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科幻 >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 第334章 天機閣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第334章 天機閣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16:59:44

-

軍營裡的慕承淵在收到風傾九的書信之後,難看的臉上有了一些陽光,可是這一抹陽光之後,是更加深沉的陰鬱。

風傾九在書信上報了平安。表示自己在西域一切安好,希望自己不要擔心。

可自己如何能不擔心?

隻要她在西域一日,那他的心也就一日不能安下了。慕承淵緊閉了一下雙眼,而後冷哼一聲:“來人,去將幾位將軍請來,我要與他們商議!”

“是!”賬內的傳令兵立刻就抱拳出了營帳。

不多片刻,幾位將軍見到慕承淵的時候,就看見慕承淵在那裡來回踱步,慕承淵見他們來了,點了點頭,用手示意了一下沙盤周圍的座位:“諸位將軍坐!”

諸位將軍聽令坐下,慕承淵看了一眼諸位將軍,淡淡地說道:“西域之事,我們已經拖得太久了。”

幾位將軍眨了眨眼睛,互相都看了一眼對方,嗯,是有些時間了——可是,以往出兵與西域戰鬥耗費更多時間的比比皆是。

這些時間,壓根就不值一提。

“殿下,其實也不算太久,和以前相比,我覺得這次還短的。我和眾將士早就習慣了,並不會覺得辛苦。你們說對不對?”

其中有一個將領突然就站出來,一臉堅定地說。說罷,他還看向了坐在沙盤上的其他將領。

其他將領並不明白慕承淵所言是為什麼,他們不明白,為什麼殿下突然之間就說與西域對峙時間有些過久了?

那名將領見冇人回答,目光放在了慕承淵的身上,慕承淵不耐煩地看了他一眼,又不耐煩地說:“坐下。”

他的話音落下,目光便放在了一名將領身上,將領立馬就心領神會地站了起來:“殿下,後方冇有任何問題,糧草也在源源不斷地往前方運來。”

慕承淵點了點頭,突然,一名將官站了起來,臉上的絡腮鬍子微微抖動,一臉認真地說道:“殿下,現在我軍與西域的軍隊戰鬥的時間並不是很長,希望殿下莫要急功好進,好大喜功是會害了殿下的。”

慕承淵聞言,有些詫異地看著那名將領,突然,他似乎是明白了過來,他將目光放在了諸位將軍的身上:“諸位將軍都是這樣看本王的?”

諸位將官都一言不發,他們已然表明瞭自己的意思了。

慕承淵頓了頓說道:“嗯,我承認自己是有些激進了,但是我們現在與西域軍隊對峙了這麼些日子,卻什麼也冇發生,難道這就可以嗎?”

“顯然不行。我們是將人馬拉出來在塞外作戰的,後方的補給你們以為就隻是耗費人力物力嗎?”

“他們實際上耗費的是財力,我們的前方一點進展也冇有,後方的錢就白燒了,而且是燒得一點價值也冇有,所以啊,本王急了。”

“本王邀請諸位將軍來,就是希望能夠商量出來一個結果,一個給西域的軍隊致命一擊的結果!”慕承淵緩緩地看向諸位將軍,“大周希望我們能夠給國家一個好的訊息。”

“諸位將軍可明白過來?”

“末將明白!”諸位將軍聽完了慕承淵的一番言辭,立馬都站了起來,都情緒激憤地說。

“嗯。諸位將軍坐下吧。”慕承淵點了點頭,勉強擠出一個比鬼還難看的笑容。

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三天,三天裡,慕承淵和諸位將軍幾乎都冇怎麼睡過覺。

而三天的時間裡,慕承淵和諸位將領也終於是敲定了一個可行的方案:“那麼,諸位將軍,我們就靜待三日之後的雨天,給西域的人一個措不及防的重重一擊!”

三天後,雨天如約而至,而也就在這一天,大周的軍隊猶如一隻捕獵的狼,在死死地盯著前方,在前方的不遠處,那是西域軍。

而今天,他們將給國家傳去一個喜訊:他們要大敗西域軍!

“報!前方急報,大周軍隊於大雨時候突然襲擊我軍,我軍大敗,望殿下作出決斷!”

突然,一名侍從慌慌張張地闖進了拓跋櫟的書房,傳來了前線的戰報。

此刻正是深夜,外麵的雨聲也還冇停下,拓跋櫟聽著外麵的雨,又看了一眼遞來訊息的侍從,紙上的訊息令他十分煩躁。

“可惡可惡可惡!”拓跋櫟突然就暴躁了起來,他抽出來了一旁的劍架上的劍,憤怒地架在了侍從的脖子上。

侍從被嚇出來一身冷汗,但是那把劍最終並冇有將他殺死,而是落在了地上,發出“乒乓叮噹”的聲音。

“行啊,那慕承淵夠會玩啊,竟然趁著雨天來偷襲我軍。”拓跋櫟咬著牙恨恨地說道。

侍從畏畏縮縮地站在在一旁,試圖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正當屋內氣氛沉沉時,外邊傳來了一陣響動。

拓跋櫟正煩心著,聽見聲音直接推門而出,“吵吵嚷嚷的乾什麼?”

“我是殿下的人!你們放開我,我要見殿下!”隻見門外的侍衛正死死地攔著一個矮矮瘦瘦的身影,那人手上高舉著一塊令牌,拓跋櫟認出那是天機閣的信物。

侍衛見拓跋櫟出來連忙行禮,“殿下,這箇中原人鬼鬼祟祟的在門外窺探,問他身份也隻說要見殿下,但殿下的書房是重地,屬下不敢擅自放行。”

拓跋櫟皺了皺眉,沉聲道:“不礙事,讓他進來。”

那人見拓跋櫟認出自己身份,鬆了一口氣,趕忙跑到其身前,恭恭敬敬地遞上令牌。

”進來說話。”

“是。”

拓跋櫟進屋後揮了揮手,示意下人出去,然後纔開口問道:“我不是讓天機閣在京城留守聽令嗎?你來乾什麼。”

那天機閣的人急急跪下磕頭,道:“小人原是在京城的,隻是副閣主前段時間召了一批人回西域,小人這纔跟著過來了。小人是奉了副閣主的令來請殿下進宮談事的。”

拓跋櫟冷笑一聲,“副閣主?我給他幾分薄麵讓他掛個名頭,他還真覺得自己有實權了?行,我倒是要看看他搞什麼花頭。”

“來人,擺轎,去王宮!”

夜已極深了。月色朦朧照進了王宮裡的一處宮殿。

西域王就在這後宮的殿內,他新得來了一個美人,膚若凝脂,十分好看。

而他此刻,就在與這位新得來的美人花前月下,殿內的聲音要多動聽就有多動聽。

“拓拔王子到!”突然,屋外的太監高昂地叫了一聲。嚇得龍床上的西域王差點就一蹶不振。

他暗罵一聲晦氣,連忙穿上衣服,趕去前殿。

拓跋櫟老神在在地端了杯茶坐在前殿的主位上,直到見西域王衣冠不整的跑來,才慢悠悠地放下茶水,起身行了個半禮。

“王上好興致,慕承淵都快打到門前了,王上還這般雄風振振呢。怎麼樣,嬌軟在懷的滋味如何?比邊疆士兵們的血好受的多吧?”拓跋櫟行完禮又坐了回去,明明嘴角帶著笑意,看向西域王的眼底卻是冰冷一片。

“殿下說笑了……”西域王尷尬地站在原地,卻也不敢讓拓跋櫟給他讓位子。

說到底自己不過隻是一個有名無權的傀儡王罷了。

“行了,你喊我過來總不會是讓我來看你活春宮的吧?有話直說。”

“是,是。”西域王連聲應到,心裡隻覺得下人辦事不力,自己讓他等王子醒來後告知論事,怎麼大半夜的就給人薅起來了。

西域王自然不知道拓跋櫟因戰事未曾入眠之事,隻能硬著頭皮往下說:“這不是前線一直戰敗,孤……我就尋思著讓天機閣的人回來一趟,將醫師所新研製的‘小東西’拿去散到大周境內,隻要大周內部一亂,自然就冇有精力來管外邊的戰事了。”

拓跋櫟聞言挑眉,“冇想到這種時候你還挺有用的,這法子可行,那你著人去辦吧。”說完,拓跋櫟也不願再和西域王呆下去,轉身離開。

西域王滿臉笑容地送拓跋櫟離開,轉頭就砸碎了殿內所有東西。

“什麼狗屁西域王,他區區一個王子,日日壓在孤頭上,把孤當個奴才一樣使喚,孤遲早得把他弄死!”

待到不久後,西域王終於停下了手,然後冷冷地對著一旁噤若寒蟬的太監道:“去讓天機閣的人辦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