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被亂棍打死後:哥哥們跪求我原諒 > 被亂棍打死後:哥哥們跪求我原諒第2章 合作

-《被亂棍打死後:哥哥們跪求我原諒》是作者餅餅不畫餅的小說,大家可以在本站讀到這本精彩的小說。一起來看下吧:...

韓家最喜練武的五公子韓子墨的手廢了,傳聞韓相找了整個京城最好的醫師,連太醫院的人都尋了,無人能治。

彼時江牧歌正對著衣衫大開的夜辰玥施針,神情專注。

夜辰玥單手為枕,目光在自己白皙的胸膛與女人認真的眉眼間流轉。

【嘖……坐懷不亂啊。】

輕飄飄的一句話,進了江牧歌的耳,她唇角動了動,藉著換針時正對上了某人陰沉的麵容,他的唇未動,眸光依舊幽暗。

江牧歌手起針落,利索的施完針,為這人攏住衣衫,蓋住白得晃眼的胸膛。

“王爺,今日施針已完畢。”

男人淡淡倚在床邊,閒閒撥弄指上的玉諜“本王不想知道你與韓仕林是何關係,隻要你的敵人是葉文康,本王不介意助你一臂之力,隻是本王這船好上……不好下。”

“隻要能報仇,萬死不悔!”

“很好。”

男人的削薄的唇勾出一個玩味的笑。

江牧歌一身素衣,眉目清冷,她站在丞相府門外,韓沫沫與三公子韓棠淺笑著邁出門,見到她的一瞬間,韓棠擰了擰眉。

韓沫沫忙親熱的拉住她的手,“妹妹,你可終於回來了,家裡人都很擔心你的安危。”

江牧歌淡淡甩開她的手,麵無表情的越過二人,徑直朝著院子裡走去。

“站住!”

江牧歌的胳膊被人抓住,韓棠慍怒的看著她,“你心思歹毒,對親兄長下狠手,不配當我們的手足,請你出去!”

江牧歌看著麵前的男人忍不住質問,“他又可曾把我當過妹妹?”

隻要她與韓沫沫發生衝突,被質問責罵的必然是自己,江牧歌不明白,明明他們纔是血脈相連。

韓棠擰眉,他知道韓子墨與韓沫沫兩人感情最好,韓子墨最討厭突然出現的江牧歌,平時對她冇有過好臉色。

“可你不該廢了他的手,他一個習武之人,你知道手對他有多重要。”

“我的命不重要,他的手更重要?三哥真是菩薩心腸。”

韓棠眼底有淡淡的疑惑,“你的命?子墨不過推了你一下。”

“往日我隻當他蠢,想不到他還顛倒黑白。”

“什麼意思?”

“夠了牧歌!”韓沫沫突然義憤填膺的擋在了韓棠麵前。

“你是我們大家的妹妹,不許你這麼跟三哥說話,你明明知道三哥不是這個意思,還有五哥,他本就衝動易怒,你當時為何不躲著點?”

江牧歌一掌摑出,“你算個什麼東西!”

韓沫沫被打懵了,明明江牧歌最好拿捏了,隻要哥哥們表現出不喜歡,她就是有一肚子的苦衷,也會選擇吞下去,最怕哥哥們覺得她欺辱自己。

所以,她幾乎從來冇有反抗過自己的要求,怎麼……

“你居然打我?”

江牧歌掐住了韓沫沫的下頜,眼底墨海翻滾,裝著滔天的恨意,“等著吧,你的一切我都會奪過來。”

韓沫沫心中泛起懼意,仿似有什麼東西不受她的控製了。

“啪——”

一記更響亮的巴掌落在了江牧歌的麵頰之上,韓棠憤怒的抖著手,“江牧歌!滾出我的家,我再也不想看見你!”

江牧歌臉上五指清晰浮現,她麵色平靜,可以說是冷漠,冇有韓棠想象中的著急、辯解、乞求原諒。

“這一巴掌,隻當是斷了我們的手足之情。”

江牧歌擦掉唇角血跡,冷著臉邁入相府大門。

韓棠抬腳想追上去,問清楚,不過一個巴掌,就要斷了手足之情,江牧歌又可曾把自己當成親生哥哥!

他的胳膊被人拽住,沫沫委屈的抵進他懷,“三哥,是不是沫沫做錯了?沫沫不該繼續呆在家裡的,對不對?”

“是我占了妹妹的一切,她恨我是應該的。”

韓棠心中一軟,柔聲安慰,“不是的,你那時也隻是個孩子,是她心胸狹小,無容人之量。”

韓仕林得知她回來,登時七竅生煙,他拿著藤條咬牙切齒,“逆女,你還敢回來!你知不知道你五哥的前程都被你毀了!”

江牧歌身上重重捱了一記,她像是冇有聽見父親的辱罵,目光落在了那個美婦人身上。

那婦人隻是淡漠的瞥了她一眼,隨即關切的扶住了韓沫沫,一口一個好囡囡,“囡囡你的臉怎麼了,怎麼會這樣,是誰傷了你!”

江牧歌的眼睛一瞬間黯淡,她突然嘲諷的笑了,兩世了,怎麼還是抱著幻想呢!

“江牧歌!你怎麼能這麼壞,為何要出手傷沫沫,為何這般歹毒!”

江牧歌被大力推了一下,她後背裂開的皮肉又撞擊在地上,粗糲的石子鑽入其中。

她雙手扶著地,語氣悲愴,“娘,我再喚你最後一聲娘,可我真的懷疑你到底是不是我的親孃。”

美婦人居高臨下,“我們供你吃穿,你的一切用度不低於沫沫,可你不但不知道感恩,還奪走了沫沫的蜀錦衣裙,你若想要,隻管來找我要!不該私下搶奪!”

江牧歌笑了,“我在你眼裡,連一件蜀錦衣裙都抵不過。”

她迎著這幾人或憎惡、或冷漠的目光站起身,“放心吧,以後您的蜀錦衣裙隻管送給韓沫沫,再也不會有人可憐巴巴的望著了。”

她決絕的看了眾人一眼,“今日是我江牧歌不要你們了,從今以後,你們不再是我的父母!”

“死丫頭,還敢發瘋,你五哥的手若是廢了,我活活打死你這個孽畜!”

韓仕林又抬起藤條,隻是這一次並未落下,他的手被一個突然出現的黑衣人攥住。

那黑衣人從頭到腳都是裹得嚴實,隻露出一雙眼睛,韓仕林心頭髮顫,這雙眼睛太冷了,像是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一般,毫無溫度。

“你……你是誰。”

回答他的是一個低沉的笑聲,“韓相,許久不見了。”

韓仕林回頭,夜辰玥一身華貴衣袍,慵懶的靠著木製的輪椅,唇角的笑意含著淡淡的嘲弄。

他驚悚的鬆了藤條,連忙朝著夜辰玥行禮,“見過王爺,不知王爺大駕有失遠迎,請王爺恕罪。”

夜辰玥隨意的擺了擺手,他朝江牧歌招了招手,“歌兒,過來。”

江牧歌衣袖下的雞皮疙瘩倏然炸起,她冷著臉走到夜辰玥身邊,僵硬開口,“你怎麼來了。”

“小傻瓜,本王若是不來,怎麼知道你在相府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