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科幻 >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 第299章 你可有後悔過

-

月心眉的臉上掛著一副冷冰冰的神色,整個人顯得有些傲慢,有種拒人之千裡之外的冷漠。

拓跋櫟來到京城的事情雖然讓她心中驚訝,但很快月心眉的思緒就跑到了慕承淵的身上。

她抬眼看了西域人一眼,心中冇有怎麼在意拓跋櫟來這裡的原因,她現在擔心的是,鳳傾九有冇有將自己告訴她的事情跟慕承淵說。

月心眉越想越急,皺了皺眉,敷衍的點了一下頭,“我知道了。”

西域人觀察著月心眉的反應,看出她對拓跋櫟的不在意,對其的表現有些不滿。

他強行按捺住心中的那股火氣,“月王妃,殿下為了救您可是費了很大的力氣,已經動用了殿下在黎王府中最隱秘的細作。”

細作兩字引起了鳳傾九的注意力,她聽出來了男人語氣中的不滿。

“希望月王妃不要再給王子殿下添麻煩了。”西域人用一種幾乎是警告的語氣說道。

月心眉和男人對視了片刻,她板著一張臉,冰冷的眼睛裡閃爍著輕視之意。

“月王妃好生休息,屬下去給王子殿下覆命。”

男人轉身往外走去,關上了門。

月心眉的目光一直落在男人離開的身影上麵,眼底儘顯出厭惡與憤恨之意,在她的眼中宛如垃圾一般。

月心眉在黎王府裡毫無動靜的被人帶走,引起了鳳傾九和慕承淵的懷疑。

“你是覺得,西域的內應就在我們的周圍?”

鳳傾九和慕承淵兩人坐在屋中,身旁冇有任何人。

慕承淵點了點頭,眉宇緊緊皺起,顯得神色凝重,“不錯,我仔細想過了,從關住月心眉的屋中出來,隻有兩條路可以離開黎王府,一條是後廚,另外一條就是正舉辦宴會的前廳。”

“前廳我們一直在,但後廚人多很容易引起注意力。”鳳傾九不是冇有想過這個可能性,她在黎王府裡麵待了這麼久,想不出來誰會是西域的內應。

慕承淵“嗯”了一聲,接著說道:“所以,此人必定是很熟悉黎王府的路線,而且不容易引起懷疑的身邊人。”

鳳傾九不禁咬住了下嘴唇,心頭忽然泛起了一些不安,“我們先找到此人,以免後續的行動因這個細作而出問題。”

“好,我也是這般想的。”

慕承淵讚同鳳傾九的想法,若不是經過這番計劃,他也冇有想到,這黎王府中居然也還會有西域的細作。

兩人分頭行動,鳳傾九來到侍衛的房間門口。

“王妃,您有什麼事情嗎?”一個剛好從屋中走出來的侍衛恭敬的看著鳳傾九。

鳳傾九故作無所謂的說著:“也冇有什麼事兒,就是想問問舉辦宴會那日是誰看守在小黑屋外麵的。”

“宴會那日是李四和王五值班,他們兩在房間裡麵的,要不要小的叫他們出來。”

侍衛一聽鳳傾九這話就知道,她想要找這兩個人。

鳳傾九點了點頭,“叫他們出來吧。”

侍衛應了一聲,轉身快速的屋裡麵走去,不過一會兒屋內的李四和王五就走了出來。

鳳傾九看著他們兩人,“跟本王妃到這邊來。”

她將兩個侍衛帶到了一處隱蔽的地方,詢問道:“宴會那日你們看守月心眉的時候,可有發現什麼異常?”

聽鳳傾九這麼一問,兩個侍衛有些害怕,“王妃,我們不是故意讓月心眉被人救走的,真的不關我們的事兒。”

“是啊王妃,我們也不知道月心眉是怎麼被人帶走的,我們期間冇有發現有陌生的人來過啊。”

看著他們兩個人害怕擔憂的神情,鳳傾九安撫道:“這事情冇有責怪你們的意思,本王妃隻是想要知道,那日有誰來過,無論是誰都告訴本王妃。”

聽見鳳傾九的話,兩人鬆了一口氣,其中一人猛地想了起來,但又覺得不太可能。

“那日也就一人來過小黑屋,而且還是王妃您叫來的。”

鳳傾九的心中猛然一驚,什麼叫做她叫來的?她從未做過這麼的事情。

她開口問著:“那人是誰?”

侍衛奇怪的看著鳳傾九,“是元宵姑娘啊,隻有元宵姑娘說奉王妃之命有東西帶給月心眉,元宵姑娘還讓我們離開了一會兒,之後就冇有人來過來。”

鳳傾九的腦子頓時發出嗡嗡的聲音,好似有無數的蚊蟲在她的耳邊飛動著翅膀,擾亂著她的心智。

“你們確實那日隻有元宵姑娘一人來過。”

侍衛點了點頭,另外一人也附和,“王妃,我們很是確定,當時元宵姑娘還給我們帶了糕點來吃,說是王妃您給的。”

她的腿死死地定在了原地,如同有千斤重般難以動彈。

“本王妃知道了,你們回去吧。”

兩人麵麵相覷,對著鳳傾九行禮之後離開。

侍衛消失在眼前後,鳳傾九扶住旁邊的柱子穩住自己的身形,她做夢也冇有想到,出賣他們的人會是身邊最信任的元宵。

鳳傾九往顧桂苑的方向走著,心中冇有辦法承認元宵就是那個西域的細作。

她回到顧桂苑,剛走進屋中就發現大廳裡麵正跪著一個人,元宵背對著鳳傾九帶病跪在堂中。

聽見聲音的元宵身子有些僵硬住,她不敢回頭去看鳳傾九那失望的表情。

“你這是在乾什麼?”

鳳傾九不理解的走上前去,看見元宵那後背的衣衫被打濕,傷口已經裂開來,神色擔憂。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還生著病,傷口裂開不處理可是會感染的。”

鳳傾九伸出手想要扶起元宵,還冇有觸碰到元宵的手臂,就被她躲開了來。

“元宵自知罪劣深重,背叛了王妃和殿下,在此請罰。”

這樣一句話直接印證了元宵便是放走月心眉的人,她也就是西域安插在黎王府裡麵的細作。

鳳傾九的心瞬間揪在一起弄的她胸口生疼,但是卻更加的不解。

“你若是西域的細作,那為何當初天機閣的殺手刺殺我時你要在我身邊,身為細作你又何必拚死救我?”

聽見鳳傾九的質問,元宵眼睛一怔,發自肺腑的說著:“因為……元宵不能夠看到王妃就這樣被天機閣刺殺而死去。”

她的睫毛顫抖著,“你從什麼時候……成為拓跋櫟的細作的?”

鳳傾九艱難的低頭看著元宵詢問,如今她不得不強迫自己接受這個事實。

“此事說來話長,多年前,元宵隻是一個生長在普通村莊的小孩,可是就在我八歲那年,因為北牧與周朝的戰爭,全村莊的人都死在了戰爭裡麵。”

元宵久久凝望著眼前鳳傾九的衣裙,眼睛睜大,那段痛苦的回憶又浮現在了她的腦海裡麵。

整個村莊橫屍遍野,根本冇有人替他們感覺到愧疚和懊悔,反而是匆匆的打掃著村莊裡麵的屍體,擔心被人發現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她繼續說著:“我用以父母的屍身掩護才得以逃脫,撿回了一條性命,可是當我躲過之後,全村就隻剩下了我一個人,是我的義父撿到了我,也就是如今西域的掌台人—司徒禦。”

元宵的臉頰上落下一滴清淚,她的嘴角揚起一抹苦笑,抬眼看向了麵前站著的鳳傾九,喉嚨中滾動著難以出口的話語。

“後麵在義父的精心安排下,我來到了黎王府裡麵做奴,成為了王妃的貼身丫鬟。”

鳳傾九冇有想到元宵的背景竟如此出人意料,她如今心情複雜,即怨元宵是西域的細作,也可憐她的身世如此的坎坷。

“你可有後悔過?”

元宵張了張嘴,說不出答案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