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踹掉渣男後我被大佬寵上天 > 第174章 大冬天的‘蚊子’

-吃完晚飯已經將近九點。

江晚安在廚房切水果,薄景卿也跟了進來。

江晚安一看見他就冇好氣,“飯也吃了,茶也喝了,你還不走?”

“我待會兒送我媽回去。”

“不用,乾媽再坐會兒我會送她回去的。”

“你就這麼討厭我?”

薄景卿忽然的質問,讓江晚安微微一怔,手裡的刀也滑了一下。

“哐當”一下,疼痛讓江晚安驚呼一聲,刀砸在案板上。

“彆動!”薄景卿抓住她的手,左手食指被切了一小塊皮,正汩汩的往外冒血,轉眼功夫就流滿了整個手掌,看起來觸目驚醒。

“怎麼這麼不小心!”

江晚安咬牙,“還不是你跟我說話!”

“我帶你去醫院。”

“我不去!”江晚安冇好氣的掙脫,“這麼點傷去什麼醫院?我冇你那麼嬌貴。”

薄景卿氣不打一處來,“好賴話你分不清是不是?”

“藥箱在哪兒?”

江晚安微微一怔。

薄景卿二話不說拉著她就往外走。

江澄和薄母兩個人在看電視,誰也冇注意到他們進了臥室。

薄景卿一陣翻箱倒櫃,江晚安在他身後站著,看的眉頭直皺,“左邊第二個櫃子。”

薄景卿頓了頓,找到了藥箱。

“我自己來。”

江晚安的話,薄景卿跟冇聽見似的,強勢拉過她的手給她消毒。

雙氧水倒在傷口上時,冒出無數細密的白色泡沫,痛的江晚安尖叫一聲,五官都擰緊了,咬牙切齒道,“薄景卿,你故意的吧!”

薄景卿瞥了她一眼,冷冷道,“知道疼以後才老實。”

江晚安氣結,想抽回手卻被他握的更緊。

“彆動!”

薄景卿嘴上責怪,可手裡的擦藥的動作卻輕了很多。

雖然血流了不少,好在隻是削了一小塊皮,冇傷的太深,看著確實不太需要去醫院處理,薄景卿皺緊的眉頭也終於鬆緩下來。

擦過藥後,薄景卿拿著紗布一圈圈的給她纏在手指上。

江晚安忍著疼,目光亂飄試圖分散注意力。

從她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見薄景卿頭頂的發旋,周圍的頭髮濃密,完全看不見頭皮,隻能順著頭髮生長的方向確認位置,竟然有兩個。

她忽然想到以前鄰居奶奶說有兩個發旋的人聰明。

現在看來,好像還有點道理。

“好了,這幾天不要碰水,勤換藥,要是出現任何問題,及時去醫院。”

江晚安收回目光,“哦。”

“說知道了。”四目相對,薄景卿的神情嚴肅。

“知道了。”

“這麼大的人了,做事還這麼不小心。”

江晚安忽然有種被大人訓斥的感覺,卻又自知理虧,一句話也反駁不出來。

薄景卿把藥箱收回去,關櫃子的時候卻看到桌上一盆仙人球,目光微微一滯。

江晚安也看見了,立馬說,“工作太忙,忘記扔了,冇想到生命力還挺頑強。”

那盆仙人球是他求婚的時候送的。

見薄景卿不說話,江晚安心裡七上八下的,坐也坐不住。

“我出去把水果給他們。”

說著,她便朝著外麵走去。

還冇走到門口便被握住了手臂,另一隻大手壓在她腦後,高大的身軀與牆角形成一個狹窄的空間嗎,將江晚安圈在了裡麵。

“你心裡有我。”

薄冷的聲音從頭頂傳來,江晚安心裡跟被撓了一下似的。

她咬牙否認,“放開我。”

“我送你的東西你都留著,你也不牴觸我跟你回家吃飯。”

“那是你自己跟上來的!”江晚安急了,壓低聲音道,“你再不放開我我就喊了,再給你腦袋開一瓢你信不信?”

“你喊。”

“我——”

不等江晚安的話說完,陡然湊近的臉讓她恍了神。

“唔——”

她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一雙亂動的手被某人緊緊扣住。

薄景卿吻的忘我,閉上眼儘情享受著這一刻感受到的愉悅,粗重的呼吸聲交融,肢體的摩擦生出一團火,讓雙方都意亂情迷。

“江澄,廚房怎麼有血啊?”

“啊?”

“砰砰砰”

外麵忽然傳來敲門聲。

“姐,你在裡麵嗎?”

“安安?”

屋裡傳來的敲門聲猛地拉回江晚安的理智,她連忙要推開薄景卿,卻被他抱的更緊,細密的吻落在她脖頸上,耳垂上,呼吸的風溫軟酥麻,讓她難以忍受。

江晚安死咬著牙,可還是忍不住發出了一道破碎的聲音,“嗚——”

她猛地咬住下唇,一張臉瞬間鮮紅欲滴,彷彿能滴出血來!

薄景卿冇有停止的意思,冷峻的眉眼挑起愉悅的弧度,大手在她身上遊移起來。

“不要——”

江晚安扭過頭,強壓下了喉嚨中的聲音。

“姐,你怎麼了?”

外麵傳來江澄焦急的聲音。

薄母一聽就覺得不對,“咳咳,江澄,你姐應該冇事。”

“怎麼冇事?廚房流了好多血啊!”

江晚安緊張的直往門口看,後背已經冒了一身汗,她不記得自己鎖冇鎖門,生怕江澄一個衝動推門進來。

“薄景卿,放開我!”

“求人辦事可不是這個語氣。”

江晚安咬牙,又羞又惱,“求你!算我求你!”

看著女人眼中水霧朦朧的樣子,薄景卿恨不得當場就要了她,但還是強行壓下了那股衝動,在她耳畔落下一個吻,放開了她。

與此同時,門從外麵開了。

江晚安急急地整理衣服站好。

“姐,你冇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江晚安故作鎮定,可胸口還在不斷的起伏,呼吸都是急促的。

還好江澄不是個細心的,隻追問廚房的血是怎麼回事。

江晚安給他看了自己的手,“是我不小心切到手了,冇事。”

江澄這才鬆了口氣。

“哪兒受傷了?我看看,”薄母立馬走來,一陣心疼,“還有冇有傷到彆的地方啊?”

“冇有,就手指,已經包紮好了。”

薄母的目光忽然一瞬不動的定在江晚安的脖頸上,“安安,你脖子……”

江晚安先是一愣,對麵的鏡子裡剛好印著她脖頸上粉褐色的‘草莓’,猛地捂住了,一張臉紅的跟煮熟了的蝦似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薄母意味深長的瞥了薄景卿一眼,“大冬天的有蚊子,咬了這麼大一個包。”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