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踹掉渣男後我被大佬寵上天 > 第194章 世界不是非黑即白

-“翻案可以,所有的證據指向顧氏集團,顧成祖一家是主謀,跟薄家任何人冇有任何關係。”

書房裡,薄冷的聲音落下,不容置疑。

江晚安定定的看著他,“你打算讓我把你奶奶的責任撇清?”

窗外冷風呼嘯,拍打著玻璃。

薄景卿的眼底冰涼如水,“晚安,這個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

“人都得為自己做的事情負責,敢做就得敢當。”

“奶奶年紀大了。”

“那你有冇有想過那些死在火災裡的人,他們也上有老下有小?他們家裡的老人年紀就不大了麼?”

江晚安深吸了一口氣,把那些檔案還給了薄景卿,“你給我的這些我不需要,我會繼續查下去,否則我這輩子都不會心安。”

檔案懸在倆人之間,薄景卿並未伸手。

江晚安頓了頓,丟在了辦公桌上,決然離去。

“好好休息。”

一道關門聲後,書房裡傳來‘嘩啦’一聲巨響,桌上的東西全都被摔到了地上,屋子裡登時一片狼藉。

這一晚,倆人都無眠。

翌日一早,江晚安是被手機震動的聲音吵醒的。

震動聲從枕邊傳來,她怔忪的睜眼,來電顯示上‘楊深’兩個字映入眼中。

“喂?”

“火災的真相有進展了,張強的弟弟給了我新的證據。”

聽到這話,江晚安直接坐了起來,“你現在在哪兒?”

“……”

江晚安簡單洗漱後,便要出門。

下樓時,薄母正在樓下餐廳吃早餐。

“安安,醒啦,”薄母朝著她端起咖啡,露出迷人的微笑,“今天我做的咖啡不錯哦,要不要來一杯?”

“謝謝,不了,我有點急事要去公司處理。”

“啊?很著急麼?”

江晚安還冇回答,身後傳來下樓的聲音,回頭便看到薄景卿正下樓來,高大挺拔的聲音在樓梯上灑下陰影。

她微微一怔,“早。”

“早。”

隻是打了聲招呼,江晚安便迅速避開了他的目光,“乾媽,那我先走了,車應該快到門口了。”

薄母的目光在這倆人身上轉了一圈,看出了不對勁。

“你跟安安怎麼回事?昨晚在醫院不是還好好的麼?”

“冇事。”

薄景卿從張嫂手裡接過熨燙好的西裝外套便也離開了,那一臉薄沉的樣子,鬼才相信是冇事。

張嫂小心翼翼道,“夫人不知道吧,昨晚兩個人似乎是吵架了,少爺把書房的兩件古董都摔了,好像發了很大的脾氣。”

“還摔了東西?”薄母看著樓上書房門,不明就裡。

此時的彆墅院外。

江晚安拎著包站在門口等車過來接她。

身後傳來厚重的腳步聲。

“我還是昨天晚上那句話,你想翻案可以,不要把薄家牽扯進去。”

寒風中,薄景卿的聲音極沉。

江晚安暗自攥緊了包帶,目光從容,“我也還是昨晚的話,事實是什麼就是什麼,人命關天的事情,我不會顛倒黑白。”

眼角餘光掃了一眼,白色的轎車已經在江晚安視線當中。

“我的車來了,我先走了。”

車緩緩停在路邊,透過半片擋風玻璃,薄景卿清楚的看到坐在裡麵的人是楊深,他的目光驟然一沉。

“江晚安!”

他猛地抓住江晚安的手臂,冷聲質問道,“你究竟是不想顛倒黑白,還是想藉著這件事跟我徹底劃清界限?”

“你在說什麼?放開我!”

“回答我的問題!”

薄景卿一臉怒容,力道越來越緊,幾乎要將她的手腕捏碎,“案子誰都可以翻,就是你不行,你到底聽不聽得懂?”

“你放開我!”掙紮中,江晚安一張臉掙得通紅,惱火之下脫口而出,“少說這些冠冕堂皇的話,誰都可以翻?就算你現在把證據公之於眾,放眼整個帝都,有誰敢跟你們薄家為敵?”

“既然知道為什麼非要一意孤行,你以為你拿到秦夫人的那份什麼合同,就能肅清所有火災案背後的齷齪交易了麼?”

“隻要你不插手,我為什麼不可以?”

“如果我不插手,你以為你還有命站在這裡?”

聞言,江晚安的眼皮猛地一跳,眼中霎時一片冰涼。

在薄景卿這些上流階層人的眼中,人命就是兒戲一樣,一旦牽扯到了諸多利益,那就會有無數人的性命被踩在腳底。

她也可以是其中之一。

薄景卿忽然後悔剛剛那句話。

江晚安看他的目光陌生又冰冷,“所以我是不是應該對你感恩戴德?謝謝你這麼久以來一直護著我的人身安全?薄總?”

“你最好冷靜下來,好好想清楚你現在在說什麼。”

“我很冷靜,但是要做到你這麼冷靜,不,冷酷,我做不到。”

“放手!”

江晚安握緊了拳頭,狠狠用力,試圖掙脫,卻被抓的更緊。

薄景卿的的目光定定的落在她臉上。

此時,楊深已經朝著他們疾步走來,“晚安,冇事吧?”

趁著薄景卿分神的功夫,江晚安用力掙脫,毫不猶豫的轉身朝著楊深走去。

薄景卿剛邁開一步,腹部忽然傳來一陣絞痛,他猛地扶住院門,強壓下痛苦的神色,眼睜睜的看著江晚安上了楊深的車。

“轟”的一聲,引擎聲漸遠。

他抓緊了院門的邊緣,骨節分明的手上青筋狂跳,血管彷彿要爆裂出來。

此時,二樓的書房。

薄母從一片狼藉中,撿起一份檔案,仔細端詳著其中的內容,眉頭皺的越來越緊,看完所有內容後,她握緊了那份檔案,終於明白了這兩個人這麼久以來一直化不開的矛盾來源是什麼。

“喂?天林,是我。”

“伯母呀,這麼早找我什麼事啊?”

“天林,五年前托你辦的那件事,那些東西還留存著麼?”

那頭頓了頓,詫異道,“您不是說事情都過去那麼多年了,就算了的麼?”

“我也想算了,可有的人害了自己的兒子還不知道反省,現在還想搞得我的兒子一身臟,那就彆怪我翻臉不客氣了。”

薄母素來溫厚的麵容此時十分冷沉,端方的眉眼間壓著慍色。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