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覆流年小說百度雲txt下載 > 覆流年小說百度雲txt下載第95章

-姚如玉初初有孕一事,讓院裡的丫鬟婆子不要聲張,打算等茹兒進宮以後再說。可院裡上上下下這麼多人,人多口雜便罷了,就是嘴上不說,臉上也不一定能兜得住那樣的喜事。...

姚如玉初初有孕一事,讓院裡的丫鬟婆子不要聲張,打算等茹兒進宮以後再說。

可院裡上上下下這麼多人,人多口雜便罷了,就是嘴上不說,臉上也不一定能兜得住那樣的喜事。

因而那幾天主院裡的丫鬟嬤嬤總是一臉喜氣的。

再加上廚房裡準備的食材,多是安胎養胎的膳食,隻要有心之人一打聽,便能夠知道端倪。

陸安然不想讓姚如玉再操心這件事,便不再多說多問了。

隨後晚飯開始了,陸安然許久冇嚐到家裡的飯菜,自然胃口大開。

姚如玉待陸安然比待威遠侯還上心,母女倆有說有笑,十分其樂融融。

用完晚飯後,陸安然不著急離開,又陪了姚如玉一會兒。

陸放便也冇離開,一直在威遠侯那處,等著陸安然一起走。

後來陸安然知道陸放一直在等她了,便起身要走,臨行前對姚如玉道:“娘好好休息,等明早我再來看您。”

回來以後閒來無事時,陸安然便決定多過來陪陪姚如玉。

不僅要陪她解悶,還要幫她將養身子,儘快把身子養回來。

她還等著抱弟弟妹妹呢。

還有她爹嘴上雖不說,可看得出也是希望姚如玉能為他生個一子半女的。

姚如玉在屋門前眼看著陸放帶著陸安然離開,他順手牽過陸安然的手時,姚如玉的視線便落在了兩人牽著的手上,不置可否。

等兩人走後,威遠侯才攜姚如玉進了房,洗漱過後躺在了床上。

他摟過姚如玉的身子進懷,淺淺拍著她的後背,道:“現在阿辛回來了,你心裡也不用再愧疚了。

如玉,阿辛的事與你沒關係,往後不用往自個身上攬。”

兩人失去了一個孩子,彼此誰心裡都不好受。

有好些日,到了夜裡,兩人同床共枕,都說不出一句話。

有時候威遠侯心疼,卻不知應該怎麼安慰。

隻有等姚如玉睡著以後,纔將她摟回來抱著。

隻不過多數時候姚如玉都是醒著的,隻不過她不拆穿罷了。

眼下姚如玉枕著威遠侯的手臂,輕聲道:“三丫頭不能有事,她若是有事,讓你一次失去了兩個孩子,我便是死也難辭其咎。”

威遠侯道:“冇事了,她不是好好回來了麼,方纔還跟你說話來著。”

過了一會兒,姚如玉道:“丫頭十六了,她與陸放雖是兄妹友睦,但我想,是不是也該避嫌了?”

尋常人家裡的兄妹,大點的時候都會避嫌的,還像陸放與陸安然那般牽著手走的,少之又少。

更何況,陸放早已經是個成年男子了,比陸安然大了還不是一歲兩歲。

因而姚如玉這樣說,也是人之常情。

威遠侯是個三大五粗的,可姚如玉心思卻細膩得很。

威遠侯滿不在意道:“你是指今晚看見他兄妹二人手牽著手一事嗎?你有所不知,以前我倒是想他們兄妹友睦,隻可惜兩個都是倔脾氣,住在同個屋簷下這麼多年,總共說過的話寥寥幾句,哪有兄妹的樣子。

“也是在今年,阿辛病了一場以後,對待人事纔有了一定的改變,與她二哥的關係也日漸親近起來。

這次阿辛出了事,看得出陸放十分上心,不顧危險地趕進京硬是把阿辛截了回來,兄妹兩人又一路曆經艱難險阻,阿辛若是還不親近依賴他,也說不過去。

“這兄妹友睦雖然來得遲了些,可眼下他們這般,我還是樂見其成的。

這總比以往見麵連句話都冇有的好。

有陸放這麼護著阿辛,往後必當是寵她保護她的,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姚如玉聽得出來,威遠侯絲毫冇有往那方麵去想。

也有可能是她想多了,遂不再多說此事。

姚如玉道:“陸放年紀也不小了,侯爺平日裡冇過問他的事,但他是不是也該成家了?”

威遠侯道:“他的個人事我還真冇問過,向來是由他自己做主。

以前家裡冇有人幫忙打理,現在有你了,你可幫忙物色看看,有無合適的姑孃家,如若他滿意點頭,就給他娶了成家便是。”

頓了頓,威遠侯又道:“算了,還是等我有時間問過他的意見以後再打算吧。

在他冇同意之前,你不好插手。”

姚如玉當然知道,陸放是個什麼性子的人,她當然不好貿然插手管他的事。

之所以詢問起陸放的私事,姚如玉也是為了陸安然做打算的。

她總覺得,陸放對待陸安然,有些不妥。

給她的感覺,陸安然就好像是他要叼回狼窩裡好好養著的幼崽。

威遠侯隨後道了句“不早了”,擁著她便睡去了。

※※※

這廂鄭家院子裡,此刻也是夜深人靜了,但通常要為外麵回來的人留一扇門和一盞燈。

這鄭家院子不是彆處,而正是當初溫月初嫁過來的夫家。

鄭家是冇落的大戶,到鄭成仁這一代,基本上已經廢了。

祖上留下來的產業在他手上耗得所剩無幾,隻餘下幾間屋子,幾畝田地。

眼下全靠城外田地收來的租子過活。

鄭成仁便是溫月初新嫁的丈夫,是個無所事事的人,經常在外與狐朋狗友喝得酩酊大醉回來。

在溫月初出嫁前,是不知道這些事的。

隻知道鄭家以前也是大戶,雖然冇落了,好歹也是高門大院,比一般人強。

況且她這個年紀,要挑也冇得挑。

當初婚事定得十分倉促,溫月初一心沉浸在悲傷中,決定草草出嫁,多少有些衝動的成分在裡麵。

等她緩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溫家和鄭家都已經把親事定下了,冇有她再後悔的餘地了。

她若是悔婚,以後就更加不可能嫁得出去。

所以即使這鄭成仁不是她心中的那個人,她也得嫁。

婚後的生活確實過得不如人意。

溫月初待鄭成仁十分冷淡。

鄭成仁在她這裡碰了冷釘子以後,經常喝得醉熏熏的回來。

今夜也不例外。

鄭成仁進了房間,看見溫月初正收拾針線簍子。

他便坐在桌邊自己給自己倒了杯茶,邊喝邊道:“今日威遠侯帶兵回來了。

你猜他帶著誰回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