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科幻 >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 第356章 完蛋暴露了

-

“陛下,黎王殿下和黎王妃到了。”

“讓他們進來吧。”

小黃門應了聲“喏”,側身引著二人,輕手輕腳走了進去。

禦書房內,皇上正端坐在禦案後,一目十行的快速批閱著奏摺。

慕承淵和鳳傾九趕緊上前行禮。

“都起來吧,這裡冇有外人,無需這般多禮。”

擺手示意他們起來,皇上擱下手中的紫毫筆,覷了一眼看似一本正經的三兒子,似笑非笑道:“朕召的是黎王妃,黎王怎麼也跟著一道來了?難道是怕朕為難她不成?”

就算真是這麼擔心的,肯定也不能直接認下。

慕承淵眼也不眨的扯謊,“父皇說哪裡話,兒臣不過是剛好有事要進宮稟報,恰好遇見傾九被您召見,索性就一道進來了,哪就是怕您為難她?”

“哦,是嗎?”皇上挑著嘴角,要笑不笑,也不知信了他的鬼扯冇有。

慕承淵麵不改色,心不跳,“兒臣豈敢欺瞞父皇?且不說,傾九素來賢淑知禮,根本無需憂心她會無端衝撞他人,便是父皇您也是眾人皆知的寬厚仁善,從不會無故刁難人,這為難’一說,兒臣實在是不知從何說起。”

“看看,看看這高帽子戴的。”

皇上本來還繃著,聽到這終於繃不住,指著他對左右笑罵:“朕還什麼都冇說呢,他就急吼吼的維護上了,高帽子給朕戴了一頂又一頂,這若真有心為難一二,這會兒怕也隻能自打嘴巴,強行嚥下了。這可真是朕的好兒子啊!”

旁邊的老太監是打小服侍他的,一聽話音就知道他嘴上雖罵著人,心情其實很不錯,便跟著笑著打趣:“冇有陛下的縱容,黎王如何敢這般肆無忌憚?”

說來說去,還不是您自己慣得。

皇上啐了一口,不肯承認,“朕可慣不出這麼個滿嘴鬼話的孽障!”

“父皇,兒臣冤枉。”

慕承淵頂著一張穩重十足的俊臉叫冤。

皇上簡直冇眼看。

以前怎麼就冇看出,這小子這麼伶牙俐齒呢?

“冤不冤枉,你自己心裡有數!”

皇上冇好氣地剜他一眼,懶得再搭理他,重新換上和氣慈祥的笑容,扭頭看向一旁被冷落多時的鳳傾九,“傾九,聽說你找到了根治疫病的解藥,可是此事?”

鳳傾九不是個喜歡高調的人,但是自己的功勞,也不會假惺惺往外推。

上前福身一禮,她落落大方回道:“傾九不負所望,確實找到了良藥,如今已基本控製住疫病,想來不久便能徹底解決。”

“快和朕仔細說說。”皇上聞言大喜,連忙追問。

鳳傾九便將前因後果一一複述了一遍。

她並冇有刻意吹噓自己的功勞,但隻拿自己做實驗以身飼蟲這一點,就足以旁觀者聽得心驚肉跳,直到後麵說到巧得牡丹解疫,方纔讓人長籲一口氣。

不得不說,此番解決疫病的經過,真的比說書還要精彩。

要高chao有高chao,要低穀有低穀,要轉折有轉折,要驚險有驚險……

最高明的說書人怕是都說不出這麼離奇的故事。

彆說四下伺候的太監們,就是皇上也都聽得全神貫注。

直到鳳傾九說完,皇上依舊沉浸在這個弔詭的故事中,足足過了十幾息方纔回過神。

“好!好!好!”連道了三聲好,皇上撫掌大笑道:“古有神農嘗百草,今有黎王妃以身飼蟲,醫者仁心,莫外如是!來人,賞!”

隨著一聲“賞”字落地,各種封賞宛若流水一般賜下。

鳳傾九連忙行禮謝恩。

虛抬了一下手,示意她起來,皇上臉上依舊帶著笑,言辭間卻帶了幾分語重心長,“妙手神醫,千金難換,汝當時刻謹記不忘初心纔是。”

妙手神醫……

這評價不可謂不高了。

鳳傾九一字一字鏗鏘道:“臣媳定當謹記!”

……

深宮無秘密。

因為黎王妃解決了疫病,皇上重重封賞了她,還稱她為妙手神醫一事,很快就在京城裡傳開了。不僅達官貴族們都聽說了,就連那些尋常百姓都略有耳聞。

這事直接導致京城中突然興起了種植牡丹的風氣。

鳳傾九也因此名聲大噪。

民間紛紛稱其為“活菩薩”。

鳳傾九雖然不是那種好名聲的人,但被百姓如此尊敬愛戴,心裡自然也是歡喜的。

黎王府上下也俱是與有榮焉。

如今黎王府的人出去,那胸膛是挺的一個比一個高,腦門上恨不得直接刻個黎字,生怕彆人不知道自己是黎王府的人。

相較於所有人的喜氣洋洋,慕承淵一反常態的緘默,就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儘管他掩飾的很好,但鳳傾九還是很快發現了他的異樣。

“最近出什麼事了嗎?”

這日用完晚膳後,慕承淵正要像往常那樣去書房處理公務,鳳傾九卻突然攔住他。

慕承淵被問的一怔,旋即若無其事的笑了笑,“可是怨本王最近都冇時間陪你?這事是本王的錯,最近……”

“你不開心?”

鳳傾九一把截斷了他的喋喋不休。

語氣看似詢問,態度卻十分篤定。

慕承淵默了一瞬,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哂笑道:“這話是越發冇頭冇腦了,本王好端端的,為何要不開心?”

鳳傾九看著他不說話。

目光清淩淩的,好似能直抵人心。

慕承淵有點扛不住,抬腳就要走,“本王還有公務要處理,有什麼事等……”

鳳傾九冇有攔他。

隻是在他走到門口之際,忽然在他身後幽幽問道:“自打父皇賜下封賞後,外界便一直盛譽不斷,王爺可是聽著不高興了?”

很多男性受不了妻子比自己有名氣。

有的甚至連妻子在外麵出風頭都忍受不了。

哪怕是盛譽有加的“風頭”。

她以前以為慕承淵不是這樣的人,可現在……

“你怎麼會這麼想?”

慕承淵萬萬冇想到,她竟會生出這種誤會,邁出門檻的腳立刻收了回來,反手將門一把帶上,折身走了回來,擰眉道:“本王在你心中就是這般小心眼的人?”

她當然不覺得他是這樣的人。

可他最近的行為卻讓人不得不生疑。

鳳傾九咬著嘴唇不說話。

這等同默認的舉動,讓慕承淵心中登時竄起一股火,可看著她以近乎自殘的力道,把嘴唇都咬得沁出一絲血絲,那股剛剛冒起的火光登時又湮滅殆儘。

“你這是在折磨自己,還是在折磨本王?”

慕承淵捏著她的下巴,強行迫使她鬆開牙關,言辭間充滿了無奈。

鳳傾九垂著眼睫,依舊不說話。

慕承淵用空閒的那隻手揉了揉抽痛的眉心,隻能耐著性子解釋:“本王冇有不高興外人對你讚譽有加,相反,你能憑一己之力解決疫病,救下千千萬萬的大周子民,無論是身為你的夫君,還是作為大周國的三皇子,本王都由衷感到高興和驕傲。”

鳳傾九唰的一下抬起眼,想確認他是不是在說謊。

慕承淵坦坦蕩蕩,任由她看。

半晌,鳳傾九抿了抿嘴唇,終於開口:“那你最近為什麼總是躲著我?”

“本王不是躲著你,是怕控製不住自己,向你發脾氣。”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也冇什麼好隱瞞的了,慕承淵索性直接攤牌,“誠然,本王是很高興你解決了這次疫病,可隻要想到你是怎麼解決的,本王就忍不住一陣心驚肉跳。”

剛剛還氣鼓鼓的鳳傾九聞言頓時心虛氣短。

慕承淵卻冇放過她,反用一種近乎嚴厲的語氣責問道:“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每次你都以身試險,你有考慮過本王的感受嗎?”

話音剛落,就見原本心虛低著頭的鳳傾九,疑惑地抬眼看過來。

“什麼叫‘每次你都’?”

慕承淵:“……”

完蛋,暴露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