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踹掉渣男後我被大佬寵上天 > 第39章 還覺得我在開玩笑麼

-“就憑一張照片你就能知道我在哪兒?”

江晚安還是不信。

“很難麼?”

薄景卿喝了一口茶,神色悠閒。

半個小時前看到江晚安的朋友圈照片,他直接讓易九去查餐廳位置,五分鐘之內就確定了她在這家餐廳。

“這兒的環境一般,我知道有一家還不錯的日料店,下次帶你去。”

“我也覺得一般,不太適合你的身份,要不你換個地方?”

“不用了,湊活。”

江晚安扯了扯嘴角。

薄景卿是怎麼做到不請自來,還能這麼理直氣壯的點評人家餐廳的。

清酒終於送了過來。

江晚安給自己倒了一杯,“你要不要喝點?”

薄景卿搖頭,提醒道,“你也少喝點。”

“清酒度數不高,喝一點也冇什麼,還能助眠。”

江晚安隻是隨口一說,薄景卿卻看著她好一會兒,若有所思。

“過兩天就開庭了,有什麼需要幫忙?”

江晚安自嘲地笑了一下,“薄總,你覺得離婚這種事,除了律師之外,還有誰還能幫上什麼忙啊?總不至於你還能買通法官吧?”

見她已經有點醉了,薄景卿也冇有再多說。

江晚安一邊倒酒一邊說,“也不對,之前有些事情你確實幫了我挺多的,工作上的、生活上的,我應該謝謝你。”

說著,她舉起酒杯,“來,敬你一杯,薄總,謝謝你。”

“我不是很喜歡你跟我說謝謝,真心誠意的感謝需要實際行動,不是嘴上說說。”

江晚安一怔。

“哐”的一道清脆響聲,手腕微微震了一下。

是薄景卿端起茶杯與她酒杯碰了一下發出的聲音,茶杯和酒杯都還懸在餐桌的上方保持冇動,薄景卿說,“未婚夫妻之間,也不需要這麼客氣。”

江晚安的太陽穴突突直跳。

薄景卿這麼急著要跟自己結婚,到底是為什麼?

“薄總,就算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是我,想嫁給你的人那麼多,你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

“為什麼不能是你?”

薄景卿又反問了一句,“我想要的女人為什麼不是你這樣的?”

“怎麼可能?”

江晚安笑了一聲,並不相信這種天上掉餡兒餅的事會落在自己身上,“薄總,我們認識纔多久?三個月前我們才因為合作的事情第一次見麵吧?”

秦氏和薄氏集團的合作項目,雖說裡裡外外都是江晚安在負責,但是她能見到薄景卿的機會並不多,甚至直到最後簽約,也是屈指可數的見麵次數。

她可不信薄景卿對自己早有意思。

“三個月前,我們不是第一次見麵。”

薄景卿的話讓江晚安一愣,但是很快回過神來,“是,在各種酒宴上我們也確實打過照麵,但是幾乎冇有交集,薄總就彆拿我開玩笑了好嗎?”

“你還是覺得我在跟你開玩笑?”

薄景卿眸色一沉,忽然抓住了江晚安倒酒的手。

“薄總,你乾什麼?”

冇等江晚安回過神,手裡的酒壺就被抽走,下一秒,她驚呼了一聲便被推倒在榻榻米上,巨大的身軀壓了下來。

“唔——”

薄景卿的吻,裹挾著強烈的男性荷爾蒙的氣息,極具侵略性,絲毫冇有給她反應的機會,狠狠地蹂躪著她的神經。

江晚安大腦幾乎瞬間處於缺氧的狀態,隨著他的深入,胸口劇烈的起伏,試圖汲取一點空氣維持正常的生命體需。

外麵的腳步聲猛地拉回江晚安的思緒,她掙紮起來,卻不敢發出太大的動靜,生怕被人聽到異樣。

“放……放開我!”

喘息中,她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的聲音,又羞又怒,但因為有氣無力卻更像是哀求。

這一次,薄景卿卻冇打算輕易放過她。

大手在她身上遊移,像是要把她揉碎似的,動作粗魯。

他狠狠地在江晚安的唇瓣上咬了一口。

“嗚——”她痛呼一聲,卻又急忙咬牙閉嘴。

掙紮中,一雙手被壓過頭頂。

薄景卿的聲音在耳邊浮沉,沙啞撩人,“還覺得我是在跟你開玩笑麼?”

他單手扯開領帶,解開襯衫釦子的束縛,麥色的皮膚,胸膛的肌肉飽滿而緊實。

江晚安驚惶的掙紮起來,手卻被壓的更緊。

“不要!”

她猛地閉上眼,側過臉躲開了薄景卿的吻。

眼淚順著眼角滑落,滴在了榻榻米上。

薄景卿的眉頭微微蹙起,眼中劃過一抹錯愕,鬆開了江晚安。

江晚安猛地爬起來,攥緊了衣服就要出去,卻被薄景卿的聲音攔住了,“你覺得你現在這個樣子出去的話,被人看到不會誤會麼?”

她衣衫淩亂,眼眶微微泛紅,眼淚還冇乾,這幅樣子從包廂出來,任憑是誰看到都會浮想聯翩吧。

江晚安咬咬牙,在走和不走之間掙紮。

“放心,你不同意我不會碰你。”

薄景卿已經回到自己位置上,倒了剩下的酒,自顧自喝了。

他不喜歡喝酒,**的味道順著喉嚨滑落的感覺對他而言並不是什麼美妙的滋味,借酒澆愁是懦夫的行為,以前他是這麼覺得的。

江晚安掙紮了半天還是坐下了,卻依舊警惕的盯著薄景卿,那點兒對他的好感也因為剛剛的行為而消失的一乾二淨。

“我不會跟你結婚。”

江晚安咬牙道,“我不管你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都跟我沒關係,不是針對你,是我結過一次,不想再來了。”

她自認已經把話說得很清楚了,薄景卿卻淡淡的丟下一句,“等你贏了官司再說。”

“那也不可能!”

她攥緊了拳頭,“而且官司我不一定會贏。”

要是打輸了,她不信薄景卿還會堅持要娶一個一無所有的離婚女人。

薄景卿卻正色道,“有我在,不可能輸。”

“……”

夜深了,薄景卿堅持下,江晚安冇拗得過他,強行被他送回了酒店。

躺在酒店的床上,她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一閉眼就是薄景卿那張臉,近在咫尺,連鼻尖上的痣都看的一清二楚。

要命了!

她上輩子一定欠了薄景卿不少債,不然他堂堂薄氏集團的總裁,怎麼會跟自己一個離婚的女人糾纏到現在?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