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便宜的駙馬 > 便宜的駙馬第4章

便宜的駙馬 便宜的駙馬第4章

作者:趙瑤知段修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8-05 22:38:57

-趙瑤知段修是《便宜的駙馬》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趙瑤知,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我禮貌地笑笑迴應。趙瑤書將眼神投向不遠處的段修,半掩著笑,「皇姊帶駙馬上街倒是頭一回,不知駙馬的俸祿夠不夠買這奇貨居的東西?」我忍著冇朝她翻白眼,「皇妹多慮了,皇兄和母後給本宮的嫁妝還夠我們揮霍個幾輩子的。...

我禮貌地笑笑迴應。

趙瑤書將眼神投向不遠處的段修,半掩著笑,「皇姊帶駙馬上街倒是頭一回,不知駙馬的俸祿夠不夠買這奇貨居的東西?」

我忍著冇朝她翻白眼,「皇妹多慮了,皇兄和母後給本宮的嫁妝還夠我們揮霍個幾輩子的。駙馬才華橫溢,是皇兄欽定的狀元,走到如今全靠自己。」

「噢,」我學著她半掩嘴的模樣,「本宮冇記錯的話,慶勇侯世子好像落榜過四五次?」

趙瑤書惱怒,但又不敢反駁我。

我將方纔藏好的木盒拿出來塞到她手裡,「聽聞世子身子不好,在那事上不能讓皇妹儘興。這是本宮特地讓掌櫃采買的藥,本想明日送去府上給皇妹,如今倒省了不少功夫。」

趙瑤書的臉色變了幾變,店裡的人不少,紛紛低頭忍笑。

「皇妹快回去試試,保準世子用後和駙馬一樣如狼似虎。」

趙瑤書見狀忙拉著世子離去,但也冇忘了拿那盒藥。

段修來到我身邊時,我早已笑得不能自已,有他扶著纔沒坐到地上。

我笑了半天,才發現段修一臉平靜,「不好笑嗎?」我問他。

「公主怎麼這般維護我?」

我點了點他的額角,「因為你是本宮的駙馬啊,不維護你維護誰?」

日光正好,斜斜地照入鋪裡,讓我能看清他臉上的細小絨毛,浸在日光裡,染上淺淺的金色。段修的眼睫微微一顫,「那藥......」

「真的是買來下她麵子的!你身強力壯,本宮要那藥也冇用不是?」我迅速一頓解釋,末了又補了一句:「本宮發誓!」

「不必,我信公主。」他將我的手握住,眉眼彎彎,似要將笑悉數堆到眼角。

在奇貨居買了些墨錠後我們又去了福香樓吃飯,本來想要廂閣,但被告知已經滿了,我們隻好作罷。

才坐下就聽見旁邊兩個長相油膩的男子說話:

「這杏春樓的花魁可真是不一般,昨夜花了一千兩終於抱得美人歸。那肌膚滑如牛乳,那滋味可**了......」

「這蘭疏姑孃的身價都這般高了?」

......

我忙去捂段滿的耳朵,省得她將那些粗穢的話聽進去,無意中卻瞧見段修臉色不大好。

我這纔想起書中提到段修的背景,段修出身貧寒,但進京備考時被宋學士發覺其才華,收為弟子。但還冇參加科考,宋學士就因參與謀反被賜死,其女宋容真在逃亡時被人拐賣淪落風塵。

段修滿身才華,雖中狀元,但被皇兄猜忌,因此賜婚原身,讓其一世隻得閒職。

書中段修早就認出宋容真,奈何不夠錢替她贖身。原身後來得知此事,以為段修有二心,一氣之下設計宋容真被變態權貴褻玩致死,成為刺激段修黑化的最後一根稻草。

看段修這般,想來花魁蘭疏就是宋容真了。

回到府上後,我立刻派人去查問蘭疏的身價。

這一問屬實將我嚇了一跳,蘭疏的身價是一萬兩黃金,而如今府上的現銀也就一萬兩白銀。

我將庫房的貴重物件賣了好些,又押了些地才勉強將錢湊上。

杏香樓隻在夜裡接客,因此我女扮男裝上了這杏春樓。

纔拿出銀票,老鴇的眼神立刻從驚喜變成了嫌棄,「公子來之前也不打聽打聽,這一萬兩黃金可是兩天的價了。如今我們蘭疏的身價是四萬兩黃金!」

好一個坐地起價,漲得比北上廣的樓價還快。

我垂頭喪氣地回到府上,冇走幾步就遇上了段修。

今晚月色很好,冷冷地映在段修臉上。

「公主想要的人贖回來了?」不知是不是夜裡風寒,段修臉繃著,連帶著說話的語氣也比平時冷了幾分。

看來還是冇瞞住他,本想給他個驚喜,如今倒是空歡喜了。

「你知道了?對不起。」我心裡有些愧疚。

「不過不要灰心,老鴇竟然敢和本宮玩坐地起價,本宮就讓她血本無歸!」我投給段修一個堅定的眼神,「你且看我如何將蘭疏救出來。」

「蘭疏?」段修聲音裡充斥了驚訝,他愣了半晌,眉心蹙起又舒展,「公主是去贖她了?」

他這幅反應倒讓我也疑惑了,「不然?」

我這才記起這京城的南風館和春樓是開在一條街上的,原來這人是以為我又去尋歡了。

這人原來還是不信我,那我索性也讓他愧疚愧疚。

「哦——永笙你還是覺著本宮會去找小倌,妄本宮這兩日忙著籌錢幫你贖人,你卻這樣想我!」說著,我用袖子佯裝抹淚,「罷了,罷了,終究是本宮錯付了......」

「公主,我......」段修上前拉住我的手,「此番的確是我的不是,公主一心為我,而我卻如此對公主。」

我背過身去,裝作抽泣的模樣。

「公主若要罰,我心甘情願。」段修語氣裡透著焦急,他半摟著我,身上帶著淡淡的墨香。

「怎樣都可以?」我轉過身問他,裝作一副不大相信的樣子。

段修認真地點點頭,「嗯。」

第二天夜裡,我又到了杏春樓附近。隻是這次不是我去,而是段修。

昨日我想到了一條妙計,能花最少的錢救出宋容真。

當然,首先要宋容真和我們串通好。我與宋容真素未謀麵,她自然不會輕易相信我,所以,段修就是最好的聯絡人。

今夜我先派段修去和宋容真相認並告訴她我們的計劃,讓她配合我們。

但是,駙馬爺似乎有點不情不願。

今夜我特地給段修穿了一身墨色鶴紋長袍,頭戴鑲白玉冠,儼然一副貴公子氣派。等會兒往杏春樓裡一站,女子們必定蜂擁而至。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段修神情嚴肅,哪裡有半分風流公子的影子?

「永笙,你不要這麼嚴肅,你要淫蕩,啊呸,風流一點。」

段修麵露難色,「公主實在是為難我,不如公主同我一起進去?」

「不成,一個人要一千兩,兩個人就要兩千兩,我冇帶這麼多銀票出來。」我毫不猶豫地朝他搖頭,「你就自然一點,進去之後將目光放在她們的胸脯上、大腿上,最好要笑,千萬彆繃著臉。」

段修的臉色更難看了,「那不如公主進去,我寫封信給你帶給容真,她看了便會明白的。」

「不成,」我還是拒絕,「冇有什麼比你親自去更好了。」

段修此刻猶如貞潔烈女,讓我有種「逼良為娼」之感。

見他這般,我也不好再逼他,隻好無奈地歎了口氣,感傷道:「永笙昨夜信誓旦旦地同本宮說甘願受罰,其實不過也是糊弄我罷了。」

段修垂眸,緋色的淺暈又染上了耳根,「公主莫急,我去便是。隻是公主讓我看她們,我......做不到。」

看段修如此純情,我心裡更是內疚,「如此也好。」說著,我遞給他一袋碎銀子,「等下用來賞人,這是裡頭的規矩。」

段修捏緊荷包,鄭重地點了點頭。

我看著段修的身影消失在杏春樓門前,心裡竟有些期盼他早些出來。

段修進去還未到半個時辰就出來了,衣冠整潔,身上仍舊是淡淡的墨香,未沾染上半點脂粉氣。

「公主,我已同容真商量好,她明晚就會將藥服下,我們後日過來便可。」

「如此甚好。」我拍了下段修的手臂,「如今也不早了,我們早些回去罷,明日還要早起教段滿練字呢!」

段修眉眼彎彎,似要媲美上空那輪明亮的彎鉤。

「她有冇有說過她日後想去何處?本宮好讓人安排。」心中大事完成了一半,我一路上心情舒爽。

段修低下頭看我,眉心染上憂愁。「我冇問。」

想必他覺得愧對宋容真,畢竟她父親曾對他有恩,但他卻娶了她仇人的妹妹。

我湊上去挽上他的手,「那等她出來後我們再問?」

他抿起嘴角,「好。」

「其實......公主不必待我這般好,我如今隻得一閒職,於公主不過是累贅。公主不若像從前一般對我?」

我見他此番,安慰的話湧上心頭,卻不知先說哪一句。

明明也曾是胸懷天下的狀元郎,才冠京華,卻無處施展。尚長公主,卻非良緣。恩師被冤,無力證清白。

「永笙不可妄自菲薄,從前本宮是覺著自己委屈,但如今才發現從前是我心盲。永笙這般好,本宮自然要好好待你。」

「公主是如何說服那郎中的?」段修錯開我的眼神並將話題岔開,但手也覆上了我的手。

我得意地笑笑,「長公主的令牌一出,強權之下,他還能不彎腰?」

段修含笑地點點頭,「公主智謀實在讓我折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