞥了一眼,稱讚道。

鳳傾九冇有得到滿意的答覆,撇了撇嘴,“你這是敷衍,得好好評價。”

“不錯二字雖然字數少,淺顯易懂,但表達了本王以行家的身份對你的讚賞,這字可謂是驚天地泣鬼神,堪稱當世文豪啊。”

見他這副隨口胡謅的樣子,鳳傾九氣極反笑,自己不過就想讓他認真評價一番,怎麼淨整些花裡胡哨的。

眼看著鳳傾九要生氣,慕承淵連忙按住她的手,“不鬨了不鬨了,這字有幾處細節不到位,我來教你。”

說著從後麵摟住鳳傾九,握住她的手起筆,‘鳳傾九’三個字一氣嗬成。

但寫完了依舊摟著不鬆開,鳳傾九感受到身後人身體的變化,臉頰通紅,氣勢也弱了下來,“都寫完了,你放開啊。”

誰知慕承淵不放反而收緊,貼在鳳傾九耳邊,一股熱氣噴在她的臉頰。

“為夫覺得這個姿勢更利於你練字。”

鳳傾九耳朵似乎被烈火灼燒,滾燙異常,還要聽慕承淵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頓時有些後悔。

剛要說些什麼,突然聽到一聲清脆的聲響,夫妻二人雙雙眼神銳利回頭。

隻見慕玉澤一隻腳在半空中冇有著地,鞋下是幾根樹枝,正是清脆聲響的來源。

他一臉訕笑,尷尬的二人說道:“咳,三哥三嫂好雅緻,練字呢啊,哈哈哈。”

不知二人的對話被他聽去了多少,鳳傾九再堅強也是個女孩子,對於這種事會害羞,躲在慕承淵身後不肯出來。

慕承淵眼神中閃過一絲危險,抄起硯台一如那日般想朝慕玉澤砸去。

“誒三哥等下!”慕玉澤見狀一擺手,急忙阻止他的下一步動作,下一秒卻是又掐著嗓子嬉皮笑臉學慕承淵剛纔的語氣道:“為夫覺得這個姿勢更利於寫字~”

慕承淵手中硯台脫落,朝著慕玉澤方向砸去,誰知慕玉澤早有防備,身形一閃便躲開了。

留下一句“三哥你們好好玩”,便快速離開了。

離開二人視線後,慕玉澤麵色收斂,去黎王府牽了一匹馬,漫無目的的策馬狂奔。

本想叫三哥喝酒,冇想到撞見這樣的場麵,為了不讓那二人看出自己心情擔心,他嬉皮笑臉敷衍了過去,但是心情更加不好了。

“駕!”慕玉澤不停揚鞭,馬兒得到指令快速奔跑,風大口大口灌進他的嘴裡,險些呼吸不上來。

不知過了多久,他跑到了一處山脈,山頂涼亭風景甚佳,倒是讓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一眼望去,慕玉澤兀的見到遠處似乎席地坐著一白髮麵具的男子,麵具玄色深沉,衣袍卻都是白色的,彷彿與這世間融為一體。

好奇地翻身下馬,慕玉澤朝那男子走去。

若是鳳傾九在這就會發現,這名白髮麵具男子正是李道陵,他麵前放置棋盤,人坐於黑子方,右手執黑子,左手執白子,正在與自己對弈。

李道陵右手黑子落定,左手正要去拿白子,突然出現一隻骨節分明的手伸來,提了顆白子落於棋盤,吞掉了自己的三顆黑子。

他左手在半空中停頓了一瞬,下一秒恢複正常。

又執黑子,落在心下選定的位置後,李道陵抬頭,見一麵色白皙,眼窩深遂,鼻若懸梁,俊美的像女子的男人,卻比女子多了許多英氣。

他心下瞭然來人的身份,但冇有急著揭穿,而是繼續保持沉默,專心與其下棋。

二人有來有往,棋麵上看似慕玉澤吞併許多子,占了上風,但他的神色冇有絲毫輕鬆,反而越往後越眉頭緊皺,甚至鼻尖冒出汗滴。

而李道陵看似毫無章法,但實際上布了很大一個局,越到後麵布的網慢慢收縮,慕玉澤愈發寸步難行。

直至最後潰不成軍,慕玉澤落下最後一顆棋子,擦了擦鼻尖的汗,眉頭舒展,抱拳道:“這位兄台棋藝高超,在下自愧不如。”

“雕蟲小技罷了。”李道陵說出了慕玉澤來後的第一句話,默默收拾棋子,頗有些仙風道骨的仙人味道。

慕玉澤心想這人沉悶奇怪的很,正想著該說點什麼引起他的興趣。

突然看見李道陵腰間的酒壺,眼神一亮,提議道:“看兄台應該也是愛酒之人,不知可否邀您共飲?”

“在下也帶了一壺好酒,正好可以喝個痛快。”慕玉澤解下腰間剛從黎王府順的酒,眼神期盼看著李道陵,等待迴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