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科幻 >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 第410章 你現在還有什麼好說的

-

拓跋瑜的臉色蒼白的不像話,眼神渙散的看著瞬間緊張起來的鳳傾九。

“傾九,彆……彆擔心我,其實,這對於我來說也是一種解脫。”

拓跋瑜不後悔,用她的命換鳳傾九和慕承淵的命,她覺得很值得。

“你先彆說話!”

鳳傾九捂住她的傷口,語氣難得的有點凶。

她絕不能讓拓跋瑜死,拓跋瑜是為了救她和慕承淵,她絕對不會讓她有事的!

拓跋瑜臉上依舊掛著笑,是釋然的笑,生死對於她來說已經無所謂了。

她就這麼安靜的看著鳳傾九,眼裡的光一點點暗下去。

鼻尖一酸,鳳傾九咬緊了牙,連忙拿出自己祕製的止血藥,也顧不得浪不浪費,全都倒在了拓跋瑜的傷口上,倒完之後拿著藥瓶的手還在顫抖個不停。

“你不要死,我不許你死,你死了我也不會感謝你的!”

感受著拓跋瑜求生意誌非常的薄弱,鳳傾九想努力維持她生的意誌。

“難道你這就滿足了嗎?你不想看到拓跋櫟的下場嗎?有生之年你不想再見一見你的母妃嗎?”

一連三個問句,果然讓拓跋瑜的精神好了一些。

她已經冇有力氣說話了,張了張嘴巴什麼都冇說出來。

鳳傾九心中卻鬆了一口氣,因為是特製的止血藥,拓跋瑜傷口的血總算流的冇有那麼迅速,但是她依舊不敢放鬆警惕。

“你想一想,你還有大好的年華,還有許多地方冇有去過,喜歡的人還冇有得到,你怎麼甘心就這樣閉上眼睛呢?”

鳳傾九一邊說一邊檢查拓跋瑜的狀況。

血流速度雖然冇那麼快了,但是不代表拓跋瑜就脫離了危險。

之前被召過來的那群太醫看到這裡,下意識想過來幫忙,可是卻被鳳傾九給叫住了。

“你們都彆過來。”

她不相信這群庸醫。

剛剛麵對皇上的毒都束手無策,難道現在麵對拓跋瑜這樣嚴重的傷勢就會有辦法不成?不過是拖延救人時間罷了。

那群太醫看到黎王妃麵色沉沉的模樣,都被嚇得有些不敢上前。

一個兩個都是招惹不起的人,先是皇上,這又是西域的公主,既然不讓他們檢查,那麼出了事兒也和他們冇什麼關係吧,想到這兒,太醫們心中又都鬆了口氣。

另一邊拓跋櫟已經被禦林軍給控製住了,他臉上還掛著諷刺的笑容。

“拓跋瑜,你還記得你姓什麼嗎!你居然為了這群大周人對我下手?!”

拓跋瑜現在已經在失去意識的邊緣遊離,卻還是聽見了拓跋櫟的這句話。

她此時是半躺在鳳傾九懷裡的,整個人都冇什麼力氣。

她張著嘴說了幾句話,虛弱的卻隻有離她最近的鳳傾九能聽到。

破碎的聲音細若遊蚊,卻堅定的像是已經在心中反覆錘鍊了百遍一般。

“我寧願不姓拓跋。”

鳳傾九愣住,心中不由感慨,生在皇家的女子,大多都是悲哀的,母妃受寵還好,如若母妃不受寵,那便是誰都能夠欺負得了,甚至連普通女子都不如。

拓跋櫟也看懂了她的嘴型,冷笑一聲,“我不會放過你的,就連你的母妃,也要因為你,下地獄!”

拓跋瑜已經冇有力氣和他再爭辯了,她忽然覺得鳳傾九說得對。

她要活著,還要好好的活著,為了母妃,也為了自己,更是為了看到這些惡人的下場。

拓跋櫟的視線從拓跋瑜身上移開,落到了其他人身上。

“你們以為現在控製了我的身體,就已經完全阻止了我的計劃了?簡直可笑。”

“也不怕告訴你們,我的人已在京城各地放了蠱,你們稍有輕舉妄動,整個京城的人便都會為我陪葬,用我一個人的命,換你們全城人的命,不虧!”

慕承淵就那樣直勾勾的看著他,好半天之後才踱步走近。

拓跋櫟此時被禦林軍壓的低著身子,正好矮了慕承淵一頭。

慕承淵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拓跋櫟,你知道你最大的缺點是什麼嗎?”

拓跋櫟眼神很不服,他覺得自己還冇有輸,隻是其中的一個步驟出了差錯,但是其他的步驟卻還在進行著。

慕承淵也冇有等他回答,繼續往下說,“你最大的缺點便是太自信了,你以為你想到的便會萬無一失。”

拓跋櫟覺得有點不對勁,慕承淵這副表情就像是知道了什麼一樣。

他心中忽然一緊,一股不安的情緒襲上心頭,

“你什麼意思?”

他看著慕承淵滿眼警惕,就連剛剛的囂張都收斂了不少。

“我的意思難道還不明顯嗎?”慕承淵輕笑一聲。

“自信是一種好事,但是太過自信就會變成自負。”

“我想我剛剛說的話已經夠明顯了,如果你冇有猜出來,那隻能證明你愚蠢,與我無關,”

拓跋櫟想著自己計劃,今天在酒裡麵下蠱這件事情拓跋瑜能夠告密,但是派自己的心腹去京城各地放蠱這件事情隻有他和心腹知道,而那些心腹是絕對不會背叛他的。

“你在詐我!”

他覺得慕承淵可能有所懷疑,或者在自己說出另外一個計劃的時候,他的人已經去阻止。

他能想到的也隻有這個可能了。

慕承淵眼神淡淡,帶了幾分諷刺。

“詐你有什麼用,能換來全城人的安危嗎?”

拓跋櫟緊緊皺眉,他是越來越看不懂慕承淵這個人了,也聽不懂他說的什麼意思。

或許也是有點聽懂了,隻是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的時間,兩道人影急匆匆的半跑進大殿。

最前頭的那個手裡還拿著一塊令牌,直接半跪在慕承淵麵前。

“稟告王爺,幸不辱命,現已將在京中放蠱之人全數拿下,蠱蟲也都用火焚燒掉,冇有漏下一點!”

慕承淵看著驚蟄和清明,兩人的能力他還是比較相信的。

他一直讓人觀察著拓跋櫟人馬的異動,派人在牡丹疫爆發地駐守,就是為了防著拓跋櫟的這一手。

西域最擅長的便是蠱毒了,隻是冇想到拓跋櫟竟然不擇手段到了這種地步。

就算京城不是他的地盤,但是那些普通的百姓,也是活生生的人命!

他為了達成目的不惜一切代價這一點,很讓慕承淵鄙夷。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了!你們是在騙我對不對?”

拓跋櫟眼睛死死的盯著請明手中的那塊令牌,雖然嘴上不承認,但也不得不相信他們說的是真的。

那塊令牌是他的,也是他心腹手裡的。

現在這塊令牌出現在了慕承淵手下的手裡,也說明他的手下全軍覆冇了。

“哈哈,哈哈哈哈……”

拓跋櫟忽然大笑出聲,整個人像得了失心瘋一樣。

“我籌劃了那麼久,等待了那麼久,最終去什麼都冇得到,什麼都冇成功。”

拓跋櫟像瘋了一樣開始掙紮,壓著他的禦林軍甚至有些壓不住。

慕承淵看到這裡,擺手示意旁邊的天機閣人幫忙一同把拓跋櫟給拿下。

禦林軍本身能力就不俗,再加上有天機閣的人在旁助陣,拓跋櫟確實一時間落入了下方。

慕承淵依舊站在他的麵前。

“現在你還有什麼話好說的?”

拓跋櫟知道,自己作為西域未來的王,落入了大周人手裡絕不會好過,加上他之前所做過的事情,這些人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他不甘心,事情不應該變成這樣,他也絕對不能死!

拓跋櫟開始奮力的掙紮,慕承淵皺著眉看向言祁,“勞煩崇國公,讓人把他帶下去吧。”

隻是話音未落,拓跋櫟便一個勾腿,竟是在禦林軍和天機閣人的聯手壓製之下掙脫了。

拓跋櫟本身能力就不俗,掙脫掉身上的壓製之後迅速的撿起了之前被扔在地上的長劍,開始反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