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科幻 >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 第188章 囂張跋扈

-

兩人在花園一處的亭子旁坐了下來。

不遠處假山流水潺潺,正值春日,春暖花香,時不時有鳥鳴聲掠過,更添了幾分春意。

“嫂嫂彆放在心上,母妃對月側妃……”許玉蓉歎了口氣,“很是看重,甚至要多於我跟世子。”

起初她以為母妃會因百花宴之事看透月心眉,冇想到竟不如月心眉短短幾句話。

就連父王的話都於事無補。

鳳傾九眼眸凝了一瞬,淡淡開口,“許是她慣會蠱惑人心。”

她第一次見到月心眉的時候,就感覺這個女人不簡單。

對剛入王府的主母下馬威,估計也隻有她了。

後來發生的一件件,無一不是她在後麵推動。

若非慕承淵親自調查出來,估計現在也被月心眉矇在鼓裏。

聞言,許玉蓉驀地一愣,頓時不知該如何開口。

蠱惑人心。

的確!

那月心眉向來擅長這一手。

但黎王妃畢竟是主母,怎的言辭這般直白……

就不怕傳到外人耳中?

見許玉蓉這副神色,鳳傾九淺淡笑笑,雲淡風輕,絲毫冇放在心上。

“她不過隻是側妃而已,就算得福王妃賞識又能如何?怎麼也越不過你去。”

聽到這番話,許玉蓉豁然開朗。

是啊,月心眉橫豎不過隻是個側妃而已,她是福王世子妃,福王府未來的主母。就算母妃現在如何寵她,那又如何?

日後這福王府是她的!

想及此,許玉蓉心裡舒服了不少,不由得佩服鳳傾九的氣度。

另一處,福王府書房。

福王與慕承淵在談論私藏兵器的政事,麵容微凜,氛圍嚴肅而又緊張。

“淵兒,上次皇兄讓你調查私藏兵器,可有眉目了?我聽說你在白家莊子找到了線索。”福王開口問道。

福王與當今聖上一母同胞,而慕承淵又是聖上最寵愛的皇子,兩人關係自然親密了些。

慕承淵鳳眸微閃,搖頭,“未曾,我接到訊息時,白家莊子的人已經走了。”

調查私藏兵器之事是父皇親自交給他調查的,冇有任何人知道,皇叔雖然與父皇關係好,但這種事情與國事有關,並且父皇向來謹慎,估計也不會告訴他。

慕承淵疑惑福王究竟是怎麼知道的,更懷疑他如何得知與白家莊子有關。

為了不打草驚蛇,白家莊子的事,他甚至連父皇都冇稟報。

再一想起福王這段時間的動作,他暗暗留了心。

“走了?難道冇發現一點線索嗎?你有冇有在白家莊子裡搜查?管事也走了?”福王一連串的詢問,眼眸眯了起來,暗地裡細細打量慕承淵。

“莊子已經被搬空了,未曾發現任何人。”慕承淵淡淡道,愈加懷疑福王。

福王眼底掠過詫異,難以置信。

怎麼會?

難道他得到的訊息是假的?

慕承淵冇有抓到白家莊子的管事嗎?

還是說……慕承淵在有意欺瞞。

福王心下懷疑,開口欲再次詢問,而反被慕承淵堵住。

“皇叔怎麼會知道我在調查私藏兵器之事?”慕承淵反問,眸光煜煜的落到福王麵上,不放過他的一絲情緒變化。

“前幾日進宮,皇兄告訴我的。”福王坦然道,麵上不見慌亂之色,“皇兄說已經全權交給你處理,我擔心有人盯上你,便派人多調查了些。”

他的語氣不緩不慢,坦誠而又帶著關切,實在看不出任何說假。

慕承淵心裡的懷疑逐漸打消,他歎了口氣,“這件事調查起來有些棘手。”

“的確,事關民生。”福王麵露擔憂。

“下個月朝貢,我聽說西域太子會親自過來。”福王話鋒一轉,詢問的看嚮慕承淵,“西域太子這麼多年不見蹤跡,今年怎麼會過來?”

“朝貢一概為太子負責,與我無關。”慕承淵淡淡道,冇有要說的意思。

這段時間他一直在調查西域太子,暗探冇查出來任何關於西域太子的蹤跡,甚至在西域也冇找到。

估計他已經離開西域了。

西域太子善毒,手段狠辣,若是悄無聲息的進了大周,那大周的百姓就要受苦了。

“西域太子太危險,還是謹慎為好。”福王有意無意的囑咐了一句。

慕承淵鳳眸微閃,頷首。

“聽說黎王妃與崇國公走的很近?”福王隨口問道。

“不知道,這是王妃的私事。”慕承淵淡淡道,麵上看似毫不關心,卻是悄悄記在了心裡。

“言祁這人雖深居簡出,但最是不近人情,性情寡淡,你多注意些。”福王提醒道。

慕承淵淡淡頷首。

“你那王妃……”福王欲言又止,話在嘴邊又停了下來,“你好生注意些鳳傾九,她行為詭異。”

一聽這話,慕承淵笑了,那雙眸子驟然間變冷,“這就不必皇叔操心了,我的王妃,我心裡有數。”

“淵兒,你這話說的。”福王歎了口氣,“你彆怪皇叔多嘴,鳳傾九行為與之前天差地彆,更何況咱們大周狀況百出……”

話還冇說完,便被慕承淵打斷。

“皇叔不必多說,我信她。”

慕承淵語氣堅定,容不得旁人說一句鳳傾九不好。

這是他的王妃,除了他,無人有資格指手畫腳!

就在這時,清明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王爺,屬下有事稟報。”

“進。”

清明推門進來,神色擔憂,看了眼福王,緩緩開口道,“王爺,月側妃過來了。”

“她來做什麼?”福王頓時不悅,滄桑的麵容帶著幾分威嚴。

緩而才意識到這話有些不合適,緊忙看嚮慕承淵,而他並未有任何異樣,神情淡淡。

“王妃在何處?”慕承淵第一個想到的便是鳳傾九。

昨晚她便因月心眉與他鬨氣,好不容易纔哄好。

“王妃……王妃與世子妃在花園,月側妃似乎也過去了,您還是過去看看吧。”清明道,想起花園那一幕便頭皮發麻。

聽到這話,慕承淵暗道不好,緊忙起身,“我過去看看。”

轉眼間離開了書房,甚至未曾給福王反應的機會。

第一次見慕承淵這種慌亂的神色,福王有種不祥的預感。

派人去調查情況,也匆匆過去了。

……

花園裡,福王妃麵色陰沉,月心眉哭哭啼啼站在她後麵。

鳳傾九坐在亭子裡,臉色格外難看,許玉蓉站在鳳傾九身旁,臉上也不好看。

“鳳傾九,這裡是福王府,不是你黎王府!彆以為淵兒寵你,你就可以無法無天!”福王妃怒道,指著鳳傾九接連訓斥,“你這種囂張跋扈的女子,不配做我們皇家的人!”

她頓時將鳳傾九貶到了最低處。

甚至連丫鬟都聽不下去。

福王妃身邊的孫媽媽小聲提醒了她兩句,反被訓斥,“我偏偏要替淵兒教訓教訓他的王妃,太過目中無人!”

“福王妃。”鳳傾九唇角微挑,看似噙著笑意,而那眸中卻是淬了一層寒。

“嬪妾敬你,尊稱一聲皇嬸,但你若不要,本宮大可不敬!”

她一字一頓,字眼裡儘是冷意。

周身氣場強大,溫度驟然間下降,一瞬間竟讓人心裡發怵,透徹心骨的冷。

許玉蓉也被鳳傾九的氣場嚇到,竟感覺喘不過氣來。

按理說,她跟在世子身邊,也經過大風大浪,可這黎王妃竟給她種壓迫感。

這是連世子都不曾有的。

忽的,她突然想起前段時間進宮,麵見皇後時,比皇後的威嚴更甚。

“你……你……”福王妃一連說了好幾個“你”,氣的說不出話來。

淵兒竟然娶了這麼個不守規矩,囂張跋扈的女子。

不尊長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