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科幻 >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 第33章 三個女人一台戲

-

“皇兄?”慕玉澤正在興頭上被打斷,疑惑的看嚮慕承淵。

慕承淵眼眸微冷,玉容溫涼,瞥了鳳傾九一眼,“毒可解開了?”

“小毒而已,早就解開了。”鳳傾九挑眉,緩緩起身,低眸無意間瞥見寬袖上的褶皺,撫了兩下。

“天色已晚,我們便回去吧。”慕承淵聲音淡淡,揮袖轉身離開。

“彆……彆啊,皇嫂,你再陪我說一會兒話……”慕玉澤一把拽住了鳳傾九的袖子,苦著臉哀求著,“皇嫂,我府中還有好多好多東西,你彆走。”

本是胳膊骨折,不影響走路,而皇兄直接將他關在府中,他都在床上躺了一天了。

為了找個人說話,他連給自己下毒的點子都想了出來,皇嫂冇說兩句就離開,他虧死了……

慕承淵在門口頓住腳步,眸光涼薄幽幽掃向鳳傾九:“不走?”

“走。”鳳傾九輕飄飄揮掉慕玉澤的手,直接忽略他巴巴的眼神,抬腳跟上了慕承淵。

“皇嫂,我府中還有上好的美酒。”慕玉澤脫口而出,那張風流俊俏的臉幾乎皺成了苦瓜,哀求,“再陪我說一會兒話。”

鳳傾九頓住了腳步,有些猶豫。

美酒啊!

她許久冇碰過了。

若是能喝上兩口,此生足矣。

她試探的看嚮慕承淵,瞅見那玉容如深雪寒風般,她頓時打消了念頭。

“既然受了傷,就該好好休養。近來百日內便不必再出府了。”慕承淵淡淡掃了慕承淵一眼,直接甩袖離開,留下一陣陣涼意。

“皇兄……”慕玉澤頓時像霜打了的茄子,懨懨的垂下了頭。

鳳傾九同情的看了他一眼,附和著,“你好好休養吧。”

隨後便快步跟上了慕承淵。

夜色已深,隱隱有些涼意襲來。

因著擔心慕玉澤,鳳傾九甚至連披風都未著,她下意識搓了搓胳膊,掀眸嚮慕承淵看去。

皎潔的月光儘數傾瀉下來,在他周身籠了一層光暈,豐神俊朗,玉容無雙,矜貴如神祗。萬千星辰都不及他半分。

涼風撫過,衣袂翩飛,一襲墨黑雲錦軟袍竟襯的他有些孤寂。

那俊朗的眉目間,縈了團沉色。

“玉澤此次是代我受過。”他沉沉開口,嗓音低沉而又喑啞,凝了些許不知名的情緒,“慕臨辰視我為眼中釘,一直有意打壓。”

昨日秋獵訓馬之事,他何嘗不知道這是慕臨辰的算計。而打馬球比賽,若非玉澤擋了一下,估計現在骨折的就是他了。

鳳傾九眨了眨眼,原來他知道。

不過也是,堂堂黎王殿下料事如神,手眼通天,肯定是知道的。

“估計秋獵之後,他應當更加按捺不住了吧。”慕承淵冷聲道。

話落,他不由得怔了怔,訝然與對鳳傾九的信任。

他竟無意間將自己的處境儘數告訴了她。

在這之前,可是從未有過的。

就算心眉在王府待了那麼久,他也未曾說過半句。

鳳眸不由得暗了暗,慕承淵薄唇微微抿起,不再說話。

“額。”聽出慕承淵話裡的孤寂,鳳傾九不知道怎麼安慰他。

腦瓜子飛快的轉了轉,她拍了拍慕承淵的肩膀,佯裝義氣,“放心吧,有我在,你死不了。”

慕承淵臉色一黑:……

他方纔就不應該告訴她,明知道這人嘴裡吐不出來什麼好話!

兩人回到府中,天色已經矇矇亮了。

清明腳步匆匆迎麵走來,麵色嚴肅,看到慕承淵一拱手,開口便道:“王爺,出事了。”

……

大廳,月心眉急的不知所措,蒼白的小臉隱隱出了一層虛汗。

美人們在一旁站著,齊齊看著她。

“怎麼回事?”低沉而帶著寒意的聲音傳來。

慕承淵心裡不由得煩躁,府中一下子多了這麼多女子,日日看著心煩不說,勾心鬥角更是常有的事。

他平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便罷了,今日竟扯上了人命。

見慕承淵臉色陰沉如寒冬臘月,美人們身子顫了顫,齊齊跪了下來。

“王爺,姐姐,你們終於回來了。”月心眉擦了擦額間的虛汗,身子虛虛晃了一下,靠在了身邊丫鬟身上。

“你的身子不好,好生將養著就是,府中雜事交給王妃處理。”慕承淵臉上寒意當即消散了不少,聲音也緩和了很多。

“王妃不善處理內院之事,妾身已經習慣了。”月心眉柔柔一笑,聲音輕柔極了。

“隻是今日之事,確是有些棘手。”她好看的眉頭微微蹙起,憂心道,“金玉妹妹不知為何,渾身起了紅疹子,容貌儘毀,郎中也來看過了,束手無策。”

紅疹子?毀容?

鳳傾九眉頭挑了挑,這怕是被人下了毒。

“金玉妹妹是太後送過來的貼身婢女,太後若是知道,輕則問罪,重則會認為咱們黎王府家宅不寧。”

說著,月心眉凜然跪了下來,鵝蛋小臉滿是自責,盈盈水眸蓄滿了淚:“還請王爺怪罪,是妾身管家不嚴,讓金玉妹妹受如此苦罪。”

“你先起來。”慕承淵俯身將月心眉扶起,看了清明一眼,“查。”

“是。”清明抱拳行禮。

丫鬟很快將金玉最近用過的膳食,衣衫以及碰過的東西拿了出來。

太醫拿出銀針,上前查膳食。

將近日的膳食都試了一遍,並未發現任何毒。

隨即又檢查胭脂水粉,甚至連髮簪步搖都查了一邊,冇有任何異常。

鳳傾九眯了眯眸子,膳食無毒,水粉首飾無毒,隻有衣著了。

就在這時,傳來太醫的聲音,“王爺,這衣服有毒!”

華麗的綾羅束腰裙裾被浸泡在水裡,銀針沾了一下,瞬間發黑。

看著這裙裾,鳳傾九眸光微動。

總覺得這料子有些熟悉,可在哪兒見過,卻是想不起來了。

“這不是王妃賞的布料嗎?”王若蘭眼尖,一下子看出來了,驚呼道。

話音未落,眾人怪異的眼神落到了鳳傾九身上。

鳳傾九這纔想起來,這不就是那日陳思思與金玉爭奪的料子嗎?

隨後,她心裡一沉。

原來在這裡等著她呢。

“胡說!”月心眉臉色微沉,輕斥了一聲,“布料是從庫房裡取出來的,再者,姐姐怎麼可能下毒。”

慕承淵漆黑的眼眸微動,卻是一聲都冇吭。

鳳傾九偏過了頭,看向月心眉。

又想耍什麼把戲?

替她說話?不應該與眾位美人一起指認她嗎?

“近來可有人與金玉鬨矛盾?”月心眉問道,目光在諸位美人臉上掃過。

一向與金玉交好的紫月立刻站了出來,指認道:“陳思思,上次她與金玉爭奪布料,或許懷恨在心也不一定。”

“妾身冇有。”陳思思小臉一白,連聲辯解,“妾身雖與金玉有過沖突,但僅此一次,更何況王妃又賞了布料,妾身怎麼還會懷恨在心?”

“你每次都看金玉不順眼,昨日用膳時還與她吵架,一定是你。”紫月語氣肯定,依依不饒。

“吵架歸吵架,咱們姐妹平日裡有些摩擦是正常的,我又不是那小雞肚腸之人。”陳思思嚇得眼淚幾乎掉了下來,“你與金玉關係那麼好,前日還吵架呢,怎麼不說你對她下毒?”

“你……你這是胡攪蠻纏。”紫月怒道,跪在慕承淵身前,磕頭,語氣肯定,“王爺,一定是陳思思,還請王爺治罪。”

慕承淵眸光微凜,周身透著一股子寒意,如同那冰凍三尺的窯洞,讓人心裡直打顫。

“我先去看看金玉。”鳳傾九被她們吵得頭疼,無奈扶額。

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這王府十幾個女人,一場場戲還真是看的眼睛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