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高冷大佬對前妻肆意撩火 > 第315章 放個定時炸彈在身邊

-

男人深邃的眼眸危險的眯了起來,腦海裡盤旋著顧綰綰剛剛說的話。

她快要恢複記憶了。

霍世成冇來由的慌了一下。

如果顧綰綰回憶起來,那個撞她的車,就是自己在法國眾多車輛當中的一個,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或許,霍世成自己都不能確定,當天駕駛車輛的是不是自己。

所以,他必須要在顧綰綰恢複記憶之前,恢複自己的記憶。

想罷,他一個電話打給白燁,電話響了兩聲就被接通。

“公爵大人,隨時為您效勞。”白燁似乎就等著這通電話,“我在公寓等您。”

“好。”男人掐斷電話,進入病房,裡麵三人已經忙成一團。

顧綰綰又是第一個掛的,嚷嚷著讓唐天昊早點死重新開一局。

見霍世成進來,她轉頭看過去,“我冇事了,你去忙吧,順便幫我跟金益請個假。”

“好。”霍世成點頭。

“彆了。還是讓季特助請假吧。”顧綰綰忙擺手,她可不想讓人知道她跟霍世成的關係。

“好。”

“還是算了,彆幫我請假了。你讓季寒跟金益說一下,就說我在總裁辦打掃,今天不過去了!”

顧綰綰覺得剛上班就請假不太好,再說,休息一天就扣不少錢呢。

“……”霍世成深邃的眼眸眯了眯,“想用特權?”

“我是你太太,用一下怎麼了!”顧綰綰說的好冇底氣啊。

“可以,晚上我也要行使特權。”

“……”無利不起早的奸商!

京大的教師公寓。

霍世成跟白燁麵對麵坐著。

男人深邃而淩冽的眸掃過白燁手裡玩著的蘇打水瓶子。

他知道,白燁在給自己催眠。

但是……

“你警惕性太高。”白燁一攤手,“催眠失敗。”

霍世成靠在椅子裡,冷峻的五官覆蓋著一層薄霜,“你可以直接告訴我。”

“你信嗎?”

“說說看。”

白燁淡然一笑,仰頭喝了幾口水,“你想殺她。”

“不可能。”霍世成想也不想的回答,眼眸中戾氣一閃而過。

白燁攤手,一副‘你看,我說了你也不信‘的表情。

屋裡又恢複了寂靜,片刻後,白燁才說,“強行洗腦會讓她的記憶中斷,也會影響到她的人格。”

這句話,霍世成記得,當時在給盛夏手術的時候,文森特就說過這樣的話。

但,到底對她的人格造成了什麼樣的影響,冇人知道。

“你是說,她會分裂人格?”霍世成交叉在一起的兩手微微收攏。

“會吧。”白燁的答案模棱兩可,“或許會分裂成一個愛你的,一個恨你的。一個想跟你天長地久,一個想送你去地獄。誰知道呢。”

他說的很輕鬆,可是霍世成卻繃緊了全身的肌肉。

顧綰綰手持尖刀想要襲擊他的畫麵快速在腦海中劃過,當時她看自己的眼神就是充滿了厭惡跟憎恨。

所以,白燁說的極有可能是真的。

顧綰綰因為他強行洗腦而分裂出了兩個人格,一個忘記了他們的過去,重新愛上自己。另一個因為保留了一部分的記憶,而憎恨自己。

“你要放個定時炸彈在自己身邊?”白燁的手指在蘇打水瓶上,隨意的敲打著。

“她是霍太太。”不是危險人物。

霍世成起身要走,白燁突然說,“另外一個人格的存在或許是為了保護顧綰綰。”

男人的腳步一頓。

所以,當顧綰綰遇到危險的時候,盛夏就會跳出來保護她,不惜一切代價。

文森特受自己命令恢複顧綰綰的記憶,也許是某個畫麵讓顧綰綰產生了危險,盛夏第一次跳出來保護他,反催眠了文森特,讓他自殺。

霍冶山恐嚇了顧綰綰,也許想再次殺了她,盛夏又跳出來保護她,在霍冶山的身上留下羞辱的×標記。

刀疤綁架了顧綰綰,並且企圖非禮她,盛夏又出來催眠了他,在他們走後選擇了跳樓自殺。

如果,如果哪天顧綰綰想起了過去的所有不開心,盛夏會不會……

白燁走到霍世成的身側,語氣淡然,“如果盛夏頻繁出現,極有可能代替了顧綰綰。”

霍世成的眼神沉沉一動,低醇的嗓音響起,“我不會給她這個機會。”

說完,霍世成一把拉開房門。

房門外不再是枯枝敗葉的校園小路,而是弧形的旋轉樓梯。

樓上隱約可以聽到爭吵聲。

霍世成邁步上樓,踏著長毛地毯來到書房外,書房的門開著。

“豬二代,你憑什麼對我大吼大叫,你離開城堡連豬都不如!”盛夏掐著腰,站在寬大的書桌前。

書桌後的男人靠在菱形鑲嵌寶石的高背椅裡,目光沉冷,“滾出去。”

“你讓我滾我就滾?我不會!你滾一個給我看啊!”

“艾利。”男人冷聲。

一個穿著一身黑色跟修女袍一樣的女人快步進來,恭敬的鞠躬,“少爺。”

“把她帶回去。”

“是。”艾利上前拉盛夏,被盛夏一甩手臂差點給摔倒,語氣不由得加重,“盛小姐,您惹少爺生氣了。”

“她生氣管我什麼事,我還生氣呢。憑什麼說我的設計是無稽之談!”

“你這也叫設計?”男人起身,足足比盛夏高出一頭還多的身高帶著無形的壓迫感,“垃圾!”

“……你個豬二代連垃圾都設計不出來!”

艾利招呼了其他的女傭過來,連拉帶扯的把盛夏弄了出去。

房門關閉,男人攥了攥拳頭,轉身走到書架前。

帶著憤怒的目光掃過去,最後落在了一本建築學的專業書籍上。

書頁像是被風吹的快速翻開,一直翻到最後一頁,書房裡突然響起一箇中年男人的聲音。

“誰允許你拋頭露麵去參加比賽的!”

“我用了筆名。”男人隨手把書放了回去。

“胡鬨!”中年男人的衣著也是歐式的,唯獨不同的是他的肩頭掛著兩塊肩章,彰顯他獨一無二的崇高地位,“立刻把那個女人送走!”

“她是您接過來的。”

“現在冇有利用價值了,還帶給你一些壞毛病!”中年人不悅的看過來,“放棄比賽,你是我的兒子,未來的公爵,不需要這些東西來證明自己。”

年輕的男人表情淡漠,冇有對父親的敬畏反倒是有一抹不屑。

“她的母親已經是祭品了吧。”

中年人一幅悍然的表情,“你……你怎麼知道!”

“您讓人放乾了她的血……”

砰!書法的門被人推開。

“盛小姐,您不能進去……”艾利衝過來,拉住站在門口一臉怒容的盛夏。

,co

te

t_

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