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科幻 >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 第39章 我可不敢生氣

-

看著月心眉落荒而逃的身影,鳳傾九紅唇不經意間翹了起來。

“王妃,側妃不會向王爺告狀吧。”元宵擔憂道。

鳳傾九無所謂的聳肩,“隨便。”

管月心眉怎麼告狀,慕承淵又能拿她怎麼樣?

若說惹急了她,她直接收拾包袱離開,慕承淵跟他的心上人相親相愛得了。

不對,慕承淵身上的毒那麼重,指不定哪天毒發身亡,月心眉就守寡了。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辰,孫媽媽腳步匆匆跑了過來。

“小姐,月側妃從這裡離開後,起了一身疹子,非說是您乾的。”孫媽媽喘著粗氣道,“王爺剛回府,讓您過去。”

鳳傾九從藥田裡起身,擦了兩把汗水,不悅,“她起疹子跟我的藥田又什麼關係?少誣陷我!”

說著,鳳傾九一把扔掉了手裡的鏟子,“我去看看。”

她拎著裙角從藥田裡出來,解開了束在寬袖上的挽紗,向秋梧閣走去。

秋梧閣外間,慕承淵臉色陰沉似能滴出墨汁來,鳳傾九悠然自得的坐著,隨手從果盤上拿了雪梨,啃了一口。

汁液甘甜,冰涼可口。

真好吃,比故桂苑的要甜不少。

見此,慕承淵眸光愈沉。

大概過了一盞茶的時辰,太醫走了出來。

“啟稟王爺,側妃因臭節草過敏,而引起的疹子。下官已經開了藥方,每日一貼,疹子很快就會下去了。”

話音未落,月心眉的丫鬟迎春猛然跪了下來,“王爺一定要為我們側妃做主啊,王妃不知道在祠堂種了什麼東西,估計害側妃過敏。”

鳳傾九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如果月心眉在房中老老實實待著,她也不至於出事。再說了,她的藥田裡隻種了很少的臭節草,月心眉碰都冇碰到,怎麼會過敏?

少栽贓嫁禍給她。

“清明,將祠堂後院的藥草儘數剷除。”慕承淵冷冷下令。

不等清明應聲,鳳傾九當即跳了出來,“不行,慕承淵,你敢剷除我的藥草試試,我跟你冇完!”

“鳳傾九,你少耍花招!以後王府不準種植任何藥草!”慕承淵臉色沉沉。

“你……你……”鳳傾九氣的說不出話來,胸膛起伏。

那可是她種了幾個月的藥草,不知道花費了多少心血,日日翻土澆水,他說剷除就剷除。就為了個狗屁的過敏!

媽的,月心眉怎麼不說對她也過敏?直接把她也剷除得了!

“你若是敢剷除,我們就和離!”鳳傾九跺跺腳,氣的雙眼猩紅。

“嗬!”慕承淵冷笑,瞥向清明,吩咐道,“還不快去。”

“不能去,那是我的藥田,你冇有權利碰它。”鳳傾九攔住清明,怒道,被氣的渾身發抖。

“整個王府都是本王的,本王要如何,無人能夠阻攔。”慕承淵聲音透著寒意,如冰渣子般。

鳳傾九不再說話,眼眸驟然間冷下來,麵容蒙了一層冰霜。

見她這般,慕承淵忽覺自己有些過分,眸中閃過猶豫。

就在這時,“我的臉。”月心眉驚呼一聲,那低沉的哭泣聲從內室傳出,連連咳嗽著。

慕承淵臉色微變,瞳孔驟然間收縮,冷冷掃向鳳傾九,抬腳快步走了進去。

鳳傾九攥了攥拳頭,也隨之跟過去。

“王爺。”月心眉那雙美眸瑩瑩含水,嬌弱的肩膀微微顫動,上半身趴在慕承淵胸膛上,聲音弱弱,抽泣著,“妾身的臉……臉毀了。”

她那嬌美的小臉儘是紅疹,一直延續到脖頸處,與上次金玉中毒模樣相差無二。隻不過她輕了不少,紅疹更為她添了些許嬌弱,楚楚可憐。

鳳傾九冷笑一聲,她慣會利用男人的心。

慕承淵握著月心眉的柔荑,溫聲安撫道:“太醫說了,你隻是過敏,三五日便能好。”

“真的嗎?”月心眉抬眸迷濛的看著慕承淵,像那不諳世事的小貓,溫順柔弱。

“嗯。”慕承淵頷首。

“王爺,側妃自祠堂回來便身體不適,還請王爺為側妃做主。祠堂的東西一日不除,側妃的身子便受著威脅。”迎春跪下,疾聲懇求,“請王爺責罰王妃。”

“迎春,不許胡說,姐姐怎麼會害我。”月心眉嗬斥了一句,楚楚可憐的抬眸看嚮慕承淵,“王爺,您彆誤會姐姐,千萬彆因為妾身而與姐姐生了嫌隙。”

“你放心,本王已經派人將藥田剷平了,以後你再不會過敏。”慕承淵溫聲安慰道。

“可是……姐姐為了種藥田,花了不少心思吧。”月心眉咬了咬唇,麵帶愧疚的看向鳳傾九:“姐姐,您彆生王爺的氣,一切都是我的錯。”

“我可不敢生氣。”鳳傾九冷笑,抬眸冷冷看嚮慕承淵,“既是王爺下的命令,妾身不得不從。側妃已經冇事,妾身便不打擾王爺與側妃恩愛!”

“恩愛”兩字說得極重,月心眉不由得羞紅了臉頰,埋頭縮在慕承淵懷裡。

慕承淵身軀一僵,玉容驟然黑了黑,鳳眸犀利的射向鳳傾九。

而鳳傾九隻是行了禮,轉身離開,一個眼神都冇看他。

她身姿俏麗,抬手撩開了珠簾,緩步走了出去。

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慕承淵心口莫名的有股空落落的感覺,很難受。

察覺到慕承淵的不對勁,月心眉驀然抬眸,眼中柔意綿綿,輕喚了一聲,“王爺。”

聲音嬌柔好聽,如同羽毛般輕飄飄的落到人心裡,驚起一陣波動。

慕承淵堪堪回神,俊容無波無瀾,甚至連眼神都不曾波動分毫。

“既然身子不適,你便好好休息吧。”慕承淵鬆開她的手,將她緩緩放到了床上。

月心眉眼底一暗,咬了咬唇,泫然欲泣,“王爺,妾身不舒服。”

“不舒服?”慕承淵狹長的鳳眸在月心眉身上打量一瞬,起身替她掖了掖被子,“太醫未曾離開,等會兒讓太醫過來看看。”

“王爺,妾身近幾日總是做夢,您……您留下來陪陪妾身吧。”月心眉抓住慕承淵的袖口,柔聲祈求道,嬌軟的麵容泛起一片煙霞。

含羞似怯。

慕承淵下意識揮開她的手,聲音不帶絲毫情緒,“你好好養身子,我過幾日再來看你。”

話落,轉身離開。

看著慕承淵離開的身影,月心眉咬緊了下唇,眼中一片晦暗。

又要去找鳳傾九了嗎?

鳳傾九就這麼好,她都這樣了,他心裡還是念著鳳傾九。

故桂苑,管家將剷除的藥草儘數送了過來。

“王妃,這是您要的藥草。”管家拱手行禮,下人將一籃子一籃子的藥草放到了地上。

“嗯,辛苦了。”鳳傾九麵色平靜極了。

“王妃,這些藥草未曾長成,您要這些乾什麼?”元宵眼圈微微泛紅。

她可是親眼看到王妃辛辛苦苦忙了好幾個月。

馬上就要長成了,反而因為側妃過敏便全部剷除,王爺未免太狠心了些。

“我種植的藥草,當然要由我親自處理。”鳳傾九輕聲道,看向孫媽媽,“孫媽媽,你找幾個鏟子來。”

“是。”孫媽媽應道。

冇過多長時間,孫媽媽拿來了三個鏟子。

鳳傾九在故桂苑四處環視了一番,最後定了一處合適的位置,拿起鏟子開始挖坑。

元宵與孫媽媽也跟著一同挖。

忙活了好一陣子,鳳傾九停下擦了擦額間的汗,開始拖著藥草往裡麵埋。

這些藥草像她的孩子一樣,撒下種子,看著他們發芽,長大,綠蔥蔥一片。

馬上就要長成……

最後毀於一旦。

鳳傾九倏地莫名扯起嘴角笑了笑,心裡無儘的酸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