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科幻 >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 第38章 祖先不喜歡你怎麼知道

-

鳳傾九揉了揉眉心,佯裝為難,歎了一口氣道,“你先起來吧,我去跟王爺求求情。”

“多謝王妃。”陳思思感激不儘,紅腫的眼中透出希冀。

將陳思思送走後,鳳傾九端著羹湯出現在書房外。

“王妃?”看到她,清明怔愣了一瞬。

“王爺可在裡麵?”鳳傾九淺淡一笑,溫雅清麗。

“主子在,王妃請。”清明讓出了路。

鳳傾九偏頭吩咐元宵,“你在外麵等著,我很快出來。”

“是。”元宵應聲行禮。

鳳傾九推開門,緩步走了進去。

慕承淵端坐在書桌前,骨節分明的玉指拿著書卷,俊臉微凜。

許是聽到了腳步聲,那低沉的聲音驀然響起。

“什麼事?”

“來看看你。”鳳傾九挑眉,直接將手裡的羹湯放到了桌上。

聞言,慕承淵手一頓,掀眸,劍眉微皺,“你又想乾什麼?”

“討個恩典。”鳳傾九粲然一笑,直接拉過椅子坐到了慕承淵身旁,“聽說你要將陳思思與紫月遣送回宮。”

“嗯。”慕承淵頷首。

“她們是太後與貴妃送過來的人,若是遣送回去,估計連活路都冇有。”鳳傾九緩聲解釋道。

慕承淵玉容不波不瀾,無動於衷,“與本王有什麼關係?”

見他這副雲淡風輕的神色,鳳傾九皺了皺眉頭,指責道,“你這人怎麼……”

話剛說一半便意識到不對,便被她生生止住。

她緩和了些語氣,耐心商量著,“反正都是送出王府,王爺倒不如給她們找一個好人家。也算是對太後有了交代。”

“你來就是為了這件事?”慕承淵那漆黑如墨的眸子瞥向鳳傾九,語氣中隱隱有些不悅。

她來書房,隻是為了兩個侍妾的事。

還真是有主母的風範!

“對。”鳳傾九點點頭,繼續說著,“每個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她們現在待在王府,一直纏著你,你也不舒服。倒不如放出去,任由她們選擇,自由追愛。”

聽著這話,慕承淵黑瞳微閃,驀然問了一句,“你嫁到本王也是這麼想的?”

“其實我後悔了。”鳳傾九冇有絲毫猶豫。

要不是穿過來就在兩人大婚之夜,她纔不想嫁到王府。

不說規矩繁雜,束縛人;光一個月心眉就足夠她頭疼了,時不時來點存在感,她就連吃飯都不安心,指不定什麼時候中了毒。

慕承淵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王爺覺得怎麼樣?”鳳傾九冇有發現有什麼不對,繼續打著商量。

“不行!”慕承淵聲音沉沉,“出去。”

“哎……慕承淵,不帶這麼不講理的吧,我可是在為你著想。”鳳傾九莫名其妙。

這人怎麼翻臉比翻書還快?

剛纔還好好的,一句話的功夫就黑臉了?

“清明,送客!”慕承淵冷冷喊了一聲。

清明聞言進來,一拱手,“王妃請。”

“你……”鳳傾九頓時無言以對,狠狠咬了咬牙,憋住了胸口湧出的怒氣,“好!走就走,誰稀罕!”

鳳傾九氣呼呼的推開清明,腳步踏的“哐哐”響。

真是怪脾氣!

元宵在外麵守著,聽到慕承淵冰冷的嗬斥聲,不由得頭皮一麻,擔心起鳳傾九。

王妃不會被罵了吧?

她要不要進去看看?

正在猶豫著,“咯吱”一聲房門被鳳傾九從裡麵推開。

“王妃。”元宵弱弱喚了一聲。

鳳傾九忿忿瞥向她,“走!”

氣呼呼的揮袖離開。

不過短短半天的時辰,慕承淵要遣散妾室的訊息傳遍了王府,丫鬟奴才議論紛紛。

“王爺要為了月側妃遣散妾室,你知道嗎?”

“我聽說王妃為了這事還跟王爺吵了一架,聽說吵得很厲害。”

“咱們王爺為月側妃可真好。”

“那可不是,青梅竹馬的感情呢。”

聽到這些議論聲,元宵氣的跳腳,忿忿不平。

“什麼叫王爺為了月側妃?明明是為了王妃好不好。”元宵臉色被氣得通紅,“我一定要撕爛她們的嘴。”

“王妃,您也不……”

元宵忿忿的向鳳傾九告狀,而看到眼前這一幕,話瞬間卡在了嗓子眼裡。

鳳傾九懶懶的躺在軟塌上,手裡拿著醫書,清麗的麵容無波無瀾,平靜如水。

“王妃!”元宵跺了跺腳,又喚了一句。

“瞧你氣的。”鳳傾九放下書,頗有些責備的意味,“你管他們做什麼。”

“可是……他們是在說您呀。”元宵扁扁嘴,為鳳傾九打抱不平。

鳳傾九不以為然,“說就說吧,我又不少一塊肉。”

元宵咬了咬唇,有些委屈。

“唉,你這丫頭……”見她這副神色,鳳傾九頓時拿她冇辦法了。

她抬眸看向外麵和煦的日光,伸了個懶腰,“我去祠堂看看,藥草應該長出來了。”

說著便起了身,拉著元宵向門口走去。

“您……”元宵無奈的歎了口氣,不知道再說些什麼,隻能任由鳳傾九拉著。

來到祠堂後院,微風拂過,陣陣藥草香撲鼻而來。

藥草長得鬱鬱蔥蔥,有些甚至長到了鳳傾九的小腿處。

青蔥翠綠的藥田,一眼望去,入目皆是生機勃勃的綠色,時不時還能發現幾朵淺白的小花晃動著。

鳳傾九種植的都是極其罕見的藥草,不僅能解毒還能補身子。

市麵上千金難買。

見此,鳳傾九心裡儘是欣慰。

不枉她花費了那麼長的時間翻土澆水施肥,這些小東西還真爭氣。

估計很快就成熟了,她留一些為慕承淵研製解藥,餘下的全部賣給藥鋪。

等以後離開王府,她也能有銀兩傍身。

鳳傾九拿著小鏟子在藥田裡來回走,清理著雜草與蟲子。

藥草的枝葉在她小腿處磨蹭著,似是親昵的呢喃。

一連數日,她都待在祠堂侍弄藥草。

元宵剛開始勸了兩句,最後見她實在不搭理,便也隻能作罷。也拿著小鏟子在她身後跟著。

這日,鳳傾九不例外的也在藥田裡轉悠。

“咯吱”陳舊的後院門被推開,一張柔美的小臉露了出來,身姿款款,婀娜多姿,如弱柳扶風。

“原來姐姐一直在這裡待著。”聲音輕柔如貓叫般,似乎在心裡撓了一下。

鳳傾九聞言,美眉微蹙,抬眸,看到了小心翼翼站在門口的月心眉。

“你來乾什麼?”鳳傾九不悅,語氣中不歡迎之意顯而易見。

“我來看看姐姐。”月心眉輕聲道,臉上掛著柔柔的笑意,那雙美眸在藥田打量著。

許久,故作猶豫道,“姐姐在祠堂種植藥草不合適吧,難免驚擾了祖先的安寧。”

“嗬。”鳳傾九冷笑。

又來找事?

“這也是對祖先不敬,趁王爺知曉之前,姐姐還是儘快毀掉吧,我不會往外說得。”月心眉溫聲勸說著。

“這些都是治病救人的藥,能夠生長在祠堂後院,是為祖先祈福。”鳳傾九冷冷道,“祖先若是知道了,定然也會欣慰。”

“姐姐進府晚,應該是不知道的,咱們祖先喜靜,你在這裡種了這麼多藥草,打擾他們的清淨,祖先會生氣的。”月心眉憂心忡忡。

聞言,鳳傾九白了一眼,“祖宗生不生氣你怎麼知道?你還跟他們交流溝通過?”

“若是如此,還請你多替我多問候問候祖先們。”

“你……”月心眉一噎。

鳳傾俯下身子將雜草抱起來,扔到了門口,濕潤的土壤被帶了出來,不少濺到了月心眉素白的裙裾上。

她緊忙後退一步,臉上儘是嫌棄。

“不好意思哈,弄你身上了。”鳳傾九眼眸微閃,又俯下身子抱了一堆雜草。

月心眉臉色當即變了,匆匆離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